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逼她
    船舷的内部装饰已经十分陈旧了,可幸亏那门却是新换,相比起腐朽的装饰结实了不知数倍,幸亏也是如此,才没有轻易的就被这群不速之客破开。

    但门再结实,此时在鸟群的撞击下,却发出不堪重荷的‘吱嘎’响声来。

    宋青小此时后背、脑门都出了不少汗,如果这门板挡不住鸟类的攻击,一旦这道屏障倒下,这群鸟肆无忌惮冲进来,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鸟群极大,数量不少,且每一只鸟的实力从先前撕裂怪鱼就能看得出来,凭她目前的实力,她兴许能杀得死两、三只鸟,但这样多的鸟儿,她绝对杀不完。

    更何况这些鸟有优势,翅膀一张便飞起来,比起跳上甲板的鱼来说,更难缠。

    那种许久没有过的恐惧感再一次袭了上来,紧张之下她的心跳急促如鼓点,额头、鼻尖、身上沁出大量的冷汗。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房门,‘砰砰’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每撞击一下,那特殊材质做成的门板便往内凸起一个痕迹来。

    这一刻宋青小只觉得渡秒如年,每一秒时间对她来说都如煎熬一般,外面的啄击声响了不知道有多久,可能是因为甲板上人都散了个干净,鱼群也在危险来临的刹那迅速逃离的缘故,鸟儿一无所获,在破坏了一阵子船体后,终于扑楞着翅膀相继离开。

    船体在一阵晃荡之后,终于又平稳了下来。

    没有了鱼群的撞击声,鸟类制造出来的声响,只剩下船仍在航行时发出的声音,外面显得异常的安静。

    这个时候没有人胆敢率先将门打开,看看外面的动静,宋青小谨慎的将精神力放了出来,透过门板,已经感觉不到外来生物的存在,那口一直憋在她心口的气才终于落了下来。

    她伸手去拧门的把手,准备将门打开,但门在先前鸟群的撞击中被破坏,门板已经变了形,锁片被牢牢顶住,试了好几次都无法将门打开。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气,退后了一步,突然抬起腿来,运足力气之后用力往门板凸起来的地方踹了过去,‘砰砰’的两声重响里,那被鸟撞击、啄抓过的变形地方被她踹回去了一些,歪斜的门稍稍恢复了一些,这一次再开锁时,才顺利把门拧开了。

    刚一打开门,一股海风夹杂着刺鼻的鸟类粪便的味道便扑鼻而来,鸟群已经离开。

    虽说对于鸟群停靠在船上后的情况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宋青小在看到被抓裂的船舷及一些桅杆时,依旧对这群鸟的破坏能力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地上堆积着不少鸟的粪便,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惨不忍睹的甲板。

    甲板的地面已经被抓变了形,尤其是先前她杀鱼沾到血的地方,几乎要被翻了过来。

    从之前她扔怪鱼尸首,鸟群竞相争夺才给自己争取到了躲回房中的时间看来,鸟群对怪鱼的兴趣远大于人类。

    这种怪鱼血液浓稠,且腥臭无比,味道传得很远,鸟群可能就是被这味道吸引而来。

    再加上鸟群来时,原本凶悍无比的鱼群像是感知到了危险,齐齐躲入深海,因此可以大概推断这群鸟类是怪鱼的克星。

    事已至此,从鱼群的异变,再到那些凶悍之极的鸟儿,这里离周先生所说的岛屿又越来越靠近,可想而知这些动物的改变,应该与周先生脱不了干系了。

    但不管动物的基因遭到什么样的改造,但天性仍然没有改变,大自然的食物链从来都是一环牢牢扣着一环。

    她想到这里,心中一动,目光落到了地上成摊的鸟粪上,正准备找个东西装一些做个试验。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甲板上那几支在鸟群摧残下断掉的鱼竿,心中一个主意顿时涌了上来。

    如果她猜测没错,动物的基因不管如何改变,但大自然的规则却依旧,好好利用这一点,这一次的任务也未必是个九死一生的劫。

    她心里有些兴奋,目光转了转,眼角余光却看到不远处的船舷一侧,一道门也被人缓缓拉开,露出了试炼者中沉默寡言的寸板头男人的身影来。

    宋青小之前踹门的声音大家都听在耳朵里,只是当时不确定外面有没有危险,一时半会儿没有人敢贸然将门打开。

    都打着等第一个开门的人出去后,没有遇到袭击、惨叫,才能肯定鸟群离开,躲藏起的人才敢出来。

    寸板头开门之后,紧接着锤击门板的声音络绎不绝,接二连三的开门声响起。

    身怀异能的试炼者们实力远比普通人厉害,所以最先出来。

    七号捧着受伤的手,皱着眉避开遍地的鸟粪向宋青小的方向走了过来。

    其他陆续出现的试炼者犹豫了片刻,也向宋青小靠近,六号年轻男人神情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也决定随众人的脚步一致。

    不管大家承不承认,在宋青小先前杀死怪鱼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在这一次的试炼者中称得上是佼佼者了。

    而鸟群过境之后,她第一个率先出门来,有勇气、有实力,且也是她最先发现怪鱼的存在,敏锐力及观察力都远胜于旁人许多。

    这一次试炼的危险远不是前两次所能比拟的,光是一条鱼、一群鸟便已经闹得人兵慌马乱,之后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危险。

    这个时候如果有个实力强悍的盟友,对众人来说生存的机率就提高不少了。

    “青小。”

    七号亲热的招呼了一声,仿佛两人并没有几个小时以前因为钓鱼而起的那一点儿小摩擦,也好似不记得在先前第一次有怪鱼跳出海时,她下意识把怪鱼往宋青小的方向挥过去,存了不良的居心般:

    “这一次任务,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跟我们分析分析呗?”

    她的脸色有些泛白,被抓伤的右手还在抖,虽说她回房之后已经处理过伤口,但仔细看,那伤口处包扎的纱布中,还有血丝在缓缓渗出来。

    七号话音一落后,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七号心思活泛,她当众将这一点提出,有借其他试炼者向宋青小施威的意思。

    毕竟事关众人生死,大家也急于想得知一些岛上的情况,目前看来,就宋青小掌握的情报多一点,如果她不说,其他试炼者未必会愿意善罢甘休,总会想法逼她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