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失踪
    ,精彩小说免费!

    二楼的动静,宋青小都听到了,她不相信六号一个身手出众的练武之人会没听到。

    更何况就是一开始六号没听到楼下保安、胡医生等人的求救,但事发后刘以荀等人大动作的下楼,她应该也是心里有数的。

    如果她也跟自己一样属于守护者,脑海里连扣的积分提示,她会有所警觉。

    经历过第一次试炼的人,对于其他的试炼者都有一种本能的防备与不信任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宋青小也不愿意与她合作,实在是太冒险了。

    可此时她别无其他选择,眼镜男躲在暗处,虎视眈眈的,五号是敌是友,还是个未知之数。

    这一次试炼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守护者在明,狩猎者在暗,三楼的民众数目众多,目标太大。

    眼镜男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三个男人,必有其特殊手段的。

    她要对付眼镜男,想要主动出击,找到这个‘狩猎者’将其清除,但三楼病房中的民众却需要有人保护,这个守护者没有人比六号更适合了。

    宋青小将六号唤醒,并不是真的让她起来,而是想要透露与她合作的意图。

    六号缓缓坐起了身来,她应该是明白宋青小意思的,到了这样的地步,大家都像是抓着最后一把赌注的赌徒,她目光与宋青小对视半晌,活动了一下手腕与颈骨,最终无声的低下了头。

    一号病房内其他的人都被唤醒了,病人睡眠不足,被唤醒之后吵吵闹闹的。

    有人在这里住得太久,生活习惯早就已经被固定化了,吵闹着要洗漱,但这样的危险关头,情况已经够乱了,医护人员经历了近来一系列的事后,早就心力憔悴了,今晚又再次死了三个人,凶手还不知所踪,每个人心头都压着一层阴影,病人再一闹,几个护士直接就崩溃了。

    走廊上病人跑来跑去的追逐打闹,有人因为生活节奏被打乱,撕心裂肺的哭。

    几个被病人追打的护士精疲力竭的躲到一处,形成小团队,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样子,一脸无可奈何。

    这样下去不行的,容易被眼镜男趁乱逮到空子,几个护士、保安室唯一的幸存者眼中都流露出想要放弃的神色,宋青小抓了一个闹腾得很凶的女病人,用力将她往地上一推,‘嘭’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传来,她大声的道:

    “小可、小花,把她抓进治疗室,电击治疗!”

    她突如其来的发怒顿时将人慑住,一群闹腾的病人愣了一下,两个被她点名的护士也有些不知所措,宋青小此时却管不了那么多:

    “谁再闹,谁就接受电击治疗!”

    进入精神病院的场景已经好几天了,她一直在尽量接收医院的信息,与场景中的护士也保持友好的相处,了解了一些医院大概的情况,也知道医院治疗手段中,电击治疗是被病人所畏惧的。

    她提到‘电击治疗’,果然就令一批病人脸上露出惧怕之色,那被她推倒在地的女病人挣扎着哭:

    “不要电我,不要电我。”

    情况迅速被控制住,一群病人被安排在靠近护士台的一角,紧密的挤成一团,围靠着坐。

    “1、2、3……”

    刘以荀松了口气,拿着笔开始点起人数:“……23、24、25……”

    他已经数到了最后一个人,拧了一下眉头。

    刘以荀在数人的时候,宋青小也在跟着默数,护士加自己在内原本一共有12人,目前人数是齐全的;保卫科剩下的一人与刘以荀都在场,她顺着刘以荀的目光落到围坐在护士台边的病人身上。

    张小玉曾说过,医院一共有病人27个,加上原本进入场景,却杀了周医生后身份从医生转折为病人的持枪大汉,一共有28人。

    这28人中,持枪大汉及十九号病房的女病人前几日死在四楼,剩余应该有26人才对,可现在护士台边围坐着的病人里,只剩下25人了。

    宋青小哪怕再是冷静,此时也不由心中发懵。

    她握紧了拳头,强行令自己镇定。

    脑海里的提示没变,积分也没少,证明失踪的人还活着。

    这个时候躲起来的人,怕是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了,医院里的病人吃了药后被叫醒,最多是不合作,不可能有意识的去躲。

    除非思路清晰,且又怕死,她心中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定睛去看病人,人头攒动中,有人发呆,有人‘嘿嘿’傻笑着,有人在哭……但不出宋青小所料的,五号并不在这些神态各异的病人之中。

    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五号失踪了!

    宋青小一口血都要呕出来了,先前病房大乱,众人忙着收拾烂摊子,她唤醒六号,又要防备着眼镜男捣乱,竟让五号溜了。

    时间不等人,视线内的时间已经倒数至:09:11:36,离任务时间的结束,还有不到十个小时了。

    宋青小额头密布汗珠,她猜测着五号不知是敌是友。

    如果是友,他失踪也就算了,不用管他死活,如果他是敌,那么就麻烦了。

    保护民众的任务,是要将试炼空间场景内的危机清除,杀戮者没找到,任务时间又将至,恐怕试炼空间会视为保护者任务失败,会将保护者抹杀的。

    她目光与人群中安静坐着的六号对上,六号一双眉也紧皱着,显然注意到了五号的失踪,却因为眼镜男,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办?”

    缝过针的张小玉强打着精神又点了一次数,可数来数去,确实只剩二十五人,少了一个病人,她下意识的去看宋青小,又看刘以荀。

    刘以荀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快四点了,天要亮了。”

    他抬起头,目光闪了闪:

    “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后再说。”

    他这话,隐隐透露出要放弃这个病人的意思了。

    张小玉愣了片刻,紧接着咬了咬唇,转头又去看周围的同事,周围的小护士在她目光转过来的一刹那,都下意识的别开了头。

    她呆了呆,最后眼皮达拉下去将眼珠挡住,不说话了。

    宋青小虽然不愿见这样的结果,但此时也无可奈何。

    此时每一个清醒着的人,都在看着外头漆黑的天色。

    除了进入场景的在场的两个试炼者以外,每个清醒着的人都觉得今日的天,亮得实在太慢了。

    黑夜像是永无止境的,这一刻众人都清楚的感到渡日如年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