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意料
    ..前方高能

    在宋青小提到五号想要买鞭子时,六号的神色颇为平静,像是这种情况,她早就料到了。

    一开始的时候,宋青小本来也猜测六号这一趟过来,应该与五号相似,可能也是为了长鞭而来。

    但今晚六号领她来吃饭的地方不大对头,这里有高手。

    能请得起这样的高手坐镇,这样的饭馆,不会太普通。

    那长鞭是四号的,只是试炼空间里最低级的武器罢了,对新人来说,兑换鞭子的价格可能难以承担,但随着试炼次数的增加,这兑换鞭子的两百积分便并不稀罕了。

    至少对宋青小来说,目前她第二次试炼后剩余的积分,也足以让她兑换一根这样的长鞭了。

    对六号这样的人来说,能出入这样的饭馆,本身出身也不错,一根鞭子她未必会十分看重。

    更何况她能在现实中找得出自己,未必不能在现实中找到其他的试炼者,普通人要想拿到空间的武器不容易,但对某些人来说,却又并不是十分艰难的事。

    六号这一趟过来,可能看不上这根长鞭,反而会看中其他的东西。

    宋青小眼珠动了动,她身上有什么值得六号觊觎的?

    积分?

    不处于试炼空间里,杀人之后不知道积分能不能抢夺,她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也是感到十分好奇的。

    如果六号不是为了积分而来,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临’字术了。

    六号曾经看到过自己使用‘临’字术,且被自己的‘临’字术控制过,术法的奇妙之处,不止是令宋青小感到激动,六号好奇,也是情理之中。

    可惜这两样东西,无论六号好奇哪一种,她是一样都不能给的。

    宋青小在问话的时候,心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哪知她话音一落,六号就撇了撇嘴角:

    “你可以放心,我想要的,不是鞭子。”

    桌面上烧的开水已经开了,沸腾的热水冲顶得茶壶盖子发出‘咕咕’的声响,六号提水冲茶,袅袅的雾气中,她眼皮垂搭着,那张脸庞在雾气熏托下,显出几分疏离与冷漠:

    “我想要买的,是你那把匕首。”

    她如果提出‘临’字术法、积分亦或是其他,都在宋青小的预料之中,但她却偏偏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顿时令宋青小怔住了。

    这把匕首对于宋青小来说,意义非凡,这是杀她的凶器,也是使她进入试炼空间的一个关键,她要想凭这把匕首找出背后杀自己的人。

    六号一开口便提到了它,宋青小很快回过神,皱了下眉头:

    “匕首不卖。”

    她断然拒绝,六号倒水的动作顿了片刻,紧接着那‘哗哗’的水流声又响了起来,她似是对宋青小的拒绝有些遗憾,宋青小注意到,她倒水的动作抖了抖,那热水溅了两滴到桌面上,又被她不着痕迹的以手肘抹去了。

    “真可惜。”

    她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家学渊源,我从小习武,这样一把近身作战的匕首,实在很适合我。”

    宋青小没有出声,心里却因为她的话而更加疑惑。

    从六号这段话里,不难听出她透露的一些信息,家学渊源、从小习武,光这两样,便排除了帝国之内大部份的人了。

    她为了匕首,说出这样一番话,可见匕首对她来说确实是十分重要了。

    但空间的武器里,兑换的项目中也有匕首这一选项,如她所说,真的近身作战的匕首适合她,那她随时可以兑换,没必要大张旗鼓找到自己来买的。

    自己杀四号时,她躲在暗处,当时既然看见了自己使用秘术,必定也看到了被自己握住的匕首。

    六号冲着匕首来,甚至不提积分、秘术,可见匕首对她来说,兴许比后两者还要重要得多。

    她是认出了这匕首,还是认识与这匕首相关的人,甚至可能与杀自己的凶手有关呢?

    宋青小想到此处,浑身紧绷,藏在桌子底下的手被她握紧了,她抿了抿嘴角,气氛一时之间有些紧绷。

    茶壶嘴里冒出来的热气带着茶叶的清香,将两人的神色都掩住了,屋外清风轻轻的吹,那编织的精美半垂草帘被吹得不住与雕栏碰撞,发出‘嗒嗒’的声响。

    头顶垂吊下来的灯也在风下轻轻晃荡,那灯光移动中,将两人身影左拉右扯。

    正在尴尬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送菜的人过来了。

    饭馆的人出现打破了这一场沉默,这一顿饭吃得宋青小心中疑惑重重,席间六号并没有再提及匕首的事,而是安静的埋头用餐,仿佛从头到尾并没有提过想要买宋青小手中匕首的要求。

    用餐完后,两人出来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饭馆门后,白天在警卫厅看到的老人正站在车旁等着。

    六号看到这情景,又看了看宋青小,似是有些歉疚:

    “实在对不起了,家仆担忧,已经提前来接,不能送你回去了。”

    “没关系。”

    宋青小摇了摇头,五号、六号接连出现之后,意味着她平静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她有预感今晚可能会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发生,经历过生死之后,她对于这种事情的感觉总是特别的敏锐。

    六号听她这样说,又仔细端详她的脸色,却从她脸上难以看出什么端倪,最终放弃了。

    老人看了宋青小一眼,将车门替她打开,六号伸出右手压了一下裙角,突然转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那你路上小心了。”

    宋青小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一向都很小心。”

    六号听了她这话,发出一声清脆的笑声,紧接着在老人的扶持下上了车。

    那老人随即也跟上了车,车门关好后,前座的司机便发动了车辆,六号坐在车里,透过特殊的玻璃车窗往外望。

    宋青小仍站在饭店的门口一动不动,灯光下她的背影被拉得很长,与周围建筑的倒影相融合,与这清冷的夜景有种异样和谐的感觉。

    她不是明艳动人的长相,却不知怎么的,跟她相处越久,便越难忘记她的模样。

    美丽出众的皮相六号看得多了,但像宋青小这样特别的,却又很少。

    她想起了宋青小那双眼睛,如平静无波的水面,里面却又藏着足以伤人的暗流。

    “您说,她察觉了没有?”

    那一直没有开口的老人也跟着六号的眼神往外看了一眼,六号拨了拨头发,“察没察觉,又如何?”

    她今晚请宋青小吃饭,本来就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她应该很清楚,自己查出了她的生平,查到了她的住处、工作场所,知道她有母亲,她来不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果她逃了,会不会将来记恨您?”

    老人说到此处,语气一沉:

    “是个很有潜力的高手,如果这样的人逃脱,可能将来会报复您的。”

    他今日跟宋青小打过照面,想起那双眼睛,不知为什么,令老人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他的目光落到六号受伤的肩头:

    “您曾说过,这个人心思很深,心机也有,又有天份……”

    “不用担忧了,”六号十分笃定的摇头,又回头去看窗外,车子已经开出很远,绕了个弯,早就看不到宋青小了,可她依旧能感觉得到宋青小气息的存在,那种感觉令六号隐隐有些不大舒服,她皱了下眉头:

    “楚家不会失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