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怀疑
    ,精彩小说免费!

    眼镜男并非这个试炼空间最后的一名狩杀者。

    在下了一楼追杀他之前,宋青小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

    可当他真的死了,任务却并没有完成的时候,宋青小依旧难掩心里的失望与郁闷。

    任务时间的临近相当于挂悬在她头顶的一把刀刃,随时可能落下来要命。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如果眼镜男不是最后的一个狩猎者,那么这一次狩猎者还有谁?身手出众的六号,亦或是凌晨时分就躲起来的五号呢?

    这两个人里,她认为五号更可疑。

    仔细想想,这一次任务开始时,六个试炼者依次进入试炼空间,在持枪大汉的胁迫下,要么像自己一样掩饰,要么反击,可五号的表现与每一个受到威胁的人都大相径庭。

    他在被持枪大汉威胁的一刹那,先是大声求饶,紧接着心理似是崩溃,后期啼哭不止。

    并且在没有人威胁他后,随着六号进入试炼空间,他仍在絮絮叨叨的,将自己底透了个干净。

    他主动提及将上一次任务所得积分换了金钱挥霍,将自己的胆小、懦弱都展现了出来,像是在示弱于人,降低别人对他的戒心,认为他是个无能的人。

    五号的所作所为确实深入人心,所以在任务提示出现的一刹那,四号红鞭女下意识的将他当成了最好欺负的人,当时举鞭想要逼问他任务情景。

    但他惊慌失措下的逃跑,直接开启了任务模式。

    他的行为看似莽撞,实则又值得人细细深思。

    五号可能是扮猪吃老虎,他的表现让所有人的试炼者都下意识的将他当成几个试炼者中最不具备威胁性的人,包括宋青小在内。

    每个人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应该都在心中拟过名单的,宋青小在最开始的杀人名单中,是把五号排在末位的。

    但仔细想想,这可能只是他的一种成功的伪装而已,能在第一次试炼中活下来的人,如果心理弱到不堪一击,是不可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宋青小这会儿除了对五号充满怀疑外,对六号这个临时的合作时,她也充满警惕。

    时至今日,她对六号可能是守护者的推断,来自于自己杀四号的那晚,六号藏身四楼,一直没有动静。

    可细想之后,宋青小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当晚四号的工作时间与自己一致,都是八点之后接班,宋青小收到第一个被扣除的积分提示时,时间还并不晚。

    她立即赶上了四楼,当时四楼整个楼层的人都已经被人弄晕。

    病人昏睡过去兴许是与服用了药物有关,但护士、保安都昏睡,显然就并非一时片刻能办到的。

    四号在当时的情况下,要想快速弄晕这么多人,且又连杀三人,其中一人还是持枪大汉,并不是容易的事。

    弄晕整个四楼的人,六号也很有可能。

    不过当务之急,是需要先将五号找出来再说。

    她忍下心中的焦虑,将长鞭收起,抬了抬脚,她脚下那条紫色的小蛇上半身已经被她踩成肉泥,只剩尾巴还在本能的抽搐而已。

    宋青小抓着这只蛇尾,将这小蛇提了起来,蛇约有巴掌长短,非常的细,一股腥臭味从蛇尸身上传来,与先前在二楼时,从胡医生等几具尸体上闻到的味道相似。

    这应该是眼镜男的杀手锏,也是杀死了胡医生等人的元凶。

    先前宋青小看得分明,眼镜男是将它藏在嘴中,杀人时一张嘴,那蛇便激射而出夺人性命。

    这一招确实令人防不胜防,要不是今日宋青小临机一动,搬了胡医生的尸体藏在电梯中,关键时刻吓了眼镜男一下,使他大惊失色之下失了先机,恐怕宋青小与他对上,防不胜防之下也极有可能会吃个大亏。

    小蛇行动迅速,且毒性又猛,可惜不能为自己所用。

    宋青小将蛇尸一扔,又弯腰去摸眼镜男身上,眼镜男身上只穿了一件格子衬衣,她将他身上搜寻了一遍,却并没有摸到枪的踪迹。

    “咦?”

    她拧了下眉,“难道是猜错了?”

    保安老黄临死时,提到了‘枪’,她先前一直以为这是眼镜男曾经杀死欧医生夺取钥匙,并取走了枪的暗示,当时还提心吊胆的。

    可现在他身上并没有藏着枪,蛇应该是他唯一的底牌,所以他在将自己引诱下楼后,第一反应是急着乘电梯逃上楼杀人,而非躲在暗处偷袭,与她硬碰硬。

    但如果她的猜测是错的,枪不在眼镜男身上,又在哪里?

    宋青小有些失望的起身,眼镜男要是没拿枪,枪必定在某一个地方的,这东西试炼空间所出,目前对她来说也有用,要是她能拿到,自然如虎添翼。

    想到这里,她又往保安室的方向疾步走了过去。

    这东西就是她没得到,也不能让其他人拿到,尤其是现在行踪不明的五号。

    持枪大汉杀人之后,碰过枪的朱小可曾经讲过,这枪是被锁了起来,锁枪的钥匙由医生保管,枪支则由保安老黄看管的。

    在四号大闹四楼当晚出事之前,眼镜男还没有被医院的人怀疑关押起来时,老黄等人是在一楼保卫科值班的,有很大的可能枪支就藏匿在那里。

    保卫科的门还开着,监控画面里,三楼的人还围坐成团,没有人开**谈,也没有人做多余的动作,如果不是偶尔有病人动弹一下,三楼的监控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定格住的电影片段。

    她仔细看了一眼监控片段,六号也坐在病人之中,宋青小微微松了口气。

    六号哪怕是有嫌疑,可她暂时应该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保卫科宋青小已经搜寻过一次,但这一次搜查她显然更加仔细,办公桌的抽屉她每一个都打开来看过,里面有杂物、文件,一些病人家属随访的签字薄,停车票等,却并没有她想看到的东西。

    屋内的挂式空调外壳也被她拆下来,检查过里面,并没有看到枪的痕迹。

    十几分钟后,宋青小感到有些挫败,她开始怀疑自己最先的推测,正准备放弃时,她看到了大开的保卫科的门。

    门被门吸牢牢吸住,从她站立的角度看过去,门后的上方似是有个与墙壁颜色相仿的盒子。

    她将门拉开,果然看到了门后挡着的一个电集线箱,箱子外壳是白色的塑料,看起来与墙壁相似,不仔细看,恐怕都不会注意到这里。

    宋青小拿起匕首,将匕首尖插进盒子的缝隙,用力一挑,那塑料壳‘咔’的一声便被破坏,碎片溅开,露出里面的情景。

    箱子中除了成卷的电线外,还留了很大片的空地,里面摆着一个空的透明塑料袋,她将塑料袋拿了出来比了比,与枪身大小一致,上面有装过枪支的印记。

    毫无疑问,这里确实是原本的藏枪之所,可在她找到这里之前,有人已经来过这里,拿了钥匙,将枪盗了出去。

    这个盗枪的人不是她原本怀疑的眼镜男,且对医院又应该十分熟悉,杀了欧医生,这个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