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暴发
    ,精彩小说免费!

    宋青小在早餐时,从朱小可嘴中打听出锁枪的钥匙在刘以荀手中之后,就留意过刘以荀值班室的位置了。

    趁着张护士在为病人准备药物的机会,周围其他护士都在忙碌,病房内并不太平,三楼上的病人吵得很凶,她站在护士台,这里的位置恰好正对刘以荀值班室的门。

    门半掩着,玻璃墙上的窗帘已经拉起来了,从她的位置看过去,房间内光线阴暗,看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在其中。

    “伟大的天父……”有人高声歌唱,声音抑扬顿挫,她分神转头看了一眼,十九号病房门口已经有好几个人靠过去了。

    宋青小顿了半晌,趁着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悄悄挪动了一下脚步往医生值班室靠了过去。

    越接近门边,她就越精神紧绷,她试着推了一下虚掩的门,门‘吱嘎’一声打开了,办公室并不大,里面没有开灯,两边窗帘都已经拉下来了。

    办公室内摆了一张办公桌,椅子后是垂下一道拉帘门,刘以荀并不在办公室内,桌面上的鼠标亮着光,显示器却已经黑了屏,证明他离开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她在门口站了片刻,目光往周围看了看,十九号病房内太吵了,有病人的歌声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大家吵了起来,几个护士已经过去排解纠纷了,这样的情况下,办公室内都没有动静,看样子刘以荀并不在办公室中。

    张护士还在为接下来的病人分别准备药物,没有人注意到她。

    刘以荀不知道去哪里了,她轻轻将门推得更开,身影灵活的闪进医生值班室内,顺手缓缓将门关上了。

    ‘咔嚓’一声轻响,门一关上之后,走道里的灯光及糟嘈杂声都被阻隔在外,屋里一下又暗又静。

    宋青小原地静静站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这样的光线之后,才往办公桌的方向缓缓走了过去。

    昏暗的环境下,办公室内的电脑机箱运行发出细微的声响,她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触到椅子弄出动静,怕引起外面的人注意。

    办公桌的左侧下放着电脑机箱,右侧一个拉门小柜子,上面一个抽屉,上面上了锁。

    她握住小柜子的门把手,正准备将其拉开看看,一道幽幽的男声突然从她身后响起:

    “你在干什么?”

    宋青小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腰,那里贴身藏着她的匕首,一下转过了头。

    她反手撑着桌面,动作过大推到了键盘,键盘移动的过程中碰到了鼠标,红光闪了闪后,原本暗下去的电脑屏幕一下亮了起来。

    借着这一阵亮光,她看到帘子被人拉了起来,后面一张检查床上,刘以荀直挺挺的躺着,一手抓着帘子,一面神情诡异的看她。

    他的那张脸,化成灰宋青小都不可能忘。

    哪怕已经知道自己是在试炼场景中,也知道面前的刘以荀并非是上一次试炼里与自己搏斗后死于自己手中的四号,但这样的环境下突然看到这张脸,依旧令宋青小后背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他的脸色在淡蓝的屏幕光映衬下显出一种惨淡的白,眼珠漆黑,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漩窝。

    宋青小强忍着心里的感受,缓缓将按到匕首上的手放下来了,恭恭敬敬道:

    “十九号床吵起来了,小玉请您过去看看。”

    刘以荀一直在办公室中,她进来之后他应该对她举动一清二楚,却并没有出声,直到这会儿才开口。

    宋青小随便找了个借口,她还在想,如果刘以荀不信她的话,她要怎么做,正思索间,刘以荀目光落在她脸上,平静的打量了她许久,直到宋青小以为他要发难了,刘以荀才慢慢的坐起身。

    他起身的时候,白色的医生外袍敞开了,露出里面的常服,医生制服下,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胸前的口袋里,一把以红色绳子穿着的钥匙透过薄薄的布料映出来了。

    不知道这一把钥匙是不是藏枪支的钥匙了,宋青小垂下眼皮,后退了两步,神色如常的走到门边将门拉开了,回头看的时候,刘以荀正在弯腰穿鞋,他俯身的动作令他胸前口袋里的钥匙一下滚落了出来,落到地上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他神色如常捡了起来,又塞进了口袋中。

    十九号病房确实打起来了,一号床的病人引吭高歌引起了其他病床的人不满,情况比宋青小想像的要严重了许多。

    护士拦截下,一号床的病人依旧被两个穿了蓝条病服的人架住,将唱歌的人的脸压在玻璃窗上,脸几乎都压变形了。

    宋青小隔着玻璃与她对望,她被人拽着头发,还在张嘴喃喃唱歌。

    “不要唱了,不要唱了!”

    二号床的病人怒火中烧,抓了她头发往玻璃上磕,‘嘭嘭’的重响声里,唱歌的病人像是感觉不到疼痛。

    这个病人暴怒之下,几个护士难以将她拦住,再加上周围病人情绪似是逐渐受了感染,也跟着暴躁不安了,连推着装了药物车子的张小玉也跟着过来赶紧想将两个打架的病人分开了。

    但是冲动起来的病人力道奇大无穷,几个护士竟然没法将她顺利拖开,被拽住头发的女人连续被撞了数下之后,很快头上便破了一条口,鲜血飙溅出来,洒在玻璃上,顺着透明玻璃往下滑。

    “啊……”

    看到这样的情景,几个围过来的病人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有人开始拼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以指甲抠抓自己的脸,两三下就将脸抓得血肉模糊。

    情况一下乱了套,玻璃窗受到刺激,发出‘咚咚’的沉重声响,那血越染越多,唱歌的病人气息微弱。

    几个护士拿出了束缚带,病人一看到这样的情景,更受刺激,发了狂一般的挣扎,混乱之中有人被推着撞倒了装药的推车,里面药物散落了一地,‘哐铛’一声重响,病房内乱成一团。

    慌乱之中,刘以荀按响了呼叫铃,宋青小看到张小玉被一个女病人压制在地上,那病人掐着她脖子,骑坐在她身上,神情狰狞,她一看这情景,连忙上前想将病人拉开,哪知病人却死死掐着张小玉不肯放手,直到刘以荀过来拽住病人的衣领,大声厉喝:

    “谁再不听话,要电击治疗了。”

    这一声喊后,病人的动作一顿,刘以荀顺利将这个女病人拉开,地上的张小玉才终于喘过气来了。

    她泪眼迷蒙,脖子上的皮肤被病人的手指掐得血肉模糊,眼睛猩红,捂着胸口不住的咳,浑身都在抖。

    欧医生领着四号红鞭女及几个护士赶来,平息了这一场风波。

    一号床唱歌的病人被抬走治疗,其余几个打人的被送进监护室强行关禁闭。

    这一场小矛盾险些酿出了大灾祸,虽然没有人真正死亡,但在十九号病房的玻璃窗上,依旧留下了可怖的血痕,一号床的病人被抬走,二号、三号床的病人因为打架斗殴被关押了,十九号病房一下空了,两个护士拿着帕子去擦玻璃上已经干涸的鲜血,宋青小替张小玉处理着脖子上的伤口。

    她还在抖,显然先前差点儿被掐死的事吓到她了。

    宋青小不大会安慰人,替她默默消伤口的毒,她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护士服也被撕坏了,头发散乱,打斗中帽子不知道被人踢哪里去了。

    两人都沉默着,宋青小过了好一阵,才问她:

    “你没事吧?”

    张小玉沉默了许久,直到宋青小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她才幽幽的道:

    “没事的。”

    她的语气颤抖,不知是在说给宋青小听,还是安抚着自己:

    “他们是病人,不是有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