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上钩
    ,精彩小说免费!

    虽说海鱼成群结队出现的情况并不罕见,相继咬饵也算寻常,但在此之前一直没有收获,此时却一下几只竿都有了收获,联想到几天前雪莉曾说过,周先生根据航程推算还有三天上岛的情况,便显得有些蹊跷了起来。

    那鱼线先是一坠一坠的晃,紧接着顷刻之间疯狂的抖动了起来。

    海里有鱼拉拽着鱼线,很快将竿拉弯,宋青小还来不及将手里的饭盒搁下,那鱼竿在鱼的挣扎下仿佛要折断了一般。

    水面传来浪花扑腾的声音,有鱼跃出水面。

    船舷的底部有‘咚咚咚’的敲击声传来,好似有许多人手持锤子在凿击着轮船,动静大得就连在船舱里的周先生等人都忍耐不住,从船舱里出来。

    鱼竿因为不堪重力的拉扯,发出‘嘎嘎’的声响来,像是要断裂一般。

    因为船是要出海的,船上配备的鱼竿质量都不错,可此时却像是不堪负荷,鱼线绷得很紧,最先咬饵的那一支鱼竿在七号话音刚落不久,像是终于支撑不住,线‘啪’的一声断掉,鱼竿‘嗖’的一下弹了回来,还在不停的颤。

    “这……”

    这一切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船上除了试炼者外,其他受雇佣者多多少少有在海边生活的经验,熟识水性,看到这一幕,有人刚扒了一口饭,忘了将饭咽下去,便含含糊糊的道:

    “什么鱼,这么凶悍。”

    宋青小果断将盒饭一搁,连忙赶到船舷边,水面不停有浪花溅起,海水底下黑黝黝的一片,仔细一看,那是成群结队的鱼浮在海水下面,成群结队密密麻麻的,放眼望去,恍惚似是看不到尽头一般。

    七号等人看到她的举动,相互对望一眼,也极有默契的放了手中的盒饭赶了过来,学着宋青小的样子,趴在船舷边看。

    这个时候除了鱼线断掉的鱼竿没有动静外,其他鱼竿仍有鱼咬着饵,且异常凶悍,咬住便不张嘴的模样。

    宋青小先是将鱼线以电动收线的方式改为手动,一上手后,那滚轮便‘哗哗’的乱转。

    船下咬饵的鱼力大无穷,似是不止一条上钩,她心中一沉,手上使力将情况稳住,这才开始收线。

    那鱼竿越来越弯,线也越收越短,船底下‘咚咚咚’的敲击声更沉、更密集,船身微微晃动,众人看得瞠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

    大家的心情便如那被收紧的鱼线一般,正紧绷着的时候,突然身后周先生不悦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

    众人的注意力原本都集中在船舷边,突然听到这声响,都吓了一跳,除了试炼者外,其他受雇佣者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来,宋青小及其他试炼者仍皱着眉,盯着海面看。

    周先生受到了这样的忽略,一脸不快,不由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句:

    “怎么回事?”

    他说话时,声音里已经有怒气透了出来,同时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些持枪的壮汉也一字排开。

    与此同时,第三根鱼线在紧绷之后,‘嗖’的一下也跟着断裂开来,力量作用之下,鱼线恰好往西装男站立的方向回弹,他本能的伸手试图挡脸,下一秒‘哗啦’的一声水花响起,一只手腕粗细的东西衔咬着鱼线破水而出,如箭矢般直往船舷旁冲了出来。

    这东西来势如闪电,力气又大,一冲之下跃出水面将近两米长,直扑船舷方向,宋青小看得分明,它跳了如此高,身体却仍有一截在水里面。

    它跳上来后,缩短了鱼线与它的距离,那本被拉弯的鱼竿‘哐’的一声弹回原处,‘嗡嗡’直颤。

    电光石火之间,它冲出来的方向是往七号而去,七号冷不妨看到这样一条鱼,先是一惊,接着本能要躲,宋青小见状厉声便喝:

    “别躲!把它留下来。”

    听了她的话,在鱼飞身上来时,七号毫不犹豫伸出手来,她这一下并非宋青小想像中的留鱼,而是手一挥,试图将鱼往宋青小的方向拨来。

    但她手接触到鱼身的一刹那,七号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声音里带着痛楚与怒色。

    那鱼被她手掌挥到,往宋青小的方向跌。

    从七号先前抑制不住的声音中,证明她应该是空手接触鱼时吃了一点儿亏,应该是受了些伤。

    鱼摇曳摆尾,带着腥气与海水被她挥着往宋青小冲来,经过七号的教训,宋青小自然不准备空手应付,而是飞快的从腰后摸出了匕首,用力往鱼身上扎了过去。

    匕首在碰触到鱼鳞的一瞬间,发出类似于刮到钢铁等坚硬之物的刺耳响声。

    先前在水中与鱼抗争时,宋青小便知道这鱼力气不小,可真正面对面的力气比拼,她才知道这鱼的力气有多大。

    她加大了手上的力气,匕首的刃尖划破坚硬的鱼鳞,她用力将鱼头刺中甩开。

    一击之后,宋青小硬生生的将鱼的冲击力挡了下来,得手之后她匕首挑着鱼头,用力将鱼往甲板上甩。

    鱼通身呈深褐色,身体约有女性手腕粗细,长约两米,可怕的是它身上长出一根根森白的骨刺来,像是鱼刺扎破了**一般,下坠时还在甩尾试图挣扎,周围人看到这一幕,忙不迭的躲闪。

    最终鱼‘哐铛’一声落在甲板上,将甲板砸得一颤。

    挣扎之中,鱼摆首将宋青小扎进它肉里的匕首甩开,众人下一刻正准备凑上来围观,哪知那鱼尾巴一掂,上半身竟然‘嗖’的一下便昂首直立了起来,如蛇一般。

    ‘嘶’,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鱼稳住身形之后,竟然主动倾身往围观的人攻击了过来。

    它嘴里还咬着饵不放,这一凶悍的举动令围观的受雇佣者忙不迭的四处逃散。

    宋青小站在它正对面,它昂着上半身率先攻击的是宋青小,宋青小只是想将它弄上船,想搞清楚一些情况,此时鱼已经弄上岸,她自然就撤身后退,准备把收拾鱼的机会留给别人。

    哪知她后退一步之后,那鱼却像是记仇一般,仍拉长身体往她袭击过来,这种情况倒是罕见。

    这东西力大无穷,身材粗壮而结实,她留意到这鱼尾很长,如钢针一般,针尾抓进了甲板,牢牢将甲板扣住稳定身形,将强而有力的上半身支撑了起来。

    它只认伤了它的宋青小,却对一旁的七号不管不顾,宋青小目光一沉,发现躲闪也没用后,索性又将匕首握了起来。

    鱼头再次往她袭来时,她不退反进,匕首往鱼头扎了过去,那原本死死咬着饵不放的鱼在感知到它反击之后,‘哈’的一下张嘴,将钩吐了出来,试图将匕首咬住。

    出人意料的,这鱼满嘴凌乱的尖牙,一闭拢严丝合缝,张开时却又寒光闪闪。

    这样的攻击方式已经超脱出了宋青小对于鱼类的了解,匕首在它头上划过,发出如铁片刮擦黑板的令人难以忍耐的尖锐刺耳声,匕首刃尖在鱼身上留下了淡淡的白色刮痕,那鱼若无其事再次攻来。

    周围靠过来看热闹的人如没头苍蝇一般的躲闪,宋青小第二次与这条鱼力气相碰,心中有了点儿数,不再准备拖延时间。

    她抓紧匕首,鱼再次张大了嘴往她咬来时,她将匕首的刃尖捅进了鱼满是牙齿的嘴里面。

    那鱼虽说记仇,但智商应该是不高,一旦感觉到咬住东西,便死死将嘴闭住,把匕首牢牢咬紧,宋青小去势不减,用力按着匕首连带着鱼头,往甲板上扎。

    鱼嘴里的皮肤自然不如它的外表有坚硬的鳞甲,再加上宋青小这一下又用了六分力气,‘噗嗤’声中,匕首将鱼嘴扎穿,刃尖从它嘴角一侧捅了出来,那鱼吃痛之后竟然发出一声怪叫,宋青小用力将匕首按到地面。

    这一下她再加了一分力气,匕首划破船上的地板,带着鱼扎了进去,硬生生的将鱼头钉死在了甲板上。

    遭受了重击之下,那鱼竟然仍有余力爆发,它头部受限,那扎根在甲板上的尾巴竟然被它松了开来。

    一旦尾巴松开,它便甩着尾巴如长鞭一般乱抽乱劈,船上围观的一个男人躲得不够远,它尾巴乱抽时擦过男人环胸的胳膊,那男人惨叫一声,手臂上登时出现数条血痕来,身形还在这力道抽打之下‘噔噔噔’接连退了两三步,最终稳不例证脚,‘铛’的一声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面。

    看到这一幕的人面色微变,尤其是几个试炼者,眉头都皱了起来。

    七号举着手,嘴中还倒吸着凉气,她手掌心还在抖,下意识的与一旁的六号年轻男、西装男及斯文学者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这鱼力气有多大,别人就算一开始不明白,七号交手过一次是心知肚明的。

    她开始有些托大,拿手去试图将往自己冲来的鱼挥开,想要祸水东引,试出宋青小的一些实力来。

    这个女人不大合群,又油盐不浸,七号总觉得她危险,对她又一无所知,难免不安。

    结果在拍鱼的时候太过低估鱼的力气,又高估了自己,以致于她掌心被鱼身上的不知道什么刺扎中,最后鱼虽如愿以偿往宋青小的方向飞了过去,却也在她手掌心里留下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