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添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梅家的两位舅舅自然也上门探望过向海,但他们对谣言之事闭口不提。只叮嘱明珠兄妹好好照顾父亲。

    秋闱在即,明华耽搁了两个月,只能将家事交托给明珠,赶回县学备考。明岚原本活泼的性子经此一事后沉稳了许多。开始学着料理起家务,倒也像模像样。

    一日,突然有北海王宫的太监登门,自称是王妃派来送请谏的,请明珠姐妹参加琳琅与元飞白的大婚之礼。

    太监的眼睛往身着素净服饰,出落得越发标致的明岚身上小心迅速的打量一眼,满意的笑道:“请郡主与月二小姐赏脸,务必出席。”

    明珠与琳琅关系尴尬,对这场婚礼实在没多大兴趣,不过看在元飞白及元阁老对明华的照顾的份上,少不了要送份大礼了!

    她带着明岚,打开库房的大门。

    库房内,已堆满了各色翡翠饰物。

    明岚的目光不舍的掠过精工雕琢的山水摆件、华美别致的成套饰物,捂着胸口道:“想到这般好的东西要送给琳琅,我就心痛。”

    明珠立即表示赞同:“我也膈应。”姐妹俩人千挑万选,最后定下的添妆礼是一件红翡珍珠花冠。花冠主体由花丝缠成雀尾,左右两边各探出两只花钗。雀尾中间一枚鲜红美艳的椭圆红翡珠子用亮白的小珍珠围着,周边层层簇拥着银杏叶形状一簇五支的金梗配小珍珠,顶端一枚略大些的莹润白珠。两端花钗上各停着只小鸟儿,在杏叶珍珠与红翡隐掩下,垂下四股步摇,每股步摇的底端各坠着耀眼的红翡水滴珠子。

    成亲当日的贺礼,明珠选中的是一尊罕见的春带彩观音像。春带彩:春为紫,彩为绿。观音本体是极雅致的淡紫色,偏偏在玉净瓶的柳枝上多了一抹浓绿,也是明珠精心设计,巧匠琢磨后,方有这尊精妙的观音像。

    明岚突然对明珠道:“我能不去么?”她蹙眉,“总觉得刚才那太监的眼神有点儿怪怪的。”

    明珠心中一动,笑道:“那一日啊,我估摸着两广所有颇有身家的女子都会到场。你不去岂不是错过了世子选妃的大场面?”

    明岚楞了楞:“世子要选妃?”她回合浦后足不出户的陪伴照顾向宁,外边的风云全然不知。

    “怎么样,”明珠笑道,“有兴趣了吧?”

    明岚噗嗤一笑,道:“那场面一定精彩!”想想就觉好笑,世子那张冷面孔应对诸位或羞涩或大胆的姑娘们,会露出怎样有趣的表情?

    “顺便,我们为明华掌个眼。”明珠理所当然的道,“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明岚不由道:“哥哥也去么?”

    明珠露出股颇有意味的笑容道:“你是想问吕修远吧?”

    明岚面色微变,恼道:“我管他作什么!未经教化的野猴子一只!看着就讨厌!”拎着裙摆就跑出了库房。

    明珠在后面边笑边道:“那只野猴子也不小了呢!吕立行前几日还在跟我念叨,要给他寻个亲事呢。”

    明岚脚步微顿,没好气的回头道:“那只猴崽子,能寻到什么好姑娘?!我拭目以待!”

    明珠摇头道:“那可难说了。吕家现在虽然普通。但等开春后,河蚌珍珠养成了,他们家的富贵,可就非同一般啦!到那时,吕修远还怕找不到好姑娘?”

    明岚迟疑了一下,疑惑的瞪着明珠:“姐姐也真奇怪,他爱娶谁就娶谁。跟我何干?”

    明珠心里道:难道自己猜错了?没关系,明岚这边没开窍,还有修远那只猴子在呢!

    到了琳琅郡主添妆的那日,明珠并未亲自送礼,两人即相看生厌,又何必在人家大好的日子送不痛快?于是只派红玉送去礼物了事。

    兰萱殿内,本县的官家小姐们已然乘起了东风,秉着在王妃与群主面前混个脸熟的心思,争相前来送礼。

    北海王宫从未这般花团锦簇过,王妃身边围着一群花样的少女,心情不由大好,左顾右盼间,暗暗思量:太后那边,该有消息了吧?

    宝娟知道琳琅的心思,便将明珠的添妆礼放到一边,也没禀报。

    倒是柔福眼尖,叫了声:“宝娟,你拿了什么好东西?也不让姐姐看看?”

    宝娟只得笑道:“是明珠郡主派人送的添妆礼。”

    王妃知道女儿的心结,不由看了琳琅一眼。

    琳琅微露惊喜的道:“她送的东西一定是好的!快让我见识见识。”

    宝娟便托着不大的罗钿漆盒行到琳琅前,恭敬的打开了盖子。

    一时间,围上的众女眼睛发亮,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惊叹,就连柔福也颇为艳羡的微微张大了嘴。

    “好漂亮的花冠!”柔福捏着手指,“又漂亮,又新奇!”

    琳琅也啧啧称奇,道:“我若没猜错,花冠上的红色宝石,就是明珠带回来的翡翠吧?比之红宝石,翡翠光泽水润更胜之多矣!”

    钟县令的小女儿钟宝儿赞道:“明珠郡主用心了。这枚花冠清雅脱俗,唯有郡主才配得上这等神仙之物!”

    琳琅抿嘴笑道:“宝儿这张嘴,越来越甜了。”

    钟宝儿是有感而发,真心觉得此花冠与郡主的气质十分相衬,不想却出了记锋头,迎来诸女羡妒的眼神,心下一凛:完了,她可不想变成众矢之的啊。

    当即退至一边,再不多嘴。

    倒是王妃着意打量了她一番,暗道:钟宝儿这姑娘倒是不错。钟县令自至合浦任职后,对王爷忠心不二。他家的姑娘,不能委屈了。

    诸女散后,琳琅对镜卸下珠饰,取了明珠的花冠令宝娟为她佩戴。宝娟散了她墨缎般的长发重新梳成精巧的惊鹄髻,将花冠戴在发髻底部正中,红翡莹莹,珍珠灿灿,四股流苏步摇落在面颊两侧,当真如天宫仙子,逸丽不凡。

    琳琅对镜叹道:“她倒真是用心了。”再厌恶明珠,琳琅对这她送的只花冠,还是克制不住的欢喜。

    宝娟之前已看过放在匣子内的一张画张,笑道:“这只花冠可以拆卸呢。”

    琳琅轻抚着流苏:“怎么拆?”

    宝娟按图索藉,轻轻用力就将边上的两翼拆了下来,变作两股花钗。花钗上的流苏也可取下,配着匣中的弯弯的大耳勾配件,变成了一副别致的挂在耳朵上的耳挂。那是明珠从印度首饰得来的灵感。

    “近年来那么多可拆卸的首饰,唯有她的东西,才让人心动。”琳琅收了花冠,“放着吧,留着我回门再用。”

    这几日,宝娟已经开始为琳琅打箱整理衣物,将她惯用的物件一一装箱,事先送到公主府内重新安置,务必让琳琅住得舒心。

    “郡主。”宝娟试探着抱着一只黄花梨木的盒子,笑嘻嘻的道:“您都那么大了。这几只木娃娃,还带着让姑爷取笑?”

    琳琅目光沉沉的望了眼木盒,不容置疑的下令道:“带着!”

    宝娟笑容一滞:“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