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解释
    ,精彩小说免费!

    五号转头看了看周围,病人们鬼哭狼嚎,护士们都被这情况吓呆了,明显不可能帮助他的。

    此时不像是在试炼空间中时,还有法子可以躲避,目前看来,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走到这样的地步,不将事情解释清楚,大家都会死。

    不是死在宋青小、六号的手上,就会死在试炼空间的规则之下。

    五号深呼了一口气,抹了把脸,颤抖着一屁股歪坐在地,他先前为了躲避,一直跪趴在地上给病人当凳子骑,忍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早就已经不堪重荷了,只是强撑着一口气而已。

    “给我两分钟的时间。”

    他举起手,那张脸上虚汗不住往外淌,“让我解释解释。”

    五号说到这里,还以眼角余光去看宋青小,她紧抿着嘴唇,垂下的刘海将眼睛挡住,让人难以揣摩她的心绪。

    其实在试炼空间中时,五号一边哭诉的时候,一边也在利用这个机会正大光明打探别人的底,最开始的时候,他其实认为最棘手、最难以应付的是眼镜男、四号红鞭女及六号这个狠人。

    反倒是持枪大汉,看似强势外露,实则不堪一击,并没有被他放在心里。

    几个试炼者中,他认为威胁性并不大的其实是宋青小,五号进空间的时候,她抱着腿缩着脚坐在角落里,一看就知道是被持枪大汉威胁过,不发一语,却让人知道她惊魂未定。

    她的表现看起来像是有些惴惴不安,警惕的观察每一个人,像是经历过第一次空间试炼后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没有四号、六号的胸有成竹,没有自己的胆小外露,也不像眼镜男阴森森的,像是一个经历了这种事情后普通人最平常的反应,看起来没什么特长,也不值得人防备。

    这种人,五号认为就是这种试炼中的炮灰,给人垫底赚积分用的。

    她什么话也没说,什么多余的动作也没做,就给五号这样一个感觉。

    哪知任务真正开始后,四号、眼镜男接连死在她手中,五号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

    自己的伪装太过形于色,反倒落了下乘,倒是宋青小扮猪吃老虎,是个比六号还要危险的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共有六个试炼者,任务开始后,应该是分为两个阵营。”

    他怕宋青小不给他讲话的机会,这个女人并不好惹,行事果断,且聪明,自己藏在病人之中,就连同样坐在附近的六号都没想到,她却一来就把自己揪出了。

    五号不敢再有所隐瞒,将自己分析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托出:

    “因为我在收到任务,进入场景时,收到了两个提示。”

    他颤巍巍的试探着伸出一只手,一边还警惕的注意着宋青小的举动,见她对自己的动作没有多大反应,便胆子大了些,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后将那沾了水迹的手比出一个剪刀手的姿势:“一个是成为医生,一个是成为病人。”

    五号说话的时候,六号没有出声,宋青小也在等他解释:

    “我接到的任务是保护民众,这里有一个需求与被需求的关系。”

    六号听到这里,有些不耐烦,“说人话!”

    “是!”他下意识的挺腰,脸上肉抖了抖:“就是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如果没有背地里想要杀害民众的人,这些民众又怎么称得上要被保护呢?”他小心的开口,讨好的去看宋青小的眼睛:“有杀人犯的存在,才有保护者,再加上任务阵营的选择有两种,那么此次试炼,不言而喻一定是两个派系。”

    五号说到这里的时候,宋青小心中暗暗吃惊。

    这些道理,她也是在进入场景之后许久才想通的,五号这个人不声不响,却早早将情况摸清。

    “这些我们都清楚,如果你要说的是这些,恐怕保不住你的性命。”

    他实在是很聪明,且善于分析,这样一个人留下来,将来再遇上,恐怕会吃他的亏。

    宋青小不着痕迹的动了动手指,但这个细微的举动却被一直盯着她,怕她发难的五号看在眼里,顿时更急:“我知道的,当然不止是这些,进了医院之后,我也在观察每一个人。六号在进医院之后,曾偷袭过青小。”他顿了片刻,很快又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她自然不会愚蠢的杀人犯事,把自己弄到被动的局面,她当时在诱你入局,你被偷袭之后,怀恨在心,急于杀她,她会给你机会,确认你的阵营身份,再决定你们会是对手还是敌人。”

    在保护者处于被动的情况下,六号的所做所为显然是聪明的。

    “后来四楼发生变故,六号先杀持枪的男人,四号入局,最后被解决。”

    五号当时不在四楼,却能根据后来得知的线索,分析出当时的情况。

    宋青小听到这里的时候,看了一眼六号,她并没有反驳,显然五号说的应该**不离十。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被杀死的两个狩猎者,四号、眼镜,身份都是医生呢?”

    他问了一句,六号皱了皱眉,五号接着又道:“除了宋,青小你之外,我跟六号都是病人,持枪的男人最开始的身份也是医生。”

    “你想表达什么?”

    六号上前一步,他说了半晌,时间越来越紧迫,任务仍没完成,大家不免都有些心浮气燥的。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任务一开始,设定的两个阵营,狩猎者的心态选择应该都是医生,保护者的选择都是病人。”他闭了闭眼睛,语气急促:“青小的情况特殊,她身份是保护者,心态上却一直处于狩猎者的状态,所以她应该是选择了医护人员的身份,但因为她的任务原因,所以试炼空间在进入场景时,自动将她的身份改为护士,而非医生。”

    “你的猜测是错误的。”

    六号不屑的撇了撇嘴:“但你有一点说对了,持枪的男人确实是我杀的,杀死他后我积分被扣除了50,足以证明他的身份并不是狩猎者,而应该是我们同一阵营。”

    “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了。”

    六号说到这里的时候,五号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这一场谈话终于进入了正题:

    “持枪的大汉确实一开始的身份是狩猎者,之所以他的身份有转变,我怀疑是因为他从医生,变成了病人,这才是我最终敢笃定的说出之前那些话的原因。”

    他闭了闭眼睛,用力将流进眼里的冷汗眨出去,再睁开眼时,说了一句令宋青小、六号都心中发沉的字句:

    “也就是说,这一次试炼,保护者、狩杀者的身份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随时都有可能会随突发的事件、不同的情况变化。”

    宋青小的神色逐渐凝重,五号接着又道:

    “六号应该是最清楚的,你杀了大汉的一瞬间,收到的提示肯定不仅止是保护民众而已,兴许,”他说到这里,手撑着地,本能的往宋青小的方向蠕动了一些,尽量拉开自己与六号之间的距离:

    “兴许还有,‘杀死民众,失败抹杀’,‘任务完成:积分50’?”

    他话音一落的瞬间,六号的脸色逐渐开始阴沉,周围的气温一降再降,五号哆嗦着再次靠近宋青小,这也是他先前在事情发生后,抱紧了宋青小的腿,而不敢离六号太近的真实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