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出击
    ,精彩小说免费!

    宋青小此时并不是在与刘以荀商议,而是直接通知他自己的决定,她说完话后,不管周围的人怎么想,直接就往二号病房的方向走过去了。

    医院二楼的病房布局是从安全梯的方向开始,病房由左及右开始数,一共到最尽头是紧邻着窗的洗浴室及厕所。

    “青小……”

    几个小护士下意识的唤了一声,却见她脚步不疾不缓,已经快走到二号病房门口了。

    保安低垂着头,不敢去看众人的目光。

    刘以荀见到这情景,只好强打着精神吩咐:“先把胡医生他们安顿了再说。”

    才刚消停了两天,医院又再次发生命案,刘以荀的神态也难免有些暴燥了,尸首不能扔在这里不管,眼镜男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将他们杀害的。

    从外表皮肤看来像是中了毒,但身上又却像是没有半点儿伤口。

    宋青小已经走到二号病房门口了,她看似镇定,实则心弦紧绷,眼镜男的杀人手段颇为匪夷所思,能在瞬间就放倒三个人,必定有其特殊之处。

    她目光先在病门门缝处看了看,病房内灯光已经全部打开了,门缝处并没有看到有人躲藏的倒影,她继续往前走。

    精神病医院的病房为了方便护士随时观察病人情况,墙壁上半部份都是以玻璃镶嵌的,她站在玻璃前,能将病房内的情景尽收眼中。

    病房内剩了一张床,上面的床单等物都已经被收走了,屋里没有能躲藏人的地方,她又继续往前走。

    走廊里众人受沉重气氛的影响,大气也不敢出,两个害怕的护士去准备推尸体的床铺时,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宋青小从一号病房走到右侧最后的一间六号病房,都没找到眼镜男的踪影,六号病房的隔壁,就是洗澡间兼厕所了。

    她吸了一口气,缓缓伸手按到了腰侧的长鞭上,迈步进入澡堂内部。

    这里地方不小,左侧约三十平方米左右的地方被格成了约二十个冲澡的地方,每个格子约占一平方米左右。

    兴许是长年被烟雾熏膫,头顶的白炽灯已经有些昏暗了,使得澡间内光线并不充足。

    ‘滴答、滴答’的水滴落地声极有规律的响起,与脑海内的时钟的响动相融合,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她抿着嘴唇,目光注意着四周,浑身血液仿佛都沸腾起来了,五感在此时被发挥到极致,那细微的滴水声在她耳里被放大数倍之多。

    第一间洗澡间的隔间里没有人,第二间、第三间……

    离滴水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她的脚步更轻,神情更为凝重。

    ‘滴答……’水滴落到地上,‘啪’的一声溅开,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无声的吐了一口气,甚至将长鞭都拿出来了,另一手捏成印,飞快的转到下一间洗澡隔间,但这里依旧是空的。

    年久失修的水龙头关不住了,正往外缓缓沁着水珠。

    这是虚惊一场,宋青小缓缓皱了下眉头,将剩余的隔间挨个检查过,连右侧的厕所也没放过,每个都打开门瞧了,眼镜男并不在这其中。

    她放好长鞭,从洗漱室出来时,正好遇到了不放心跟过来的刘以荀,刘以荀还没开口,宋青小就摇了摇头:

    “没有人。”

    她目光落到一侧的窗户上,外头天色漆黑如墨,医院内灯光明亮,窗户如镜子般,将她与刘以荀的身影都摄入其中。

    刘以荀的脸庞看不清楚,但他的影子映在窗户上时,却显张牙舞爪的,轻而易举就让她想起上一次试炼的情景了。

    这个试炼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刘以荀的存在,从头到尾都是试图要干涉她冷静、判断力的。

    “另一边我也检查过了,没有人。”

    如果二楼没人,二楼的另一侧已经上了锁,眼镜男在受到怀疑,继而遭软禁后,他身上应该是没有钥匙的,他无法打开二楼通往医护人员办公室、宿舍的大门,二楼走廊的窗户又被铁条焊死了,就证明他只能借安全通道或电梯离开了。

    今晚宋青小精神高度集中,在事情发生的一刹那,她听到响动之后立即起身,当时电梯停在二楼,她从安全通道下楼,刘以荀等人则事后乘坐电梯下来的,从这一点可以推断出,眼镜男不可能上三楼,否则会与她或是刘以荀等人撞上。

    他要么是坐电梯、要么是从安全楼梯下了一楼,准备伺机而动。

    ‘嗒、嗒、嗒’的时钟声里,时间的计数已经倒数至:11:01:16,还有十一个小时,时间很紧迫了。

    脑海里的提示没有变过,依旧是:保护民众,失败抹杀。

    任务完成:积分650。

    三楼安然无恙,有六号在,凭她的身手,暂时是可以保证安全的。

    但五号是个未知之数,背地里又有个眼镜男虎视眈眈,试图完成任务。

    眼镜男杀人手段是个未知之数,她再一次遗憾自己进入空间太晚,不像面对四号,早就有警惕了。

    “先上三楼。”宋青小背贴着墙壁,避开了刘以荀阴影的覆盖,平静的开口:“如果贾跃要杀人,大家最好守到一处,才是最稳妥的。”

    众人各自分散容易被眼镜男钻到空子动手,刘以荀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胡医生等人的尸体被装了起来,几个护士瑟缩不安的站在原处,看到宋青小和刘以荀过来时,一群人都松了口气,保安甚至双腿一软,险些坐到地上了。

    随着胡医生等人死去的时间一长,七窍中流出的瘀黑色血液越多,空气中那股腥味儿便越浓。

    大家都有些不舒服,连着熬了几天夜,脸色都相当难看了。

    宋青小将自己先前的怀疑一分析,众人一听眼镜男还要杀人,都吓得直哭。

    眼镜男极有可能在一楼,一楼自然是不敢下去的,尸体只能暂时停留在二楼处。

    几人坐了电梯回到三楼,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这个时候聚集在一起虽然目标太明显,但也是最安全的,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护士们紧张兮兮的依次进入病房,将服用了镇定剂的病人全部唤醒,吵吵闹闹的声音里,这间寂静得渗人的医院多了几分鲜活。

    宋青小走进一号病房,径直走向四号床,四号床上,六号穿着病号服蜷缩着躺着,她还没靠近,六号浑身就已经紧绷了。

    空气中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缓缓流动,宋青小伸手拍了拍六号的背,她缓缓转过头,她的神色冷漠,目光清楚,显然并没有像其他的病人一样真正睡着。

    “该醒了。”

    宋青小目光与她对视,淡淡的开口提醒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