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谁是
    ,精彩小说免费!

    宋青小瞪大了眼,几乎难以掩饰自己眼中的惊愕。

    她下意识的上前了两步,值班医生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门口几个上夜班的护士一脸恐慌之色。

    这间办公室宋青小早晨的时候进来过,屋内摆设没变,办公桌后垂下的门帘被拉开了,露出椅子背后的那张临时休息的床,昏暗的光线下,欧医生就躺在这张检查用的床上,似是睡着了。

    “今晚十五号床的病人不肯吃药。”

    一个值班的护士双手捂着脸,肩膀还在颤抖,她像是被吓坏了,显然就是她第一个发现了欧医生的尸首。

    “闹得动静很大。”说话的护士边哭边解说,医院里这样的情况是常态,病人一旦情绪失控时,容易做出极端的举动。

    夜里值班的护士又并不多,难免抽不出人手,这个时候医生听到动静,一般都会出面帮忙,查看病人情况,再对症下药。

    “可十五号床的病人闹得天翻地覆,已经在追打了好几个人了,欧医生都没有出来,我就想过来问问,哪知过来的时候一看,欧,欧医生就出事了……”

    小护士轻细的哭声与‘嗡嗡’的耳鸣重合,脑海里‘嗒嗒’的响声里,宋青小脸色青白交错。

    先前积分被扣掉的时候,她还以为死掉的应该是四楼的人,毕竟四楼上还有一个极为危险的六号,无论如何宋青小都没想到,死的会是此次试炼中,带四号的欧医生。

    是谁下的手?她皱起了眉头,不由自主的往前挪了两步,伸手去摸欧医生的脖子。

    她身体还没全凉,证明刚死不久,她眼睛没有合拢,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痛苦。

    她脖子上有很深的瘀痕,外表没有其他伤痕,应该是被人勒住脖子,才窒息死亡的。

    但令宋青小觉得诡异的,是她躺得很平整,很明显看得出来她的衣服被人整理过,甚至连头发都像是有人替她梳了。

    她脸颊旁边摆了一个小巧的装饰,宋青小定睛一看,那是一只以废弃的一次性输液管手工编出来的一只小鱼。

    除此之外,办公室里再也找不出其他可疑之物了。

    但越是这样,越是显出欧医生的死是不正常的。

    她被人勒死,临死之前肯定是极力挣扎的,她的衣物不可能这样齐整,头发也不可能是她自己梳的。

    办公室里干干净净的,因为是医院值班室,东西也很少,桌面上摆着几件办公用品,一本写了一半的病历。

    动手杀欧医生的人,以进入场景的试炼者为主。

    可欧医生刚死不久,宋青小脑海里传来扣除积分提示的时候,持枪大汉早就出事,四号也死于她手中,这两人嫌疑一排除,剩余动手的人,就是五号、六号与眼镜男三人了。

    就算试炼者因为任务的缘故而要出手杀人,可为什么要杀欧医生呢?

    医院里就算保安及两位男医生不好下手,可护士、病人那么多,为什么就偏偏选中了医生呢?

    这不是巧合。

    四楼当时打斗厉害,碍于四号当时的气势,聪明的试炼者不会在那会儿冒出头也就算了,据刚刚小护士所说,三楼同样也有十五号床的病人在闹,将医院值班的护士注意力都吸引走了。

    这个时候,要有人动手,也应该向二楼的病人出手才对。

    二楼的病人晚夜服用了含镇定类的药物,很多人一躺下就昏睡不醒,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真有人动手,压根儿不需要多费心思。

    但这个动手的人偏偏向三楼的唯一一个值班医生动手,这就值得宋青小深思了。

    头实在疼得厉害,她的精神力太微弱,使用了两次‘临’字决就已经令她难以负荷了,她隐约间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遗忘了,到底是什么?

    她吃力的动了一下抖动的胳膊,右手腕上缠着的长鞭让她想起了四号那张含讽带讥不可一世的脸,早上的时候还站在值班室外冲她勾手。

    想到这里,宋青小顿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了。

    早上的时候,十九号病房三个病人打起来了,当时欧医生与四号赶来帮忙,众人一起将病人制服。

    刘以荀在当时交接班的时候,除了将病历、工作笔记等交接给欧医生外,当时还将那把串着红绳的钥匙也交给欧医生了。

    那把钥匙,很有可能就是朱小可所提到过的,锁着的是那把从大汉手中得到的枪了。

    宋青小想到这一点,身体晃了一晃,旁边一下就有人将她扶住,那伸上来的手恰好抓住了她被四号的长鞭擦过的胳膊,疼得宋青小重重打了个哆嗦。

    痛意刺激下,她很快转过头,看到张小玉伸手将她扶住,脸上带着哀恸之色。

    “先去请刘医生、胡医生他们过来。”

    张小玉抓着宋青小的手,并没有意识到宋青小身体紧绷,缓缓开口:“今晚我心里慌得很,像是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顿了顿:“刚刚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你们听到没有?四楼也吵得很凶,不知是不是白天架上去十九号房的两个病人又吵起来了。”

    有人开口说话后,其他几个惊慌失措的人勉强就平静下来了,张小玉说到四楼的响动,宋青小垂下眼皮去看自己的手,她右手握成拳笼在袖中,轻轻在发抖,左手被张小玉抓住,伤处钻心的痛。

    好在大家并没有对她的表现诧异,都以为她也是被欧医生的死吓到了。

    刘以荀与胡医生率先赶了过来,宋青小注意到眼镜男并没有随同。

    电梯不能使用,一直停在四楼,门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使电梯无法运行,两个男医生叫了两个保安决定走安全楼梯上楼看看再说。

    几个护士守在值班室中,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一时间没有人开口。

    一楼的四号尸体已经被发现了,她从四楼的安全通道摔下去,整个人被摔得面目全非,医院的保安找了好一阵,才在安全通道处找到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