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圆场
    ,精彩小说免费!

    怪鱼受了这致命的一击,虽然身体仍在挣扎,但大家都看得出来,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宋青小将脚松开,把匕首松了回来,怪鱼的身体‘咚’的一下落回地板上,还在滚动挣扎,发出‘哐哐’的声响。

    大汉忙不迭的将挂在自己衣领上的怪鱼脑袋扔开,劫后余生,他连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刚伸手抹了把脸,便趴在船舷开始呕吐了起来。

    那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的怪鱼仍在拼命的挣扎,血从断口处缓缓的涌出来,长长的身体在甲板上乱转,哪怕濒死状态,却依旧让人不敢靠过来。

    宋青小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缓缓将匕首上的血擦干,她注意到正在呕吐的大汉脚边那把卷了刃的砍刀,周先生既然选择了雇佣人出海上岛,准备的武器自然不会是次品,但这样的武器却在砍杀怪鱼时,刃口卷了起来,可想而知这鱼鳞有多坚硬。

    但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她手上的那把造型古怪的匕首却在数次与怪鱼搏斗中并没有任何损伤,哪怕是一开始宋青小轻估了怪鱼的鱼鳞厚度与力气,刀尖与它相撞的时候,发出金属交接时的刺耳响声,但这刀尖却并没有损伤,足以见这把匕首的奇特之处。

    她一开始只是觉得这把差点儿要了自己命的匕首造型奇特,收在身边的缘故,除了因为它可以带进试炼空间外,还有一点就是要借着它找出当时对自己动手的人来。

    可上一场试炼中碰到的六号后来问起这把匕首,继而找人追杀自己,再到现在这把匕首体现出的锋利,宋青小隐约觉得这把匕首并不简单。

    此时不是思索匕首来历的时候,她将匕首擦拭干净后重新收了起来,船上的怪鱼还在挣扎,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甲板上,众人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复杂,确定了怪鱼没有很大威胁后,挡在周先生面前的保镖慢慢散开,露出周先生及周雪莉两人一脸复杂的神情来。

    其他被雇佣者有意外、有好奇,也有畏惧及揣测,唯独试炼者们,都相继流露出忌惮的神色。

    七号神情复杂,她的手还在往下滴血,相比之下宋青小杀了一条鱼,却仍气定神闲。

    “怎么回事?”

    怪鱼垂死挣扎的扑腾声中,周先生忍了怒气问了一句。

    随着怪鱼的血在甲板上散开,那种血腥味儿越发浓稠,天空的乌云好像压得更低,使得天色更暗。

    “下午的时候,这位……”周先生开口问话之后,有急于想讨好周先生的受雇佣者便开口解释起眼前的情况,他指着宋青小,刚说了两句,便记起先前宋青小杀鱼时的凶狠手段,顿时缩了下脖子,将到嘴边的话换了个说法:

    “这位小姐就要了鱼具,钓起了鱼来。”

    有了人开头,接下来就有人三言两语的讲了起来:

    “……开始没鱼上勾,哪知刚刚突然鱼竿就都相继有鱼咬饵,这条……‘鱼’就被钓了起来。”

    说到鱼的时候,讲话的人顿了片刻。

    这种鱼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众人的认知,它挣扎得已经没有先前厉害了,但尾巴仍在动,这样顽强的生命力令人感到十分意外。

    大家此时也能好好观察这条鱼,长近两米左右,先前恍惚一看它身体有普通女性手腕粗细,但此时仔细看后,它身体扁窄,透体而出的狰狞骨刺使得它看起来远比实际的身体大一圈。

    它的头部被削掉之后扔到了一旁,但大家都想起先前这鱼张嘴时,那满口锋利的牙齿。

    被钓上船后,它接连伤了好几个人,这种种情况,都使得这东西不像是鱼,倒像是怪物一般。

    鱼上船后的情景,周先生已经看到了,他脸色异常难看,双手叉着腰,目光阴沉的盯着宋青小:

    “我不是已经提醒过你们,不要在上岛之前,在船上闹出事来吗?”

    周先生摆明有要责难宋青小的意思,船上的众人都不说话,顺着周先生的话,目光往宋青小看了过来,神情里带着一些指责。

    尤其是受了伤的人,更是大为不满,都觉得自己会受伤,跟宋青小惹事有关。

    要不是先前宋青小展现出的强大实力让人害怕,恐怕众人早就已经骂出了声来。

    “所以周先生是觉得,这件事是我惹出的麻烦?”

    面对周先生的责难,宋青小并没有再像才进入任务时一样沉默,反倒问了一声。

    “难道不是吗?”

    她的反问让周先生愣了一下,显然像周先生这样的大人物,并不习惯被人这样顶撞,那目光更阴沉了几分:

    “如果不是因为你钓上了这样一条鱼,也不至于会使船上有人受伤,继而惹出这些事情。”

    大家显然都赞同周先生的说法,他话音一落,受伤的人便跟着开口:

    “对啊。”

    “我的看法倒是完全相反。”

    到了这会儿,船已经要靠近海岛了,周先生还不准备将实情透露几分,这种情况异常危险,宋青小有意逼他一逼,让他多少有些忌惮,让船上的人有点儿心理准备,不至于上岛之后很快就玩完。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在几天之前,船往这个方向航行的时候,船周围偶尔是能看到鱼群的。”

    她一开口,纵然有人还有不满,但碍于她展现的实力,在她说话时,仍不敢有人打断:

    “可从昨天傍晚起,鱼群就少了起来。直到今天上午的航程到中午时分,彻底不见鱼群。”

    宋青小说话时,目光往试炼者的方向看了过去,寸板头若有所思,上了年纪的女人紧皱着眉头,斯文学者、西装男、六号年轻男人及七号都盯着她,等她说出下文来。

    七号倒是早就经过宋青小提醒,但她一开始的时候不以为意,并没将宋青小的话放在心上,还以为她不过装神弄鬼罢了。

    但此时宋青小再次提出这个问题,还是当着周先生的面时,七号心中便已经觉得不对劲儿。

    “中午到下午这段时间,海里一直不见鱼的影子,这一点从我钓鱼下饵几个小时没有鱼上钩,便可以看出来。”宋青小说到这里,笑了笑:

    “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不明白吧?”

    这证明海里的生物能感知到危险的存在,趋凶避吉的本能使它们不敢往这边海域靠过来。

    紧接着船再次前行,数小时后海里鱼群一下出现,且是凶猛异常的鱼,一只就闹得船上的人人仰马翻。

    再结合三天前周雪莉曾说过三天后就要入岛的情况,不难得知,这群凶猛的鱼,是生活在周先生要去的海岛附近。

    这种鱼凶悍异常,成群结队,外观狰狞,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宋青小视线从甲板上的众人身上缓缓扫过,每个被她看到的人,都觉得这目光仿佛带着实质的压力,被她扫到时,许多人下意识的低垂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我不是海洋生物方面的专家,但这种鱼,就我所知是没有看到过的,不知道有没有谁对海洋生物有所了解,能给我指点一二,”她说到此处,顿了片刻,眼角余光注意到斯文学者正要说话,宋青小没给他机会,接着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看看这种鱼到底是从未被人发现的新品种,还是因为某些原因,受到了不知名的感染。”

    她将话说出口的一刹那,被雇佣的场景里的原住民一脸茫然,而包括七号在内的试炼者们脸色大变,周先生神情复杂,露出一种似恐惧又似忌惮,外加一种秘密被人发现后的心虚感。

    他这样的表现只是一瞬间,实在是因为宋青小的话戳中了他心底最担忧之处,才会使他这样油滑的生意人情不自禁的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很快的他将所有的神情都收进了那双眯起来的眼睛里面。

    斯文学者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七号也脸色惨白,到了这会儿,宋青小将话说明之后,她才意识到宋青小的提点意味着什么。

    “几天前,周先生曾经说过,我们快要上岛了,上岛之前,让我们不要给你找麻烦。”

    宋青小不管自己的话是不是在众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她必须要在此时周先生明显针对她的时候,把事情挑明,给周先生找点儿麻烦,让他没办法借此事作自己的文章,同时也透些消息,以给大家‘交待’。

    她不怕被雇佣的场景原住民不闹,到这样的地步,事关试炼者们的生死,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总会想方设法从周先生口中掏出一点儿东西来。

    “这个快要上岛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呢?这种鱼的存在,到底是不是偶然。”

    宋青小每问一句话,周先生的脸色便越难看,他额头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身后跟着的一群学者面面相觑,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雪莉紧皱着眉,盯着宋青小看了半晌,突然出声打圆场:

    “你到底想说什么?有什么话,之后再说,先将甲板收拾完。”

    那靠在船舷边呕吐的大汉吐了半天,头晕目眩站稳了身体,有意想讨好雪莉,便故意转换话题,看到之前被他拨到地上的那半截被削掉的鱼头,他伸腿去踢:

    “就是这东西作妖。”

    他穿着人字拖,露着脚趾,踢到那鱼头时,意外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