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求生
    ,精彩小说免费!

    宋青小迈步出了电梯,向装着三具尸体的担架走了过去,电梯门‘哐哐’的响着关上了,声音在空旷的二楼显得尤为刺耳,想必一、三楼都应该听到了。

    胡医生的身体偏瘦,被摆在三具尸身的最上头,安置他们的护士胆小,在抬他们上担架时,下意识的将他们以脸朝下的方式摆着。

    视线内的时间已经倒计时到:08:56:09,还有不到九个小时,任务就要结束了。

    初步判断,眼镜男杀人极大可能是用毒,且具有大范围攻击的效果,令人防不胜防。

    最令宋青小担忧的不止是毒,二楼出事后,她下楼时保安老黄还没死,她记得老黄嘴里除了断断续续在喊救命之外,还喊着:“有……”

    有什么东西,他当时已经无力再说了,但最后咽气时,吐出的一个字是‘枪’。

    医院是有枪的,持枪大汉当时进入场景,杀死周医生后,枪支被缴,他自己也被擒住,宋青小记得,自己还打过这把枪主意的。

    最终这枪被刘以荀等人锁了起来,由保安老黄看管,钥匙则应该是在几个医生手中轮转。

    交到欧医生手上时,当晚四号突击杀人,欧医生也在当晚出事,钥匙也应该在那一晚失踪。

    事后医院提高了警惕,临时擒住了眼镜男,当时大家防备心与警觉性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空前绝后的提高,宋青小一直就再也没找到过机会打听枪的下落。

    今晚老黄死时嘴里说的话,让宋青小猜测,怕是当时眼镜男杀了欧医生,拿到锁枪的钥匙,从老黄身上把枪抢走了。

    有用毒杀人的本事,又有枪在手,眼镜男的底牌比起宋青小也是不遑多让的,如果不多加布置,可能宋青小会反栽一个跟斗。

    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活命,便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准备了。

    宋青小在原地站了半晌,才终于从口袋里取出口罩戴上,以防止稍后眼镜男利用空气下毒,为自己争取时间,一面硬着头皮伸手去捉胡医生的手。

    她有这样的念头,也是跟当时的四号学的。

    四号当时想要伏击她,拉了个保安藏在电梯内杀死了,保安的尸首最终将电梯门卡住,使电梯无法移动。

    她也准备有样学样,拉个尸体藏在电梯中,找到眼镜男时,便将电梯门卡住,使电梯失去作用。

    四楼有医护人员、保安及病人等大量目标,宋青小怕的就是自己没把他缠住,最终让他逮到空闲进电梯,溜了上四楼。

    医院位于山上,三人死亡时又是凌晨的时候,温度偏低,几人才死了两个小时左右,可尸体已经硬了。

    她其实也是处于一种极度的紧张状态中,身体血液加速的流动及大量汗液的排出带走了她体内的热量,她的手不知是因为强忍的恐惧亦或是阴冷的环境而冰凉颤抖。

    但胡医生的尸体,比她原本就凉的手,还要冰得多。

    那种感受,实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死人的皮肤,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触摸上去,都有一种干枯似蜡般的滑腻感觉。

    掌心下的手已经僵硬了,没有跳动的脉博,宋青小刚一碰触到,便下意识的将手甩开了。

    经历过一次试炼,她的心理承受远比一般人要高得多,可此时周围寂静无人,除了她的影子还在晃动之外,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

    医院里的护士医生会害怕,其实她也是怕的,不过因为她能忍,且求生的意志又大过一切,才勉强将那种不安压制住。

    她不是第一次碰触尸体,第一次试炼杀死矮胖中年男人后,她还处理过中年男人的尸体,但当时中年男人刚死不久,并不像此时的胡医生的尸首,已经僵硬冰凉了。

    那种阴寒的冷如附骨之蛔,一沾上便甩不脱,从手心传递到四肢百骸之中,冻得她连脚趾头都下意识的蜷缩起来了。

    心‘砰砰’的乱跳,像是要蹦出喉咙口,任务的时间随着‘嗒嗒嗒’的提示音在减少着,没有时间留给她再紧张害怕了。

    她想要活着。

    她从第一次试炼那样自相残杀的环境下,奋力杀人,拼搏出一条生路,不是为了在这一次的试炼里给人送人头的。

    她年纪还不大,她还没过过一天像样的生活,她才刚毕业,刚找到工作不久。

    她想要活着!

    这样的念头在她脑海里越植越深,她的呼吸逐渐平缓,紊乱的心跳也慢慢平静下来了,宋青小的目光从慌乱到镇定。

    她曾亲手杀死过的刘以荀这段时间一直在她面前晃悠,她的心理承受能力随着任务时间的流逝也在增加。

    面前的胡医生只是死人罢了,害怕只是她内心深处的一些对她无益的懦弱的情绪罢了,她再次伸出手去抓胡医生的胳膊,这一下就没有再犹豫了。

    胡医生看起来虽瘦,但却有一米七几,死人的身体远比活着的时候更重。

    幸亏上一次试炼后,宋青小一直有意识的在加强锻炼自己的身体,虽然吃力,但最终仍是将他从担架上扛下来了。

    他尸身被翻转过来之后,那张脸远比刚死时,看上去更可怕了许多。

    宋青小背着他在身体,他直挺挺的维持着先前躺在担架上的动作,像一个僵硬的石膏人偶。

    两人的影子被灯光拖长,看上去就像是宋青小的身影要被胡医生的影子所吞没。

    她强忍着不自在,挪步走向电梯,按了一下按钮,电梯一直停在二楼,并没有动过,宋青小将尸体放了进去,靠着左侧电梯墙壁放稳了,想了想,又趁着电梯门没合拢时,快速出了电梯。

    担架床上还有两具尸首,二楼大部份的东西已经被搬走,但关押眼镜男的一号病房内,还留了一些被褥等物。

    眼镜男当时虽然是被刘以荀等人以有杀人嫌疑暂时关押,可医院的人当时没死这么多,刘以荀等人理智还在,知道警察没有盖棺定论不能直接就指认眼镜男就是杀人凶手,当时大家只是想约束他的行动,防止医院再有人死了,准备等信号一通之后,把他交给警察处理的。

    所以在关押他的一号病房中,仍为他准备了床单被套等物。

    她疾步进了一号病房,用力将床单抽了下来抱在怀中,走到担架旁时,一把将单架上的两具尸首盖住,却隐约只留了一点儿头发及半只腿在外面,让人一看便知这里面装的是尸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