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灭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穿着黑色制服裙的女人一连打量了宋青小好几眼,在警卫厅,宋青小最近也算是个名人。

    与警卫厅里许多身材强壮的女人相比,她就像是误入其中的一个异类。

    她拥有良好的学历,却有与她学业并不匹配的身份,据说是走投无路之下为了得到工作,才误打误撞进了警卫厅。

    从外表看来,她不像是凶狠的人,没有强壮的体魄能镇压得住罪案的发生,反倒像是常年营养不良,看起来十分瘦弱的样子,宽大的警卫制服穿在她身上,显得空荡荡的,不带丝毫帝国警卫的英姿。

    警卫厅这边的负责人安队长一开始是不想要她的,但薪水不高,工作有一定危险性,使得西郊警卫厅长年都处于缺人的状态,上面施压很紧,负责招揽的工作人员在有人面试时,一股脑将人塞了过来,试用期签了三个月。

    为了防止工作期间,警卫厅出现不必要的伤亡率,一般危险的报案,安队长几乎都不交给宋青小,这也导致了她在工作一个多月后,表现平平,间接性的也引起了一部份女同事的不满,众人都有意无意在排挤她。

    不过因为安队长曾扬言,等到宋青小试用期满就要将她踢出警卫厅,所以一群同事之间才没有爆发出大的矛盾。

    警卫厅里每一个人都知道宋青小是不受待见的,大家对她的印象,更多是来自于她的沉默寡言,及弱小无力。

    她工作了一个多月,跟周围的同事并没有私下的交集,仿佛也没有朋友、亲人,独来独往的,今日有人过来找她的时候,尤其是来人的身份,还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人找我?”

    不止是进来唤宋青小的女人感到意外,就连宋青小也觉得有些讶异,她在校期间,曾经想过靠埋头苦读改变环境,因为从小生活环境的差异,她与同学之间隔阂也深,最多也就是点头的交情。

    以往的同学大多进入更光鲜体面的部门任职,她实在想不出来有谁会在这里来找她的。

    “是的。”

    女人点了一下头,喊到人后就转身离去。

    她对宋青小原本生出的一点儿好奇心,随着她制服扣上,依旧变成了众人印象中那个熟悉且不起眼的宋青小后便消失。

    女人走了之后,宋青小将自己的东西放进杂物柜,还在想前来找自己的是谁。

    她想过可能是自己的同学,想到过昨晚找麻烦的两人,但她从更衣室出来时,唯独没有想到的,会是上一次试炼中一起完成任务的五号找上了这里。

    “没想到吧?”

    五号男人看到宋青小的一刹那,有些兴奋。

    他也试炼空间时判若两人,换下了那身令宋青小感到熟悉的蓝纹病号服后,他穿着西装打了领带,头发梳得油亮齐整,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周围人都在下意识的打量他,他却伸手抹了抹头发,露出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手表,得意洋洋的示人,全不见在试炼空间时胆小懦弱之色。

    “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青小在看到五号的时候,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下意识的想去摸身上的匕首。

    当原本应该在试炼空间才会出现的同样试炼者,在现实里也跟着出现的时候,对她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很有可能是桩麻烦而已。

    尤其是在知道了试炼者之间相互竞争,且鼓励自相残杀的关系后,宋青小对于同为试炼者的防备很深。

    “我在试炼中知道了你的名字,出来后费了一番功夫,查到你的。”

    五号仿佛并没有意识到她眼中的警惕,反倒压低了声音:“第一时间买了机票来找你,怎么样,够不够朋友的?”

    宋青小心中一滞,想起了昨晚来自己家里找麻烦的两个男人,这两人才出现不久,五号也紧跟着出现,如果说是巧合,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些。

    这个人看似又傻又弱,实则精明。

    在精神病院场景中,被自己揪出来的那一瞬间,他不慌不忙的分析,借此保命,足以证明此人擅长伪装,城府很深。

    他未必不清楚试炼者之间的关系,也不一定不知道自己对他的防备,却在这会儿找上了自己,宋青小眼中闪过冷意,五号已经自来熟一般,伸手想要来搭她肩:

    “走走走,都是朋友,咱们聊一聊,喝一杯。”

    两人虽然在上一次试炼中合作过,完成了任务,但并不算朋友,五号还险些死在她手里,这种情况下,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好聊的。

    她侧身避过了五号搭来的手,“我们不是朋友。”

    “怎么不是?”五号嬉皮笑脸的,“好歹曾经同患难,这种交情,可没几个人够得上的。”

    周围人实在太多,两人谈的话实在不适宜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及,宋青小走到角落里,五号也跟了过来,她压低了声音,开门见山的问:

    “有什么事?”

    第一次试炼的九人中因为最终只剩了她一个活口,所以并没有其他人找上门,而这一次试炼后,五号的出现,意味着平静的生活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过去式。

    她有预感,五号的出现只是开始,随着试炼次数的增加,将来会有更多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出现在她生活里。

    “我哪能有什么事?”五号先是随口打了个‘哈哈’,“就是觉得烦闷不安而已。”

    他眼珠转了转,“你也知道,我们这样活着,跟刀随时架脖子上的活法是没有区别的,我也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跟其他人说了,人家也是不理解的。”

    宋青小神色不变,并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触动心神,而是直直的看他,在等他下文。

    五号很快绷不住了,他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僵滞,紧接着又露出像是在试炼空间时,宋青小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他额头沁出大量的汗珠,目光也从一开始的飞扬变得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我说的是真的。”

    他强调了一句,宋青小笑了笑,她这笑容并没有达到眼里,仅只是弯了下嘴角,她额前的刘海被她拨到一侧,露出了她那双细长上挑的眼睛。

    她的眼神波澜不惊,这一丝微笑看起来不止没有使她看起来温柔些许,反倒更显疏离。

    “你找错了人。”她不慌不忙的,“我看起来像是跟你有共同语言的人吗?”她直言不讳:“在试炼空间的时候,没杀你,只是因为你没有碍到我的事。”

    “那不是最后也没杀吗?”

    五号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小声的说了一句,见宋青小拧了下眉,显然她并不愿意跟自己东拉西扯。

    “好吧。”五号察觉到这一点,很快垂下了头去,有些挫败的道:“我来找你,确实是有事的。”

    他双手交叠在小腹前,搓了搓:“你还记得上一次试炼完后,那个疯了的护士自杀的情景吧?”

    宋青小没有出声,五号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她手上那把枪,本来应该是那个大汉的,应该是可以自由带出试炼空间的。”张小玉持枪自杀后,五号原本伸手想要去拣个便宜,当时手都快摸到枪了,最后的两秒钟时间,宋青小扔了个东西过去,吸引了五号注意,他下意识躲避的那一下,几人刚好离开试炼空间,令五号与那把枪失之交臂。

    “不瞒你说,每次想到,我都心痛无比。”

    他话里有埋怨宋青小的意思,却又碍于宋青小的实力,并不敢将这丝埋怨表露得太彻底。

    “试炼兑换中,一把枪的价格可足足要100积分。”

    宋青小听到这里,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五号一眼。

    他与宋青小最初见到他时的形象并无二致,依旧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价值不菲,他曾自言自语,说过他将得来的积分兑换成帝国币挥霍,享受人生。

    当然后来五号的表现,证明了这个人善于伪装,说的话大多鬼扯并不靠谱。

    他连一百积分的枪支回忆起来都颇感可惜,这样的人不可能会将能保命的积分,用在兑换毫无意义的金钱上面的。

    上一次试炼中,她的底牌露了大半,从四号手中夺来的长鞭、匕首及术法,甚至于在算计六号的过程中,还透出她心机。

    相较之下,五号除了聪明及隐忍之外,并没有曝露出太多讯息,从头到尾他除了动嘴之外,并没有动过手,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底细。

    宋青小低下头,借着整理袖口的功夫,问了一声:

    “你任务完成后,积分多的是,还用在意这一百积分?重新兑换一支就是。”

    五号眼中露出狡黠之色,反问了一句:“积分多的是?”

    他问完这话,试探般去看宋青小的脸,却见她抬起眼皮,目光里带着似笑非笑的警告之色。

    五号很快想起这个女孩儿在试炼空间时杀死四号、眼镜男的事,心中一寒,又自顾自的将话题转移:

    “能有多少积分呢?不都跟你们一样吗?那些积分,还不够我兑换成钱花了呢。”他献宝一般伸出手来,露出手腕上戴着的表:“你看看,这个就值一百万,这衣服、这鞋,就是这发型,都是专人打理……”

    “你到底有什么事?”

    宋青小将他吹嘘的话打断,五号目光闪了闪,左右看了一眼,最终看着宋青小:“你看,我没拿到那把枪,我这样的人又实在是废物得很,没个东西傍身,也实在是很吓人。你身手比我厉害,从四号那里得到的长鞭,卖不卖呢?”

    他这一趟来,果然是有事的。

    四号从空间里兑换出来的长鞭,试炼空间里也能兑换,需要200积分。

    五号自言自语,他的积分与宋青小、六号是一样的,这证明他是在撒谎。

    宋青小此次试炼有1000积分,包含了杀死四号、眼镜男的奖励,而六号身份有过转变,杀死过持枪大汉,积分应该与两人又不相同的。

    五号既没杀人,身份立场也没改变,假如他既没清除精神病院试炼场景中的‘威胁’,所以并没有获得额外奖励,那么以一开始守护者阵营的人每人1000积分的奖励算,扣除被杀死的8名民众,剩余积分应该是600积分才对。

    如果他真有心要兑换武器,这600积分哪怕不多,但已经足够。

    “买鞭子?”

    宋青小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五号一听她语气并不像发怒的样子,不由心中一安,点了点头:

    “是的。”

    “那鞭子,试炼空间兑换价格是200积分。”四号的长鞭在上一轮试炼中看来,是属于很好的东西,大家当时都算新人,积分并不多。

    但随着试炼难度的增加,这样的武器只能算最普通的物品而已,与真正的好东西之间仍有着很大的差距。

    五号误解了宋青小的意思,他连忙就道:

    “我知道是200积分,”他以为宋青这话,是已经有些心动的意思,“你放心,如果你愿意卖,我绝对愿意给你超出200积分的价格,不会让你吃亏。”

    兴许是急于想要拿到武器,他有些失了平静:

    “你不是缺钱吗?我可以给你远超于积分兑换帝国币比例的价格,只要你开口,多少我都给。”

    他说话时,伸手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帕子,试图去擦额头上的汗水,宋青小听了他这话,不由就笑了起来:

    “给我远超于积分兑换帝国币比例的价格买鞭子?”

    五号点了点头,宋青小就笑着问他:“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花积分去兑换金钱挥霍呢?不是多此一举?”

    她的话音一落,五号擦汗的手顿时一僵,她绕了个圈子,哄出五号的秘密。

    五号有些懊恼自己中了计,正想开口补救,保卫厅里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宋青小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安队长疾步从办公室里出来,一副要外出打扮的样子,严厉的神情下隐藏着些许焦急。

    他的目光在警卫厅里环视了一圈,最终注意到角落里正与五号谈话的宋青小,伸手向她一指:

    “你跟我来。”

    五号还有话没说完,宋青小却已经无意与他纠缠了,她道了一声:

    “借过。”

    五号急忙间从皮包里抽出一张名片,塞进宋青小手里:

    “这里有我的电话,我说的是真的,你下班之后,我们再聊聊这事儿。”

    她心中冷笑,将名片握在掌心里,安队长那边赶得很急,话说完之后已经提步走向了警卫厅大门,宋青小跟过去时,外面已经停了车,安队长已经打开门坐了上去。

    “西郊广寒路发现了两具男人的尸体,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报了警。”

    他双手环胸,看着宋青小也跟上了车,注意到先前与宋青小谈话的五号隔着警卫厅的玻璃墙,仍看着这边,安队长的目光望过去时,五号也并不躲避,还伸手向他挥了挥。

    安队长冷哼了一声,收回目光,有些嫌弃的看她:

    “我这边人手不足,不然也不会带你。”

    他从车里掏出一个夹了笔的本子向宋青小扔了过去:

    “到了之后,你负责记录,不要吓昏了过去。”

    他提到西郊广寒路发现的两具男尸时,宋青小愣了愣,她想起了昨晚出现在自己家门前,被她打晕的两个男人,最后恰好就是被她扔在广寒路的。

    她心里想着事,安队长扔了笔记本过来,看她这样子,便更不耐烦,警告她道:

    “如果你连这样的小事也没办法做,哪怕你试用期没满,我也会让你滚出我的地盘,帝国不需要你这样的蛀虫,白领民众交纳的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