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接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队长说完话,便闭上了眼睛。

    车子发动之后,宋青小将本子与笔收了起来,开始想到安队长提及的西郊死去的那两个男人。

    她有种预感,这两具被发现的尸体,极有可能就是昨晚被她打晕之后扔在广寒路边的那两人,车子一路往西郊驶去,沿路安队长联络了其他附近出勤的警卫。

    宋青小与安队长到了西郊之后,发现尸体的地方已经围了不少人。

    先赶来的警卫已经在尸体周围拉出了临时的警戒线,一些好事者趁机起烘,几个早到的警卫被一群混混围在其中,现场吵得面红耳赤。

    车子停下之后,安队长从车上跳了下来,看到几个被围堵住的警卫,脸色一沉,大步就向他们走了过去。

    他身材高大而魁梧,往人堆外一站,很快引起了众人注意。

    宋青小跟着过来的时候,安队长一手抓着一个闹事的混混往外扔。

    两个被他逮住的男人被扔到地上,摔得‘嘭’的一声,躺在地上直呻-吟。

    “警卫厅办事,闲杂人等让开一些!”

    安队长沉着脸喝斥,一群围着早到的几个警卫的男人顿时将目标转到了安队长身上:

    “西郊发生了命案,一发生就是两起,还是我们的兄弟、家人。”

    一个穿着黑色无肩马甲,露出双臂纹身的男人毫无畏惧向安队长逼了过来:

    “作为帝国的都城中心,警卫厅是不是应该保护我们这些良民?”

    西郊作为案件频发地,每年都有大量的案子堆积,死的人多不胜数,是全帝国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了。

    每年叠加的卷宗一摞一摞的,大多都是不了了之。

    但往年死去的人,大多属于各式各样生活在西郊最底层的人,他们的性命如蝼蚁,没有人会在意,就是有帮派人士火拼出现意外,大多双方会有默契的打扫痕迹。

    这些人私下都有联系,谁家干过什么事,警卫厅方面未必知道,但他们一定心知肚明。

    西郊是属于这些人的地盘,但在自己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不明不白有两个帮派人士死在西郊的广寒路,大家还没找到凶手是谁,难免引起一群人不安的。

    所以最先发现尸体之后,西郊的人就先报了警,并等着警卫厅的人赶来,才有了先前这一场冲突的。

    听到这凶神恶煞的大汉自称‘良民’,安队长不由啼笑皆非。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现场情况不对,警卫厅的人手不足,导致在这一群混混的围攻下略显弱势,不止是他,怕是其他被围起来的警卫听了这话也是要笑出来的。

    这些人身上的案底堆起来厚厚一叠,甚至不排除还沾过人命,自称良民显然并没有多大说服力。

    “警卫厅自然应该保护公民。”

    安队长巧妙的换了个说法,几个大汉却并没有因为他这话而平息怒火:

    “话不要说得太早,既然应该保护,我们这两兄弟怎么死的,你们也得给个说法才对。”

    “我才刚到,连尸体也没看到,怎么给说法?”

    安队长皱起了眉,反问了一声。

    几个被围困在人群中的警卫有男有女,都拿出了警戒棍,一脸狼狈。

    “什么情况?”

    安队长问了话,一个警卫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他身上的制服也在先前激烈的推搡中被撕扯得皱皱巴巴的:“今天接到报案之后,附近的同事就赶了过来,正好看到了那两具男尸。”

    他介绍着情况,宋青小顺着他的目光也探头看了过去,透过人群的缝隙,只看到几条腿。

    她探头出来之后,几个警卫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都穿着同样的制服,大家手里拿的不是警戒棍就是武器,唯独她拿着本子与笔,几个被围住的警卫面露不屑,这个时候,她跟过来,并没有丝毫用处,反倒只有可能添乱而已。

    他没想到这个看似懦弱的新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跟着自己一路走到人群的包围中里。

    “尸体是什么岁数,有没有移动,周围有没有发现可疑的武器?”安队长一连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

    介绍情况的警卫很快将注意力从宋青小身上移开,含糊不清指了指周围的人:

    “但他们人越来越多……”最后差点儿爆发了冲突,所以至今情况到底怎么样,先来的警卫也不清楚。

    “说那么多干什么?看看不就知道了?”

    警卫厅的人一聊开,周围的大汉就不乐意了,有人伸手用力又推打了介绍情况的警卫一下,推得他一个踉跄,直到另一个警卫将他拉住,才免于他摔倒在地。

    “你们不要动手动脚的!”

    被推的警卫强忍怒火说了一声,这里是西郊,对方人多势众,这样的情况下,不忍气吞声并非明智之举,很有可能惹怒这群无法无天的地痞。

    “动手又怎么了?”

    那推人的大汉一听这话,忍不住又推了他一下,其他西郊的人在他举动蛊惑之下,也跟着躁动不安,甚至有人胆大的去试图推撞警卫之中看起来最为强壮的安队长。

    一时之间刚刚才平息的冲突又重新被点燃,宋青小跟在安队长后面,难免也会受到波及。

    这个时候安队长自己都自顾不暇,更别提保护她了。

    推搡中,一个男人抬手往她头上抽来,她身避开,手里捏着的本子与笔却被另外伸手过来的人拍中,‘啪’的一声被拍落到了地上,很快被人一脚踩了上去。

    宋青小看着踩了自己笔记本的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t恤,原本就短的袖子被他撸了起来,挽到了肩上,露出肌肉纠结的手臂。

    “脚拿开。”

    周围骂骂咧咧的嘈杂声里,她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并不像是跟人开玩笑的样子,那踩着她笔记本的大汉听了她这话,先是一愣,好半晌之后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顿时笑得前俯后仰的。

    她跟其他警卫相比,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她的身体撑不起宽大的制服,尤其是站在高大魁梧的安队长身后,像是一只误入丛林的兔子,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足以将她撕碎。

    警卫厅与西郊的人原本就气氛紧张,只是相互之间还有忌惮,目前冲突只是试探阶段而已。

    宋青小的话让那大汉先是笑,紧接着他脸一沉,举手便往宋青小脸上抽了过来。

    他是借打宋青小的机会,给警卫厅下马威,镇住场子,稳住气势。

    安队长注意到身后情况,转过头的时候,一脸惊怒交加之色。

    他既吃惊于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宋青小依旧敢跟着自己一起下车,也烦恼于如今本来警卫厅人数就处于下风,大家左支右绌的情况下还得要分心去注意这样一个人。

    慌乱时刻,安队长扭身出手想拦住那打人大汉的手,这个时候,他要打的不止是宋青小的耳光,还有警卫厅的脸面。

    他还来不及将手伸出去将大汉的手臂拦截,宋青小也抬起了左手,往大汉的右手背抽了过去。

    她这一下别人看来却如螳臂挡车,两人不对等的体形,在她手掌拍到大汉手背时,发出‘啪’的响声后,不少人都觉得像轻飘飘的。

    可那大汉手背被拍,那只胳膊却如遭重击,手背被打中之后,先是发麻,力量被她卸去,身体不由自主的倾斜,那手在半空中被格开落了下来,一时间竟然提不起力气。

    动手的男人吃了一惊,将手收了回去,手背火辣辣的疼,一只手掌不由自主还在轻轻的颤抖,他有些意外的看着宋青小,周围其他人看到他这举动,却以为他主动将手收了回去。

    就是先前被包围住的男警卫在被推打之后,都是选择忍气吞声,并没有起正面冲突。

    宋青小的动手让安队长一连看了她好几眼,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她看起来并没有大家想像当中的懦弱,至少危机关头,她表现得不错,没有丑态毕出。

    “你……”

    那被打的大汉甩了两下发麻的胳膊,当着众人的面被宋青小一下将手格开,让他有些下不来台,虽说先前已经吃了一点儿小亏,让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那么好惹,但在衡量了两人身高、体格方面的差距之后,他仍沉了脸,再次试图伸手过来将宋青小捉住。

    那大汉在动手之前,是早有准备的,手臂上一直用着力,他原本以为就是抓不到宋青小,也不可能再像先前一样轻易被拍开的。

    但这一次也无例外,他伸出来的手再一次被宋青小拍开。

    且他蓄积的力量在与宋青小手掌碰撞时,隐隐有被她压制住的感觉。

    ‘啪’的一声他的手再被拍开时,哪怕他早有准备,但依旧身体一歪,后退了一步才将身体站稳,这下大汉眼中就露出几分警惕之色了。

    气氛一下僵住,接连被拍开两次之后,周围的人都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男人周围的几个混混围了过来,目光不善的盯着宋青小看,一面有人去看大汉,喊了一声:

    “关哥……”

    “好了。”

    安队长看到这情景,连忙出声,把众人的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你们聚在这里,为的是要查出杀死这两人的真凶,而不是要跟警卫厅做对吧?”

    不管宋青小是初生牛犊还是胆大包天,但今日她稳住没有坠了警卫厅的颜面,已经足以令安队长对她另眼相看了。

    他这一张口,宋青小趁机弯腰将落在地上的笔记本和笔捡起来了,大家的目光都在看她,她伸手拍了拍笔记本上被踩的脚印,看了大汉一眼。

    她这眼神平平淡淡的,却不知为何,让大汉浑身寒毛直竖。

    这男人已经隐约觉得宋青小并不好对付,不过当着一干兄弟的面,自己连个女人也抓不住,有些丢脸罢了。

    此时正好借安队长的话下台,大家也不可能真正跟警卫厅起大的冲突,便至此各自退让一步。

    大汉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安队长的话。

    围过来的人让开了一些,几个警卫厅的人都松了口气,直到这会儿,宋青小才看到趴在地上的两具男尸了。

    哪怕还没看到脸,她从两人的衣着、身形,就已经认出这是昨晚被她打晕之后扔出来的两个男人。

    现场环境因为被大部份人踩踏,破坏了线索。

    法医来了之后,根据现场环境、气候,推测两人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

    两人死前都受过伤,但致命的伤都在于颅骨遭人大力击碎。

    勘察许久之后并没有多少收获,随着警卫厅的人陆续赶来,四周聚集起来的西郊的人早就做鸟兽散了。

    安队长无可奈何的让人收拾善后,把这两具男尸抬回警察局再说。

    动手的人越是干净利落,留下的痕迹越少,证明这个案子成为悬案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车上众人都没说话,但大家看宋青小的目光却与以前的鄙夷不同,多了些探究。

    警车回到警卫厅的时候,大家陆续下了车,宋青小最后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她还没站稳,就听到一道女声在喊她:

    “宋青小,好久不见了。”

    这声音有些耳熟,她下意识的抬头,六号双手环胸,站在警卫厅的大门口跟她打招呼。

    她下半身穿着一条墨绿色格子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的腿,上半身配宽松的黑色套头针织衫,一头长发歪斜着扎成马尾,出色的外形令进出警卫厅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在打量她。

    六号对此却并没有多余的半点儿反应,神情有些冷漠,直到她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后,那神情才变了,很快向宋青小主动走了过来。

    她走动时,左手仍抱着右手胳膊,动作不大灵活。

    “今天真是巧了。”

    宋青小看到六号的时候,动了动嘴角,五号今早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料到六号也有可能出现了,但她没想到六号会来得这样快,且与五号一样,直接杀到了她工作的警卫厅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