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梁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青小将意识内的提示浏览完,将注意力转到了甲板上。

    她与六号年轻男人的距离已经拉远了,其他几个正动手的试炼者也被场景中的人物出现分开。

    ‘咚咚咚’的一阵脚步声响起,又有一群人估计是听到了甲板外的响动,从船舱里出来。

    宋青小转头去看,这群刚出来的人约有十五六个,为首一个男人被一群男女拥护在中间,年约五旬,穿着白衬衣,戴着渔夫帽,身材高大,胡子花白,目光炯炯有神,将甲板上的众人都扫了一眼。

    他身旁离得最近的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女郎在看了宋青小等人之后,踮起脚尖在这男人耳边说了几句,几人距离隔得有些远,再加上海上风大,船的发动机声音又不小,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刻意压低,哪怕宋青小集中精神力,也只隐约听到她在说:

    “……雇佣来……寻找……实验……”

    男人听她说完,下巴点了点,跟他一起从船舱里出来的人便向宋青小等人围了过来。

    这七八个男人身高都很高,从呼吸、身材及目光看来,这些人都非等闲之辈,最重要的是,在男人说话的时候,这几人都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宋青小注意到有几人手已经搭到了腰间,他们腰上的位置鼓了一处枪支的形状起来。

    哪怕这些人没有说话,但依旧令试炼者之间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危险,先前众人还相互防备、偷袭,此时一受到场景中的人物威胁,几人互相之间交换了一个眼色,都不约而同的靠近了一点。

    “大家在同一条船上,都是为了一样的目的,在事情办妥之前,我不希望出任何意外。”

    男人伸出手来,警告着几人:

    “不要再打闹,谁要是再不听话,在到达岛上之前,我先将你们丢进大海里面。”

    他说到这里,目光挨个从船上的人脸上扫过,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下意识的别开了脸:

    “听到了吗?”他问话的时候,跟在他身旁几个人大气也不敢喘。

    “听到了。”

    场景中先前制止打斗的几个人率先点头,紧接着宋青小等试炼者也跟着点头,那男人才不耐烦的看了几人一眼,点了点手指,那几个将手搭在枪上的男人得到他命令后,才将手从腰上放了下来。

    男人警告完众人后,又领着一群人回了船舱里面。

    宋青小听到身旁有人夸张的松了口气,她转过头,就看到七号伸手拍了拍胸,似是留意到她的视线,转了头过来眯着眼看她:

    “好险。”

    六号年轻男人依旧神情阴鸷站在约离宋青小两米开外,他手还握成拳,那条沾了血的领带被他动作缓慢的取了下来,他毫不犹豫的重新又挂回了脖子上面。

    大家进入试炼空间后,资源稀薄,杀人的武器等除了就地取材之外,一切都需要以积分向试炼空间兑换。

    而在试炼的过程中,兑换系统并不打开,这个时候自身带的每一样东西都十分珍贵了,六号年轻男人脖子上的领带必要时,兴许可以勒死一个人,他当然不会轻易将其扔掉。

    六号年轻男人将受伤的手握成拳,放到眼前打量了一眼。

    这一会儿功夫,他手上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但依旧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来。

    那伤口并不深,只是皮肉裂开,上面又残留着斑斑血迹,看上去便比实际的伤势更严重的感觉。

    从两人动手到现在,时间只过去一会儿,那血便已经止住,足以证明六号年轻男人的身体素质不差,极有可能与宋青小一样,体质经过了强化。

    这一点从他先前出拳的速度与力道就看得出来,动作很快,出拳时还未接近,那拳风便已经先袭来。

    “你小心一点。”

    他受伤之后,显然非常不痛快,哪怕经过先前的男人警告,没有再动手,却仍出言威胁。

    七号站在宋青小身侧,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宋青小听了男人的话,含笑抓了抓头发:

    “我一向很小心的。”

    年轻男人听她说完,冷笑了一声,抓着伤手转身离开。

    船舱里是之前那个男人的地盘,在没弄清楚事情的情况下,试炼者并没有冒然进入,年轻男人选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来,他一走后,宋青小也靠着船舷坐了下去。

    令她觉得有些诧异的是,七号并没有走,反倒也学着她一般,跟着盘腿在宋青小身旁坐了下来。

    “太阳好大,你有防晒霜吗?”

    她穿着一件红白条纹的短袖t恤,下半身配牛仔短裤,一头刘耳短发,坐在宋青小身旁时,双手环肩。

    虽然知道七号不可能是真的问她防晒霜,但宋青小听到她这样问话时,依旧不由生出啼笑皆非的感觉。

    “没有。”

    大家进入试炼,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谁又有功夫会去准备这些东西?

    少女似是早就料到了她的答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露出一对虎牙,手撑着地起身:

    “这样啊,那我去问问他们好了。”

    她拍了拍屁股,向场景中先前出声阻止试炼者打斗的几个人走了过去,宋青小看到七号很快与这几人搭上话,她问起‘防晒霜’,那几人往船舱的方向指了一下。

    其他几个试炼者冷眼旁观着这一幕,也有人见到七号的举动之后心中一动,也学着她与船舱上的人搭起话来。

    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谁先得到第一手资料,就对谁有利,自然想趁机与场景中的人物套个近乎,把情况套出来。

    但事情好像并不顺利,除了七号问起‘防晒霜’这样无关紧要的小事得到了这些人的指点外,六号年轻男人试图在搭讪时,却得到了众人的冷脸。

    兴许是因为试炼者进入场景后打斗的行为受到了男人的警告,使这几人也差点儿遭受连累的缘故,使这几人对试炼者都非常不满,且将这种不满已经表露到了脸上,到了后来大家分成几拨团体,各自坐开。

    七号往船舱的方向走了过去,她人还没靠近,便很快被船舱门口守着的人拦住,先前跟在男人身边那个身材婀娜的女郎出来,七号露出笑容,比了个涂抹防晒霜的姿势,被女人直言拒绝。

    吃了个闭门羹,七号泱泱的退了回来,也学着其他人一样,找了个角落坐下。

    宋青小看到这一幕,便闭了闭眼。

    她体力、精神力在先前进入试炼空间时被人追杀的过程中有一定消耗,此时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休息,将精力补回来。

    船舷的阴影为她挡住了一部份太阳的暴晒,海风吹拂之下,哪怕有六号年轻男人森然的眼神不时往她这边看,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年轻男人就是有气也不敢贸然动手,宋青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太阳已经要落下海平面,周围的温度随着光线的昏暗也降了下来。

    船上传来饭菜的香气,宋青小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扫了一眼甲板上,试炼者中,斯文学者、西服男、六号、七号都不见了踪影,留了她、寸板头及上了年纪的女人在外面。

    睡了小半天的功夫,她脸晒得有些痛,不过精神却养了回来。

    船舱里很快有人抬了大桶饭菜出来,甲板上的其他人都连忙站了过去,而消失的斯文学者几人依旧不见出现,寸板头、女人依旧坐着没动。

    宋青小学着那几人的样子,也过去排在了队伍里面,前面有人在小声的抱怨:

    “都一样是受雇于周先生,为什么他们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却要在这外面吃大锅的饭菜?”

    这样一句简单的抱怨,宋青小却听出了另一重意思来。

    也就是说,这一次试炼,不管是试炼者,还是眼前这群场景中的人物,都是同样受雇于一个名叫周先生的人物。

    这个周先生,极有可能就是先前在大家打斗喧哗时,出来制止众人吵闹,指挥得动那一群持枪大汉的老男人。

    如果宋青小猜测正确,那周先生曾经说过,即将要到达岛上,证明这一趟目的,至少他是十分明确。

    雇佣了这么多人,可能他知道岛上有什么样未知的风险。

    而雇佣的人中,也分成两等,一等应该更亲近些,以先前跟在周先生身侧的人为主,可以自由进出船舱,食物等级也不同。

    另一等就跟这群人一样,活动范围以甲板上为主,吃的饭菜也是大锅菜。

    “有吃的就不错了。”

    抱怨的人话音一落,另一人就小声的笑了起来:

    “这一趟报酬丰厚,完了之后回去什么样吃的买不回来?”

    他这样一说,抱怨的人也转怒为喜,跟着笑了起来。

    宋青小不动声色,看前面几人打好了饭菜站到一旁吃去了,她也学着几人的模样打了饭菜吃了起来。

    一直没动的寸板头与女人见到这样的情景,也跟着起身过来排队打饭。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甲板上的几人开始相继往船舱一侧走。

    填饱肚子之后,宋青小也开始在船上转了起来,准备先将环境熟悉。

    这海船极大,分为上下几层。

    除了中间有人把守,供周先生等人进出之外,一楼两侧是小房间,上面写着每人的名字及房间号牌,并不限制众人走动,应该是供受雇佣的人歇息的地方了。

    宋青小从右侧走过去,恰好就与之前一直消失的斯文学者迎面碰上。

    两人碰面之后,相互都有些警惕,各自侧身让开一条路,并没有打招呼。

    宋青小转了一圈,终于在一楼的左侧第五间找到了上面写着自己名字的房间。

    门上了智能锁,她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扫描指纹的电脑识别系统上面,‘咔’的一声开锁声传来,门‘吱嘎’着一下就打开了。

    刚一开门,一股冷气便扑面而来,里面没开灯,漆黑一片,还夹杂着‘霍霍’的声响,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是白天的时候,这样的冷气恰到好处,但入夜之后,气温陡然降低,被这冷气一吹,宋青小下意识打了个哆嗦,感觉身上汗毛都立了起来。

    屋内的黑远比外面更甚,伸手不见五指,水浪击拍船舱底部的沉闷声传来,如怪兽的低沉咆哮船,给这夜晚增添几分阴森之感。

    宋青小伸手去摸屋内的墙壁,船内冷气打得很足,她手一伸进去,仿佛比外面温度还要低一些,她摸到了开关,‘啪’的一下将灯打开。

    与现代化的门锁、功能强大的制冷系统截然相反的,是房间内的装饰布置,一看就已经过时老化。

    房间约五六平方米,摆放了一张钢丝床,内部附带了一个小型的卫生间。

    头顶的装饰吊顶已经斑驳脱漆,空调的出风口正往外送着肉眼可见的白色冷雾,头顶垂吊下来的灯泡上蒙了一层灰,使得这看起来瓦数并不大的灯泡越发暗淡。

    宋青小进了房间,那冷气太大,出风口的叶片已经凝结出了厚厚的冰霜,出风口的风扇叶受这冰霜影响,出风时才会发出先前令人感觉到古怪的‘霍霍’声。

    她想在房间里找到关闭空调的开关,转了一圈,在卫生间的门口找到了一个隐秘的电脑控制板。

    将温度调高了一些后,空调出风口的力度小了一些,再加上门一打开后,冷气争先恐后往外跑,温度很快便升了上来。

    随着温度的升高,出风口的叶片上凝结的冰霜开始慢慢化去,那些细小的冰晶化为水珠,以极其折磨人的速度‘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卫生间以一道破旧的木门遮挡,那木门经过潮湿的腐朽,已经有些软烂的感觉,手摸上去,仿佛指尖都掐进了木头里面,一松开手上都能搓出残余的碎屑。

    里面仅容一人洗漱,已经被刮花的洗手间半身镜照出后面的墙壁,墙壁上被挖空了一块约500*500毫米的正方形嵌了玻璃,望出去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

    白天的时候还好,夜晚并不明亮的镜前灯的光照下,宋青小站在镜前的时候,透过模糊的镜子,似是看到身后的大海外有什么东西张牙舞爪的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