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完成
    ,精彩小说免费!

    “啊——”一见六号倒下,医院的护士们顿时陷入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病人原本情绪就已经十分不稳,场面顿时失控。

    张小玉打中了人后,呆愣了片刻,像是不敢置信那一枪是自己开的,许久之后反应过来捂了脸就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跑。

    六号躺在地上呻-吟,她肩膀处的病号服晕开大片血迹,宋青小看到医院内众人乱糟糟的样子,厉声的向一群吓得胆颤心惊的护士喝道:

    “慌什么?把病人安顿住,不要出事!”

    这个时候,众人早就已经六神无主,听到宋青小的话,大家本能的照她吩咐行事。

    “五号。”宋青小也跟着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追了过去,同时喊道:“把六号带上,跟我一起去追!”她隐约感觉得到,这一次任务已经到了关键点,说不定很快便能完成,向五号喊完话后,便头也不回跟着冲下了安全通道的楼梯。

    先前一系列的变故令五号一时反应不过来,听到宋青小的呼喊声后,他一个激灵,顿时明白过来宋青小的意思。

    六号看样子还没死,只是暂时受伤了而已,宋青小追出去肯定是要处理张小玉这个场景中意外出现的‘狩杀者’。

    在这样的时刻,她让五号把受伤的六号带上,当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五号脑海里将先前的情景回忆了一遍,宋青小激怒张小玉,逼她拿出枪证明了她的‘身份’,六号当时试图偷袭她时,五号焦急提醒的时候,宋青小应该是心中有数的,说不定六号的打算,正如她意。

    试炼者的阵营是可以通过某些事件的触发而切换的,如大汉杀人,又如六号杀死大汉从保护者变为狩杀者。

    如果说从保护者转变阵营成为狩杀者需要主动出击,那么相反之下,想要从狩杀者转换阵营成为保护者,应该是不能通过杀死同组‘队友’来改变,而应该被动的受同组‘队友’攻击,才会使阵营发生切换。

    宋青小从先前自己说的那一席话中,领悟到这一个规则,所以在激怒张小玉拿枪指着她的同时,故意给了六号一种可趁之机的假像。

    趁六号欣喜若狂想要偷袭她时,却被她趁机抓住,替她挡了张小玉的枪击。

    如果说她推测正确,六号确实因为张小玉的袭击而改变阵营,那么三人就属于保护者阵营,大家只需要齐心合力杀死张小玉这最后一个威胁,这一次的试炼自然就结束。

    而宋青小的推测如果不是真的,六号并没有因为张小玉的袭击而改变阵营,那么张小玉的枪打中她,就算她不死,也能废去她的战力,使宋青小在解决完张小玉后,轻松能把她收拾了。

    五号猜测,她让自己带上六号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怕自己离开之后,医院三楼失去强大实力的试炼者坐镇,留六号在这里,她阵营没改变,打什么鬼主意继续杀人;

    二来恐怕宋青小也存了将六号带在身边,如果杀死张小玉后,众人任务没完成,证明六号的阵营是没有因为受袭而改变,张小玉一死,她就是最后的狩杀者,带她在身边,要杀她也是方便一些,不再需要事后再来寻人。

    想到这里,五号弯腰将六号架了起来,两人并非朋友,某种意义上还应该敌人,在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嘶,”六号嘴里发出痛呼声,她两只手被五号紧握在掌心里,这种情况下,五号这样做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占她便宜,而应该是怕她突然伤人,对她防备很深。

    “有必要带上我吗?”

    六号脸色惨白,说话气若游丝,她肩头处中了一枪,血流不止,从破开一个洞沾了血肉的病号能看到她肩膀上深可见骨的伤痕,散发着血腥气与烤肉、火药的味道。

    “我听青小的。”

    五号咧嘴一笑,拖了六号就跟着往安全楼梯的方向跑了过去。

    宋青小跟在张小玉身后,看她下了一楼,从一楼打开的玻璃门往外面的小花园跑了过去,她紧随其后跑了出去。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外面天已经比之前亮了许多,但周围仍像是笼着一层大雾,没有散去。

    张小玉出了花园后,脚步便不像先前一样急切,她越走越慢,仿佛知道宋青小跟在自己身后,却全不在意。

    她走到倚着医院高墙的那丛花前停了下来,朦胧的大雾里,她一手撑着墙,低着头在那里小声的抽泣。

    宋青小也跟着停了下来,远处还传来急促的下楼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精神病院中声音显得格外分明。

    张小玉哭得非常伤心,宋青小也不打断她,五号扶着六号下来时,这两个人还保持着一种特殊默契的样子。

    “她怎么……”

    五号站在宋青小身旁,捉着六号的手比了个手势,小声的问宋青小此时的情景。

    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任务时间仍在倒数,宋青小不赶紧将张小玉解决,却任由她扶着墙哭泣。

    宋青小也不回答,张小玉哭了一会儿,仿佛是将内心的情绪发泄够了,才终于抬起头来:

    “其实我不想杀她的,青小。”她嘴皮颤个不停,对欧医生的死显然感到非常的伤心。

    到了这样的地步,宋青小当然不会再刺激她了,大汉当时在空间里兑换的枪不知道子弹一共有多少发,张小玉的威胁还没有完全解除。

    “我知道,”宋青小点了点头,“欧医生死的那天,你哭得非常伤心,替她梳了头发,整理了衣服,编织了小鱼送她。”

    张小玉听到这里,眼眶中又沁出泪水:

    “我只是想要枪,她不肯给。”她那一双眼睛里露出哀伤、怀念及后悔、决绝等情绪:“我进这间医院很多年了,精神病院的姐妹工作是最苦的,大家相互鼓励,都知道在这里工作不容易。”

    “才进医院的时候,欧医生总跟我们说,他们是病人,行为、举止是身不由己,不能跟他们计较。可我也是人,我也有情绪。”她说到激动处,指甲扣挖进了墙壁的泥灰里,力道大得使指甲反折,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我看到过当年同时进医院的姐妹,因为值班时一时大意睡了过去,遭病人以藏起来刮胡刀片割断了喉咙死去。我也数次受伤,不知道多少次差点儿被病人掐死。”

    她颤抖着抬起持枪的手,去解自己护士服领口,扣子解开后,露出她脖子上被掐过的青紫瘀痕,那是出事当天早上,十九号病房里闹事的女病人掐的。

    “你看看我的脸……”

    她伸手又指自己的脸,宋青小沉默着不出声。

    刘以荀等人安顿完医院里的病人后,也带了几个护士下来,大家听到她说的话,看到她泪流满面的脸,都叹了口气。

    “我受够了,我只是想找欧医生要锁枪的钥匙,她不肯给我,知道我想干什么以后,还跟我说不要跟病人一般见识。”她顿了片刻,紧接着去捏着嗓子学欧医生说话:“他们是病人啊,跟他们计较什么呢?”

    外面雾气更浓,灰蒙蒙的天色下,张小玉一个人又哭又说,学着欧医生的声音说话,为这诡异的场景凭添几分惊悚的感觉。

    她说到这里,又开始笑,笑完了又摸着自己的脸哭。

    五号看到这里,不由觉得毛骨悚然,他看了看宋青小,指尖动了动,抬手到喉咙处,比了个杀人的手势:

    “青小……”时间已经不多了,被五号扛在肩头的六号气若游丝,咬牙切齿的试图问宋青小:

    “为,为什么你还不动手?”

    事情到了现在,已经十分明朗了,张小玉的心理应该是在长期的工作中累积压力出现了问题,她去找欧医生那晚,已经存了杀心,欧医生不答应给她钥匙,反倒将她教训了一顿,成为了她杀死欧医生的导火索。

    杀人之后她应该感到内疚又后悔,所以才有后来替欧医生收拾一事。

    但杀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被宋青小点破的时候,她原本就饱受愧疚与怨恨的折磨,所以宋青小只点出真相,就足以令她崩溃。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杀死欧医生。”

    刘以荀听到这里,叹息了一声,又哭又笑的张小玉听到他这话,愣了一愣,她的目光落到了刘医生身上,神情有些纳闷的样子:

    “刘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她说完这话,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脸色一变:“欧医生呢?”

    几个与她曾经共事过的护士脸上露出不忍之色,下一秒张小玉拿起枪,几个护士抱头尖叫,刘以荀也吓了一跳,她却‘咯咯’笑着将枪指向自己的头顶,“欧医生,小玉来陪你……”

    ‘砰’的枪响声中,子弹从她左侧头颅穿过,带起大片鲜血夹杂着碎肉,洒落到那花丛里。

    张小玉的手软软的垂了下去,那开得正艳的花被血一洒,摇晃个不停。

    宋青小想起自己才进入场景中时,张小玉带着她从刘以荀办公室出来的那一刹那,曾指着这里的一丛花道:“你看,那边去年的时候,小玉种了些植物,长得可好了。”

    脑海里倒计时的秒钟提示嘎然而止,倒计时的数字定格在:06:11:17。

    同时提示的声音在宋青小的脑海中响起:试炼完成,十秒后脱离空间。

    五号欣喜若狂,就连六号也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宋青小的推测果然没错,她赌赢了。

    周围的场景逐渐模糊,人物逐渐淡去,五号目光转了转,看到了落在远处约七八米外开外的那把曾经大汉留下来的枪,脸上露出贪婪之色。

    十……

    九……

    八……

    ……

    宋青小像是并没有去拣枪的意思,已经倒计时到‘五’了,他将扛在肩头的六号一扔,下意识的想往张小玉自杀的方向跑过去。

    一直没有动的宋青小此时突然动了,她捏了捏手掌,掌心里她还抓着那只张小玉曾编织出来的小鱼,六号被扔下的痛呼声中,她抓起这只小鱼往张小玉自杀的方向扔了过去。

    张小玉的身影已经在逐渐的模糊了,这个东西被扔出去时,五号已经离枪仅有一步之遥了,他还以为这个时候宋青小突然偷袭,跑向枪的脚步一顿,本能的偏头去躲。

    三……

    二……

    一……

    场景顿时变幻,硝烟味、血腥味儿尽数消失,宋青小睁开眼睛时,她穿着自己才进入试炼空间时的衣服,一手抓着鞭,正站在自己家那熟悉的厨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