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找人
    ,精彩小说免费!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宋青小拿着塑料袋子,凑到鼻端闻了闻。

    袋子除了一股塑料特有的味道外,不知是不是原本就是医院的东西,所以带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她将袋子折了起来,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中,将一楼彻底搜查过一次,在对五号充满警惕之后,宋青小这一次更加小心谨慎了。

    一楼每个科室、房间的角落她都没有放过,连大厅里摆放着的尸体,她都将每个裹尸袋拉开了。

    尸体已经摆放好几天了,被放在裹尸袋中,味道并不好受,一时间熏得宋青小恶心想吐。

    她在欧医生的尸体前站了片刻,欧医生的脸已经变形微微膨胀浮肿,口鼻出现带着大量黑红血迹的泡沫。

    那失去了光泽的头发却梳得一丝不苟,宋青小将袋子的拉链往下拉,欧医生的尸体露出来的地方越来越多,直到拉到胸口处,宋青小才暂时停止了。

    欧医生的双手搁在胸前,手掌已经变形了,周围静悄悄的,灯光下尸体上浮现出大面积的尸斑,看着异常可怖。

    宋青小盯着欧医生看了半晌,注意到她交叠在胸前的掌心里似是搁了什么东西,她低头仔细的去瞧,并拿着手中的鞭子去拨了拨。

    摆放在胸前的手因为这一点力道缓缓往下掉,摩挲着裹尸袋,发出‘沙沙’的响声,最后‘咚’的一下落在垫子上不动了。

    这一点细微的声响,在这个时候听来无疑是令人遍体生寒的,但宋青小此时顾不得去紧张,欧医生的手落下来后,她掌心里握着的东西掉下来了。

    那是一只以输液管编织而成的小鱼,活灵活现的,她隐约记得,在欧医生死的当天,她躺着的检查床上,也看到过这个东西。

    其他人未必会注意这个,当天夜里死的人太多,收拾尸体的人都慌慌张张的,未必会有人记得这个东西,还特地将其放到她手中,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宋青小走到医院的总服务台,拉开里面的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巾,又拿了一个医用长镊子,将这只小鱼夹了起来,以纸巾包裹着放进了口袋中,这才将裹尸袋重新拉上了。

    大厅中弥漫着一股尸首腐烂的味道,找了这么久,五号依旧不见下落,宋青小将目光转向医院锁着的大门,外头是一片小花园,供医院里的人平时溜达放松所用。

    此时已经五点多了,医院里灯火通明,就越发显得外面漆黑,她的身影倒映在锁着的玻璃门上,清冷、纤细,背脊却挺得很直,带着一种倔强与不服输。

    开启大门的钥匙她有,张小玉曾给过她一串医院的钥匙,她找到贴着开大门的钥匙,将玻璃门缓缓推开,外头凉风一下就灌进来了,把那股医院内的臭气冲淡了许多。

    夜凉如水,今晚云层很厚,将月光、星光都牢牢挡住,使得天气亮得比平日要晚了许多。

    她进入这一次的任务场景后,一直战战兢兢,这花园她还从来没来过。

    花园里迎风送来草木特有的清新,泥土的气息及花朵特有的芬芳,仿佛能将人心里积攒的抑郁尽数吹走。

    这花园并不大,宋青小将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前门与后门都上着锁,一号并不在一楼。

    她准备再回医院大楼检查一下,临走时,她转头看了一眼一丛倚着医院高墙而长的花丛,那里花开得极好,香味儿就是从花丛中传来的。

    进入任务的第一天,张小玉曾经跟她说过,那一丛花,是医院里的人种下的。

    宋青小看了一眼之后,转头进了医院大厅中。

    一楼没人,眼镜男与胡医生的尸体仍相互依靠着摆在电梯中,将电梯占用。

    电梯门久开之后一直合不上,发出‘嘟、嘟’的刺耳警告。

    她从安全通道上楼,二楼也没人,隔离的病区三重门一直紧锁着,五号如果没有飞天遁地之能,想必是无法离开的。

    宋青小并没有急着检查三楼,而是直接上了四楼,将整个四楼也搜索了一遍,时间已经倒数至:07:31:26。

    离任务结束,还有七个多小时了。

    天已经逐渐在亮了,随着任务时间的临近,一切情况对她只会越来越不利的。

    她从四楼下来,推开三楼安全通道的门时,坐在走廊里的刘以荀等人皆是情不自禁的重重一抖。

    宋青小抓着鞭子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一侧,转头过来的护士们看清是她之后,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刘以荀的脸色比起之前,更加难看了许多。

    “发生什么事了?”

    她一过来,刘以荀就迫不及待的问。

    夜里太静了,她下楼之后打破玻璃的声响及与眼镜男的打斗声,都传递到了三楼,吓得这里的人魂不守舍的,可是越是响动大,越是不敢有人下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医生等三人的死像阴影牢牢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对眼镜男的畏惧使得每一个清醒着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但越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像却更加折磨人,大家都担忧,宋青小下去之后,如果也出了事,死在眼镜男手中,接下来会被杀死的,是不是轮到这些人了?

    所以宋青小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刘以荀罕见的拉着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忙不迭的问了一句,周围护士、保安都在看着宋青小,等她回答。

    她却盯着六号,六号也在看她,两人眼中都带着警惕、防备之色。

    显然眼镜男死亡之后,守护者任务没完成,导致这两个关系原本就薄弱的‘同盟’之间,产生了一定的防备与隔阂。

    “贾跃死了。”

    她淡淡开口,这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小声欢呼:“真的吗?”

    宋青小点了点头:

    “可惜没找到五号。”

    她这话刘以荀等人是听不懂的,但六号却是听懂了,她皱了下眉头,宋青小却已经移开目光,不再盯着她看了。

    五号不在一楼、二楼,四楼也没有他的踪迹,他失踪时,是趁乱躲起来的。

    这个人如果确实是狩杀者,又不傻的话,不可能在眼镜男还活着时,四处逃窜躲闪的。

    狩杀者不知道能不能像保护者一样结成同盟,但明显宋青小之前杀死的两个狩杀者都是分别行动,没有合作的意图。

    眼镜男在被杀时,五号并没有出现帮忙,证明他要么识时务躲起来了,要么他并不在现场。

    事实上,宋青小仔细琢磨过,今晚从事发之后,到医院的医生护士集体将病人唤醒,并安排坐在同一个地方这一段时间并不长,五号就是可以趁乱躲起来,但他应该也是躲不远的。

    她的目光落在了挨挤着,坐着密密麻麻的病人们身上,到了现在,她已经没有掩饰自己手中提着的长鞭了,刘以荀还在问:

    “贾跃怎么死的?你手上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刚刚楼底下发生这么多响声,出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