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杀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七号因为疼痛脸色泛白,手都还在颤,眼中透出忌惮。

    其他几个试炼者相比起她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六号年轻男人与西装男、斯文学者虽然没有与这条鱼正面交过手,但从这鱼狰狞可怕的外表看来,就知道不是好应付的,且能从水面直接跃出数米高,一扫尾能令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受伤后退数步都止不住,最终坐倒在地上,可想而知这鱼有多厉害。

    而宋青小与它正面相刚,不落下风,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应该还有余力没使出来。

    力气大,身手灵活,在这条怪鱼的正面攻击下没有受伤,还能伤了这条鱼,宋青小的实力与她柔弱的外表形成极大的反差,六号年轻男人想到自己数次与她为敌,眉头都皱了起来。

    那坐倒在地上的男人‘哀哀’的惨叫,有与他相识的受雇佣者把他扶了起来,接连退了好几步远。

    怪鱼的周围一下子空出了一个圆圈,仅有宋青小握着匕首,站在怪鱼旁边。

    那外表狰狞的怪鱼头被钉在甲板上,尾巴却在空中乱抽,发出‘嗖嗖’的破空响声来。

    它身上的骨刺一根根立了起来,找准宋青小的方向要往她抽来。

    宋青小没想到这怪鱼如此凶悍,它力气极大,身上又有极其可怖的骨刺,一旦被它尾巴扫到,必定会负伤。

    危急之间,宋青小冷哼了一声,手上用力将原本就插进了地板中的匕首往下按,直到匕首的刃身再次往下吃入三、四厘米深,那匕首的把柄处都紧贴着怪鱼的嘴了,她才迅速起身退开,避过了那怪鱼尾巴抽来的凌厉一击。

    她退得及时,那怪鱼来势汹汹却抽落了个空,尾部重重抽到甲板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将地板上的灰尘都震了起来。

    那怪鱼身体落地之后,尾巴仍拼命的在地上甩,‘砰砰砰’的撞击声不绝。

    在它挣扎的过程中,它嘴上被钉死的伤口撕大,血液夹杂着细小的鳞片滴落在甲板上,那血液有些古怪,极其的浓稠,往下滴落时,血液之间竟然拉出丝来,且腥味儿极深,令人闻之作呕。

    宋青小本以为自己已经将它固定住,它再如何反击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但令她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那原本被宋青小插入地板极深,看似将其脑袋牢牢固定住的匕首在怪鱼异常恐怖的力道下也隐隐有些松动了起来。

    她还来不及找机会上前将匕首取回,下一刻那怪鱼将紧咬的嘴张开,嘴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嘶鸣,与此同时它尾巴已经高高扬起,并在下一刻重重落下。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那摇晃松动的匕首终于承受不住这股力道的冲击,一下松脱开。

    怪鱼的头趁机昂了起来,用力一摆脑袋,那插在它嘴中的匕首被它甩开。

    ‘咝’!

    这样的事情再一次突破众人认知的底线,大家本来就已经散得很开,此时却只嫌自己躲得还不够远。

    匕首夹杂着血液往一侧飞去,宋青小一看到这情景,瞳孔一缩,嘴唇一下就紧抿了。

    这匕首与一般空间兑换的武器不同,关系着杀她的凶手身份、线索,同时还有关于上次六号问起它的迷团。

    怪鱼将其甩出去落在船舱上也就罢了,要是落进大海,可真的就是丢失了。

    她焦急之下,手捏成印,嘴中飞快的念出‘临’字诀:“画地为牢,困!”

    精神力形成领域,试图将疾飞出去的匕首拦截下来。

    船上众人的目光都被怪鱼所吸引住,忙不迭的躲避,兵慌马乱中没有人注意到宋青小的举动,为防止被人看出端倪,宋青小在施展出‘临’字诀的一刹那,又很快的将手放开,精神力如愿以偿缠上匕首,将匕首迅疾飞出去的速度拖延了一秒时间。

    这一眨眼的功夫匕首疾飞的方向一顿,余力带着匕首又飞出去一两米远,最后‘哐’的一声落在地板上,在其他试炼者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疾步上前,很快将匕首拣了起来。

    那匕首上沾了怪鱼的鲜血,又腥又粘,宋青小失而复得,松了口气的同时,不敢再将匕首松开。

    怪鱼仍昂着头,准备攻击周围的人类,大家慌成一团,周先生身旁的保镖一字排开,把周先生护在了身后面。

    “你们在等什么?”

    宋青小皱着眉,看到现场乱成一团的状况,不由道:

    “船上有工具,大家拿东西把它杀死再说啊!”

    不过是一条被钓起来的鱼,却能将整船的人搅得慌乱不堪。

    她如果没有料错,现在船只应该已经在靠近周先生所说的海岛了,海岛附近这样的鱼应该不少,闹得人心惶惶的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要是上岛之后,众人依旧是这样的状态,恐怕过不了多久,这些人就得死在岛上面。

    “只是一条鱼而已!”

    大家开始第一次见到这外表恐怖的怪鱼吓了一跳,再加上这怪鱼又实在凶悍,才使这些人乱了阵脚,现在宋青小一提醒之后,众人也反应了过来。

    虽仍有些畏惧怪鱼恐怖的攻击力,但在宋青小主动带头的情况下,也使一些人胆子大了起来。

    船上是有工具的,要出海上岛,周先生为受雇佣者准备了野外生存的一些装备,刀具、武器等被拿了出来,一大汉手持砍刀,在怪鱼上半身往他攻击过来时,他举了刀劈上去。

    先前看宋青小与怪鱼对峙时觉得轻松无比,那大汉便有些托大,等到自己亲自上手之后,他才知道这怪鱼力气有多大。

    面对刀刃,那怪鱼不知是不是智力低下,竟然不躲不闪,脑袋直接甩了过来,大汉满心以为自己这一下必定会将它头砍下来时,只听‘锵’的一声响,砍刀砍在它脑袋上时,发出金属撞击的响声。

    怪鱼的脑袋并没有被劈开,反倒砍刀与怪鱼硬碰硬的刃口一下卷了起来,他手臂被震得隐隐泛麻,手臂酸软之下竟抓不住这砍刀,使那砍刀‘哐铛’落地。

    这样的变故大大出乎了大汉意料之外,不可置信间,他竟然忘了躲闪,眼睁睁看着怪鱼张着嘴往他咬来。

    完了!大汉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瞬间吓出一脑袋冷汗。

    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但他预想中的被怪鱼咬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紧接着他只感觉到一蓬粘稠的液体伴随着一个冰凉滑腻的东西往自己兜头洒来,那冰凉滑腻的东西恰好落到了他衣服的领口上卡住。

    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令大汉险些将先前吃的几口晚饭都要吐了出来,怪鱼凌厉的叫声响起,他壮着胆子颤巍巍的将眼睁开,就看到先前那个与怪鱼搏斗的彪悍女人一脚将怪鱼那长长的鱼尾踩在脚下,手抓着匕首,一下将怪鱼眼睛刺穿,用力一削之后,怪鱼半个脑袋被她强行削落,他离得最近,那血与半个脑袋恰好全招呼到了他头上、脸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