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开门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念头窜进宋青小脑海中,顿时令她惊得汗毛倒立。

    宋家的房子位于西郊的混乱地带,是属于政府分配给贫民以低廉的价格租下的‘福利房’。

    这样的房屋一般破旧非常,是属于多年的危房没有拆除,再次利用而已。

    西郊虽然时常发生打架斗殴及各种犯罪事件,但一般就是想要作案的,也很少挑这样的‘福利房’下手,知道住在这样破房子里的人,一般都捞不出来什么油水。

    宋青小的父亲早年曾欠下大笔债务消失,但她虽然无力偿还本金,可一直都照规矩尽量还利息,这也是她住西郊多年以来,宋家虽然时常有受人骚扰,却始终两母女能在此处活下来的重要原因。

    这些人一般白天过来泼漆锁门,很少有半夜出现的。

    不知道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外的是什么人,如果是平时倒也罢了,凭她如今的实力,真正在试炼空间中杀过人后,也未必会怕一些麻烦事。

    可偏偏是在她今晚强化体质之时,浑身剧痛之下根本连翻身都难,更别提做其他的事。

    ‘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这几声响后,周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里,仿佛门外的人敲门之后也在听门内的动静。

    宋青小满头大汗,吃力的挪动自己的手臂,试图去摸腰间的匕首。

    “有人吗?”

    外面的人等了片刻,似是没有听到屋里的声响,一个男人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像是没有人。”

    另一个颤抖的男声将话接了下去,外面锁住的门被人推了推,那锁在门上的铁链被推动之下发出‘哗哗’的响声,在夜里显得份外刺耳。

    外面有两个人!这两人行事像是并没有顾忌,这样的夜晚推门也不怕将门里的人吵醒。

    “不可能,这里住了两母女。”

    最先说话的男声沉默了半晌之后,反驳道:“应该是睡了。”

    这两句话后,外面再一次沉默了下去。

    宋青小极力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与腿,外面没有说话声了,但这并没有令她稍微心安一些。

    约五六分钟后,她听到了有人搬抬东西的声响,一个沙哑的男声在说道:“快点办事儿。”

    随着这男声话音一落,像是拧盖子的声音传来,一股淡淡的汽油味儿顺着屋子缝隙钻进了她鼻孔里。

    这几分钟的时间对于宋青小来说,渡日如年一般,身体中的痛感在逐渐散去,她吃力的动了下手指,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逐渐回归,她静躺了片刻,就听门外那颤抖的男声在道:

    “麦哥,真的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

    那被颤抖男声称为‘麦哥’的人声音嘶哑的反问了一句:“这里住的是两母女,欠了一屁股债,家里没男人,杀死她们,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他顿了一会儿,接着又道:“再说这是哪,这里是西郊,‘贫民区’,死人也是常有的事。”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屋里宋青小颤抖着伸手撑着床铺,缓缓坐起身。

    “就是出了事,报了警,警卫也未必愿意在这个时候赶来的。等到明天一早有人赶来,这里没烧成灰烬,就是挖得出来尸体,恐怕也认不出来人。”

    兴许是认为屋里的人不足为惧,说话的男人这个时候多说了几句:

    “就是认出来人了,这样的案子,西郊多得是,警卫厅档案部里,这种案子堆得像山似的,谁来管呢?”

    宋青小坐在床上,夜色下她一双眼睛沉静如水,将两人的对话听得分明,却波澜不惊。

    她并没有急着出去料理门外的麻烦,而是握了握手掌,感受着身体奇妙的变化,随着第四次强化,她的体质再一次进阶,花出去的400积分化为比之前更为充沛的力量,蛰伏在她身体里。

    身体进入四阶的提升改变后,她的神识似是再一次被拓展,精神力有了极大的增长。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覆盖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她试探着从‘临’字术的‘画地为牢’术诀中得来的灵感,将这个‘困’守的范围一再变大,不再拘束精神力形成领域,而是将其放开,把它们当成自己的感官、眼睛。

    她能‘看’到隔壁房间里,唐云仍抱着酒瓶在‘呼呼’大睡,她能‘闻’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汽油味。

    精神力在此时被她运用到极致,依靠精神力的存在,她顺着这汽油味儿,能‘看’到屋檐下躲着的两个猥琐的人影,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宋青小觉得每一步踩在地上时的感觉,好像与以前又有些不同了。

    身体每一寸肌肉在她动起来的一瞬间,都跟着动了起来,让她身体轻灵,每走一步踩在地上哪怕并非刻意收敛,也没有发出声音。

    她拉开房门,外头谈话的两人并没有留意到这细微的声响,她站在客厅的大门后时,从钉了木条的窗户缝隙,她看到外头两个男人的阴影。

    如果是以前,她恐怕会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可此时她却伸手拉住了大门的锁柄,轻轻一拧。

    那锁已经锁了很长时间没有开过了,自从宋家一直有人追债以来,大门被人从外面钉了细铁链条,加上了锁后,她跟唐云两人进出时,是不走正门的。

    锁上已经生了锈,她拧开时,那门锁发出刺耳的‘吱嘎’声。

    外面谈话的两个男人听到这声响时,愣了一愣。

    “谁?”

    那被称为‘麦哥’的人有些警惕的问了一声,宋青小将锁打开,门被她拉开一条缝隙,月光从门口处洒落进来,门上的铁链被拉扯发出‘哗啦’的撞击声。

    地上堆积的尘埃被门推开了一些,在月光下浮动在半空里,宋青小将门拉开更多一些,手伸了出去,拉住一根细铁链用力一扯!

    这些铁链对原本的她来说,需要以锋利的工具,用尽浑身力气兴许才能剪断,可此时在她一只手拉扯下,却应声而断,‘哐铛’着落了下去,撞在门上发出‘铛铛铛’的响声。

    “打扰你们谈话了吗?”她拉开了门,看着外头两个惊诧无比的男人,两人一个约三十出头的年纪,一个约二十五六的样子,其中年长的人手里挟着一根烟,年轻的男人手里拿着打火机。

    两人看到宋青小出现的一刹那,瞪大了眼睛,仿佛还没有从她突然开门的惊讶里回过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