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套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人应该是对险些摔倒一事有些怀疑,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露脚趾的拖鞋,她所踩的地方并没有绳索或是绊住了她脚步的障碍物。

    在她即将跌倒时,宋青小离她有数步之遥的距离,在确定了地上没有能令她踩绊的东西后,她很快抬头道了谢。

    宋青小当作自己没看到她的动作,微笑着摇了摇头,放开了她的手臂。

    这女人转了转手腕,上下打量了宋青小一眼,显然已经认出了她就是周先生雇佣的人之一。

    “为什么没去那边喝一杯?”

    白天时虽然只见了一面,但从当时女人的言行举止,仍是看得出来她并非性格热络的人,七号借要防晒霜的借口去寻她时,也被她很冷淡的打发了回来。

    此时可能因为先前宋青小扶了她一把的缘故,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令她神色间的冷意融化了些许,站稳之后抓了抓头发,问了一句。

    “有点吵了,想安静安静。”

    外面热闹的情况吸引了很多人,但这个女人直到此时才出来,一出来之后径直找了与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可想而知她应该是不喜欢这种吵闹的。

    宋青小这样的回答令她愣了一愣,好一会儿之后她点了点头:

    “确实有点吵,不过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是一趟收获之旅。”

    她话里透露出的意思值得人玩味,宋青小将身体倚向船舷一侧,揣摩她话中的意思。

    女人也跟着靠了过来,可能船上她能谈话的人也不多,今晚碰到宋青小,看在她出手扶了自己一把的份上,破例多说了两句:“也就最多半个月时间而已,忍一忍就行。”

    “周先生好像提过,即将要到达目的地。”

    这个应该不是禁止提到的问题,毕竟白天警告刚进入场景的试炼者们时,周先生自己也提到过这样一个问题。

    女人点了点头:

    “是的,今日周先生看过行程,最多还有三天,我们就会进入海岛的。”

    话谈到这里,总算是进入了正题。

    宋青小心中一喜,但女人看起来防备心极重,并不是好套话的对象,可能自己心底的疑问她是心知肚明,如果自己单刀直入的问话,兴许会被她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去,错失这一次与她交谈的机会。

    她并没有急着去问海岛的问题,而是转而提及周先生本人:

    “说到周先生,我倒觉得在此之前有些印象,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宋青小随口扯出一段话,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想过女人应有的反应。

    如果她面露诧异,到时自己便以‘记错’为借口便行。

    她话音一落之后,那女人大有深意的看了宋青小一眼,也学着她的模样靠着船舷,目光有些迷离:

    “周先生是周氏生物科技公司的负责人,时常出现在各种各样的报刊、杂志里,你就是见过,也不稀奇。”

    海风将她微湿的头发吹干了一些,几缕发丝贴在她脸上,她面向大海,阴影与夜色成为了挡住她神情最好的装饰品:

    “他做过很多慈善,投资了不少项目,都是很赚钱的生意,周氏生物科技在基因方面的研究更是享誉国际。”她顿了片刻,“我也是他的慈善受助者之一。”

    女人说到这里,其实已经透露出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她提到自己是周先生慈善的受助者,而非受益者,不知是不是宋青小疑心太重的原因,她总觉得女人说这话时,有些问题。

    但通过这一句话,宋青小也听出了她与周先生之间的关系,并非单纯的老板与员工而已。

    周先生是有钱人,有不少投资,名下有生物科技公司,以研究基因突破为主。

    女人是受过周先生益助的人,如今跟在周先生身侧为她办事。

    从这一点看来,也就是说周先生在‘耕耘’之余,也有‘采撷’果实的先例。

    周先生是十分知名的成功人士,出行雇佣得起这样多人,甚至其中不乏有持枪的大汉,便不难理解了。

    但令宋青小疑惑的是,这样一个大忙人,有投资、有公司,忙着赚钱之余,还要兼顾慈善,时常出现在报刊、杂志接受采访,为什么会请了这么大一拨人,亲自出海前往一个岛呢?

    她想到了女人提到的投资。

    女人之前一语双关的提到过,这是一趟‘收获之旅’。

    因此可以推断出,岛上可能有什么对于周先生来说重要的投资或是事业,已经到了丰收之时,促使周先生有了这一趟海岛之行。

    带了这么多保镖、学者,还雇佣了许多看起来就像是搬运的苦力工人,海岛上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了解到这里,宋青小试探着开口:

    “周先生对这一次的行程,像是格外看重的样子。”

    “那是当然。”

    女人失笑了一声:

    “毕竟是研究了十几年……”

    她话冲口而出,意识到说错了话时,很快将剩余的半句话憋了回去。

    女人缓缓站直了身体,她先前趴在船舷上时,体态妖娆,身体柔软似是极具韧性,仿如无骨一般,此时站直之后便与先前判若两人。

    兴许是察觉到了宋青小在套她的话,她转过头来,目光有些冷。

    她站的位置,甲板上的灯光是直接照不到这里的,仅透过来一些微弱的光影,她的脸一半在光影中,一半则是隐藏在黑暗里,那双眼睛可能是因为大海的映衬,在夜色下显出一种黑到泛蓝的色泽,盯着人看时,给人很大压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宋青小从她神情就看得出来她是生了气。

    气氛一下僵硬了起来,女人抿着嘴唇没说话,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雪莉?”

    女人神情一变,下意识的转头,宋青小也跟她一样,将头转往声音发源地,就看到白天时看到在众人簇拥下的周先生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站在约七八米远的地方,笑意吟吟的看着两人站立的方向:

    “找了你半天,结果你躲在这里。”

    他什么时候来的,两个女人都没注意。

    宋青小是一心一意在想着要套女人的话,怕自己说错了一句便令女人生出警惕,得不到有用的消息,便没有注意周围的举止。

    这周先生走路并没有发出声音,甲板上又吵得厉害,以至于他都要走到跟前了,如果不是主动招呼女人,恐怕宋青小都没发现他靠得这么近了。

    “周先生。”

    被称为‘雪莉’的女人脸上露出笑容,往周先生的方向走了过去,气质很快从先前的冷淡变得恭敬:

    “您怎么出来了?”

    “听到外面热闹,出来瞧瞧的。”

    雪莉走到他身旁,扶起了他的手臂,周先生也不挣扎,只是笑着问:

    “说什么呢?难得看到你跟一个人如此投机。”

    他说话时,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那眼神带着些许猜忌与怀疑,还带着一点儿恶意。

    宋青小心中一紧,想起白天时他警告相互偷袭的试炼者时说的话,他曾说过要将‘不听话的人扔进大海’,不听话的标准,是由他来定。

    船上是他的地盘,持枪的大汉们都是他的人,如果周先生对自己生出杀意,这样的情况下宋青小很难与他抗衡。

    哪怕凭她现在的实力,少数的几个普通人她并不畏惧,但船上看样子周先生身边的人都是练家子,就单雪莉一个人,身手就应该不差。

    更别提船上还有几个心怀各异的试炼者,如果她得罪周先生,这些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她这个竞争者提前联手弄出局。

    要是到了岛上,或是临近岛上了宋青小倒不怕,但据女人所说,这里离岛上应该还有一段行程,在之前提到船上吵闹的问题时,她曾说过,周先生研究过航程,离进岛还有将近三天的样子。

    周先生的目光仿若雷达一般,落到了宋青小身上,仿佛要将她打量得仔仔细细。

    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宋青小只觉得后背泛起细小的寒栗,她手臂、后背冒出一层层的鸡皮疙瘩,汗毛也一根根竖起,丝丝冷流从毛孔中沁出。

    这一刻她的大脑拼命的转动,让她想着脱身应对的方法。

    今晚有些大意了,她先前套女人的话,雪莉应该是看出来了,两人最后的气氛已经有些不大对劲儿,如果周先生此时问话,雪莉将两人刚刚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宋青小今日恐怕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

    心脏‘砰砰砰’的开始加速跳动,她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其实额角、鼻尖已经出了一层细汗,又被风吹干。

    雪莉的目光也跟周先生一样落到宋青小身上,她低眉睑目的,模样似是十分恭敬。

    周先生的视线转回到雪莉这里,雪莉听他问完,恭声答道:

    “听到外面有些吵闹,出来看看,差点儿摔倒了,这位女士扶了我一把,顺口聊了两句。”

    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雪莉并没有说出先前两人先前聊天的内容,也没有提到她旁敲侧击打听海岛的情景,周先生听她这样一说,眉梢轻轻皱了一下,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

    这样的表现,是他对雪莉的话有些怀疑。

    有怀疑是件好事,证明先前宋青小与雪莉说话时,他并没有听到两人具体的聊天内容,只是猜测而已。

    “那你有没有谢谢人家?”

    “谢过了。”

    雪莉点了点头,提到‘道谢’时,她的神情依旧十分冷淡的样子,并不像是对人有亲近好感的神情。

    她附在周先生身旁,小声的提到宋青小的身份:

    “她姓宋,叫宋青小,家境贫穷,只有一个母亲,出于对学费的担忧,报名进入了这一次应征,通过条件,合格之后被招募进队伍里。”

    宋青小聚精会神,听她与周先生小声的介绍自己,周先生眼中的怀疑之色淡了一些。

    “应该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穷人,提到说您有些面善,并不知道您上过报章杂志,对您身份不大了解。”

    她说到这里,彻底打消了周先生心中的疑虑。

    宋青小无论试炼内还是试炼外都穷困潦倒的身份看起来与周先生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从雪莉的话中也知道她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不可能跟雪莉有什么关系。

    再加上周先生过来时,确实看到两人气氛并不像和睦交谈的样子,因此他很快消抹了心中的那一丝怀疑,不屑于再跟宋青小多说什么。

    确认她没有对自己的行动有所了解之后,便冷淡的带着雪莉离去。

    这两人走后,宋青小长长的松了口气。

    雪莉会为她遮掩,开始令宋青小讶异,但想通之后又并不觉得稀奇。

    毕竟她虽然打探了消息,主动套了雪莉的话,但透露了消息的是雪莉本人,她供出了自己,她也未必有好果子吃。

    所以周先生在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她聪明的选择了隐瞒,保住了宋青小,同时也保住了她自己。

    不过从这一件事可以看出,雪莉对周先生如此忌惮,证明此人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连身边受他慈善举动帮助过,且回头反哺的人都对他这样畏惧,可想而知此人有多可怕。

    套到了一些重要的消息之后,宋青小并没有在甲板上停留下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她转身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了过去,她准备回房之后再好好消化刚刚得到的消息。

    回到房间门前,她刷了指纹进入房间,屋内空调温度已经下降了许多,但仍然很冷,且因为冰霜融化的速度,屋内透着一种潮湿的感觉。

    床上摆放着周先生等人为他们这些受雇佣的人提供的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宋青小进洗手间冲了个澡,出来躺在床上时,才开始整理今晚得到的消息。

    首先毫无疑问,周先生是个有钱人,十几年前曾经在岛上投资过某项事业,如今到了‘收获’之期,所以雇佣了一群人前往岛上收割胜利的果实。

    但在前往海岛的途中,周先生对这件事隐瞒得很深,且在路途都十分忌讳别人知道的样子,可想而知岛上的东西对他一定非常重要,且不能走漏了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