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你呢
    ..前方高能

    帝都的上东区,并不是宋青小会时常涉足的场合。

    与六号相比,穿着常服的她并不起眼,上来与六号打招呼的人目光很快从她身上扫过,最终落到六号身上,化为殷勤与热络。

    这间饭馆外表并不起眼,但环境清幽,在上东区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开辟出这样一个清静之所,可想而知不是简单的有钱就能办到的。

    饭馆外人并不多,从男人与六号打招呼的情况看来,六号应该姓裴,她出门时今日带的老人是个高手,在自己挑衅之下,却能因为六号的一个眼神便止住干戈,可想而知应该是属于受雇于六号,类似保镖一样,而非家人、长辈的角色。

    能出入这样的场合,身边带个先前老人那样的高手,六号出身应该不错。

    宋青小总觉得这饭馆有些不大对头,在男人与六号招呼时,她不用刻意的用精神力去感受,就已经感觉得到黑暗中有好几道视线从自己身上扫过。

    前方六号仍在与男人寒暄,宋青小在思索的时候,却敏锐的察觉到有人以精神力从自己身上扫过。

    那种感觉十分奇妙难以形容,仿佛她的精神力如一潭平静的水,却被人轻轻点动,荡开了一层层的涟漪,几乎自己都难以控制的感觉。

    她后背泛起细小的寒颤,汗毛瞬间便立起来了。

    宋青小从得到‘临’字术的术诀,修炼了精神力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神识中的精神力有些不受她控制,似是本能的要抵抗这神识的入侵,她的那点儿微弱的精神力,仿佛在这道入侵的精神力面前有种不堪一击的感觉。

    她低垂着头,身上汗出大量汗珠,这群人里面有高手,且已经注意到她了。

    那道缠在她身上的精神力如气流,隐隐有要入侵她意识的感觉,宋青小咬紧牙,装出茫然的样子抬起头,四处望了望。

    她动作很大,事实上在抬头的一刹那,她已经极力控制自己的精神力稳住,那道神识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很快施加在她身上的压力便移开了。

    正与六号打招呼的男人说完了话,很快道:

    “已经替您安排好地方了。”

    先前发生的一切,六号像是并没有察觉,跟着对方的人进了大门后,她还托着左手,看着宋青小笑道:

    “他们家的饭菜都很不错,你好好尝尝。”

    宋青小笑了笑,之前一番神识的交锋虽然并不算真正的动手,但对她来说耗费的精神力却不比动手之后差得多。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风吹来的时候浑身冰凉,夜色下她的脸色泛白,也不知六号注意到了没有。

    两人吃饭的地方是个静僻的包厢中,分别坐下之后,六号上下打量了宋青小片刻:

    “我还以为,你不会跟我出来吃饭的。”

    送餐的人还没来,这间包厢的装饰偏古风古韵的感觉,四周精美的木雕栏外是以不知名的草编织成的帘子半卷,清风徐徐吹来,包间内的灯光恰到好处的柔和。

    “不跟你出来吃饭,你就会善罢甘休?”六号有心想要找她,能查得出来她的生平,她的工作地点,自然查得出来她的住址,她家中还有一个毫无自保之力的母亲。

    昨晚的事情不是意外,六号的到来也不可能仅是为了请她吃饭的,两人对此都十分清楚。

    两人席地跪坐,这种吃饭的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早就被淘汰了,可六号却仿佛习惯了,并没有半分不自在的感觉。

    朱红色的矮长桌上摆着茶壶,桌面上有接水的龙头、茶叶罐等物,六号动作不紧不慢的装茶烧水,听了宋青小的话,并没有反驳。

    “你就不怕,我将你卖了?”

    六号问了一声,接水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盯着宋青小看。

    灯光下,宋青小目光冷淡,那挡着她眼睛的刘海被她抓到脸颊两侧,事实上她长得不错,是很清雅宜人的样貌,但因为她的打扮及气质,让人在看到她的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并非她的长相。

    六号与她对视了片刻,突然笑道:

    “开玩笑的。”

    她虽然说了是开玩笑,但宋青小却并没有笑。

    六号却自顾自笑了一会儿,将茶壶接上水后往电磁炉上一放,伸出未受伤的右手将脸颊托住:

    “你在试炼中可是伤了我,请你吃个饭,不过份吧?”

    “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也是为了大家都能完成任务。”

    宋青小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而尴尬,“更何况你因为‘保护’了我,也换了阵营,所以最终不都还活着。”

    六号听了她这话,虽然仍是在笑,笑容却淡了一些:

    “不过是侥幸罢了。”

    两人都心知肚明,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宋青小与五号身为保护者,六号是狩杀者,在引诱张小玉开枪的一刹那,宋青小打的主意未必是让大家都活。

    无非也就是她一个大胆的举动验证罢了,如果张小玉最终死后任务没有完成,证明六号当时的‘保护’不起作用,阵营没有改变,宋青小让五号带上六号的原因,不过是方便在最后的时间里好杀六号完成任务罢了。

    当时张小玉的枪如果打中六号要害,则顺势借机除去一个竞争对手。

    张小玉的枪如果不准,只伤了六号,既能试试六号能不能改变阵营,也能变相的让张小玉替宋青小将六号重创,让六号失去与宋青小平等对决的资格。

    两人在当时的情况下,算是不死不休的对手,虽然六号处于宋青小的情况下可能也会做出与她一样的决定,但未必会像她一样将事情都算得面面俱到的。

    她心中警惕,不再提起试炼中的旧事,转而问道:

    “对了,五号来找你,为了什么?”

    六号主动提及这事儿,倒正中宋青小下怀了,她抬起头,笑着看六号:

    “他来找我买鞭子的。”

    她说完这话,看六号抿了抿嘴角,问道:

    “你呢?你来找我,又想要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