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无策
    两人回到宿舍时,已经八点半了。

    张小玉洗漱完,宋青小钻进了浴室将门反锁。

    左手臂上被鞭子抽过的地方,此时已经发炎红肿,脱下护士服的时候,伤口上流出的黄水将布料牢牢贴在肌肤上,宋青小将袖子从左小臂上撕下来时,感觉像皮肤硬生生都被人剥去了一块似的。

    她浑身直抖,头顶的汗水将发梢浸透,外面张小玉还在,她连呼吸声都不敢放大了,只能小小口的吸气,忍下那股剧痛。

    麻烦的还有左手掌边被鞭子沾到的伤处,及掌心里纵横交错的伤口,好在这里是医院,洗浴室中放了一个小型的应急药箱,里面消毒药水应有尽有。

    她取了一个小夹子出来,拿棉球沾了酒精擦了擦,把掌心里的玻璃碎渣挑了出来。

    外面张小玉在喊:

    “青小,你去食堂吗?”

    两人下班时直接回了宿舍,当时张小玉心情沉重,宋青小又急着回来处理伤口,都没有吃早饭的心思,这会儿张小玉想起来问了一句,宋青小咬紧牙关,缓了一阵才道:“不吃了,我洗了澡后想睡一会儿。”

    她说话的时候,将浴室里的水龙头打开,‘哗啦啦’的水声里,张小玉似是说了什么,不多时宿舍的门传来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又轻轻关上了。

    宿舍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宋青小才长松了一口气,软软的靠在了洗手台上。

    处理完了伤口上了药,宋青小匆匆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将从四号处抢来的软鞭卷起藏在腰侧,出来的时候张小玉还没回来,她躺上床铺,原本是想等着张小玉回来之后再睡的,但又实在太过困倦,一躺下去很快眼皮就合拢了。

    这一觉宋青小睡得很沉,兴许是与四号的搏斗中精神力消耗一空的缘故,她睡着的时候连梦也没做,最后是张小玉把她叫醒的。

    她睁开眼睛时,神情还有些恍惚,身体却已经十分警惕的坐起来了。

    “你还好吗?”

    张小玉有些担忧,宋青小眨了眨眼睛,理智迅速回笼。

    宿舍里已经亮起了灯光,外头天色暗下来了,她目光落在宿舍角落的桌子上,那里摆着两个馒头,早就已经凉了。

    视线的一角,数字仍在倒数,已经倒数到:65:31:26了。

    从早上下班回来,处理完伤口她就睡到了现在。

    精神比起早晨的时候好了许多,伤口隐隐作痛,她第一时间去注意脑海里的提示:保护民众,失败抹杀。

    任务完成:积分。

    从欧医生最后一个死亡之后,这个数字没有变过,证明在她睡觉的时间里,医院并没有人死。

    她松了一大口气的同时,又感到警惕,精神力使用过度的后遗症她已经感觉到了,下一次无论如何是不敢再这样莽撞了。

    场景里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幸亏她今天在熟睡中没有被人下黑手。

    她看了一眼张小玉,与休息好了的她不同,张小玉看样子像并没有睡好,两只眼睛下方黑眼圈十分醒目。

    “你睡得挺香的。”她气色不大好,但像是已经从早上的悲痛里平静下来了:“我给你带了早饭回来的时候,你就睡着了。”

    说话的同时,张小玉指了指桌上的冷馒头。

    宋青小露出一个笑容,向她道了一声谢,钻进洗手间里开着凉水掬了一捧冲了把脸,换上了自己早上洗过的护士服,出来的时候人就精神多了。

    今晚她与张小玉依旧是值夜班,上班的时间来不及了,她抓了两个馒头在手上,边走边吃,又想起昨晚的事了。

    昨天晚上一共死了五个人,持枪的大汉、十九号房的女病人、四楼当值的保安,以及欧医生和四号红鞭女。

    其中可以肯定的,是保安死于四号红鞭女手中,四号死于自己之手,死因不明的就剩持枪的大汉、十九号病房的女人及欧医生了。

    先将欧医生的死排除,四楼的两个死者,一个是试炼者,一个是被试炼者当成猎物的医院病人,当时四楼除了自己之外,排除后来从二楼安全通道上来的眼镜男,楼上有四号和六号两个试炼者存在。

    这两人不是自己所杀,便必定是四号或是六号其中一人所为了。

    从四号杀死保安,及后来毫无顾忌出手的情况看来,此人任务应该与自己相反,以狩猎为主,持枪的大汉及十九号房的病人都有可能死在她手中。

    但时间上来看,四号要想弄昏四楼的所有人,杀死持枪大汉、病人,将保安掳进电梯,短时间内做到这一切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有人直接、或间接性与她配合,先弄晕了四楼的人,方便她行动。

    与四号行为相反的,就是六号了。

    此人身手利落,是个危险人物。

    自己上了四楼时,她隐藏在暗处,四号躲在电梯里伺机而动时,关掉了四楼灯源的,可能就是她了。

    她这样做,极有可能是打着想趁鹬蚌相争,渔夫得利的主意,但最终并没有出手。

    六号藏在四楼,身手了得,在整个四楼的病人、护士、保安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并没有趁机杀人,宋青小隐隐感到,六号的任务可能与自己一样,应该也是以保护民众为主。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的一些猜测就想得通了。

    她杀死四号后,精疲力竭,六号如果任务是狩猎,应该趁此机会要她性命才对。

    除非六号也是保护者,在宋青小与四号的战斗一结束,欧医生突如其来的死亡不止令宋青小当时大吃一惊,六号也应该收到了提示,所以才会改变原本计划的。

    六号是同盟,五号暂且不知道,任务时间仍在倒数,证明医院中的‘危险源’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保护民众的任务不能算是成功。

    眼镜男极有可能就是狩杀者,从昨晚他出现后即被关押,到如今十几个小时过去,医院再也没有出事,足以证明他的嫌疑有多大了。

    事到如今,要想离开这个场景,唯有把所有危险的源头清除,医院没有了这些‘病毒’的存在,自然而然会恢复以往的次序,没有杀戮者的存在,民众也就不再需要保护。

    她在心里拟了个危险人物的名单,眼镜男充当其首,在她决定除去的计划最前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