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一章 京城拆违(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钟宝儿与诸女离开王宫时,在宫门前巧遇世子。

    朱祎睿一见这许多小姐,顿时有些进退两难。打招呼吧,看着眼熟但一个都不叫不出名字,就这么走过去吧又不太礼貌。

    钟宝儿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尴尬,又见众女欢喜惊讶只顾着羞涩,不由撇了嘴唇,率先躬身道:“参见世子。”

    诸人回过神来,莺语娇柔:“参见世子。”

    朱祎睿这才松了口气:“不必客气。”大步从边上走了。临行前,又侧头瞧了眼钟宝儿:幸好她机灵。她是哪家的姑娘来着?

    宝儿好笑的摇头:世子记脸不记人的坏习惯还是一点没变啊!

    对于世子选妃这事儿,她老爹,钟县令看得极轻:“你是没这个命的。王妃最后估计还是会在京城里挑个名门淑女。你就当陪其他小姐们散散心,玩玩吧。千万别当真。”

    她才不会当真呢!宝儿想着,目光却不由跟随着世子的背影。

    朱祎睿到了父王的书房,见父王心情颇佳,面上略带笑容。不由问:“京城有什么好消息?”

    北海王递给他一卷薄纸:“沈安和送来的消息。皇帝终于忍不住下手了。”

    朱祎睿瞧了眼信纸上短短一行字,眉心一紧:“陛下打算立琅王为太子?”

    “还不算太糊涂。”北海王习惯性的挪了挪左手中指上的紫晶戒指。“你皇伯算不上是个明君。但是他总算还没糊涂到置江山与不顾的地步。两位嫡皇子都不堪继承大位。他再犹豫不定,一个儿子也保不住!”

    琅王再度受宠,一时风头无俩。

    皇帝已经放出风声,准备立琅王为太子。毕竟是嫡长子,朝臣们的眼中,他也没什么大错。继承皇位无可厚非。

    “陛下是准备借璃王这把刀,处置琅王了!”朱祎睿轻笑。“璃王手中的把柄,够用么?”

    “若不够,我们送他些又何防?”北海王轻笑。

    朱祎睿心中一动:“我倒是有个法子。还是明华的主意。”

    北海王饶有兴趣:“说来听听。”

    一个多月后,京城郊外的空地上。

    “胡公子,这块地皮如何?”

    “不错是不错。但是小了些啊!”胡公子人至中年,虽是商人,但并无市井之风,反颇有几分儒商的味道。

    官伢目瞪口呆:“这块地皮,方圆一里,您还嫌小?”

    胡公子讶然笑道:“方圆一里地,能造几套房子?”

    官伢算了算:陪笑道:“那要看您怎么造。往小的里说,一百间房也足矣!往大的里说——”

    “自然是往大里算!”胡公子指划着地面。“两套院子就要占地半里,怎么够?”

    官伢的腿微微打颤,他今儿个是遇上土豪了!他咽了口口水,问:“那您想盖多少间房?”

    胡公子取出一卷地图,展开道:“先盖个五十栋吧。”

    “五、五十——”官伢抹了把冷汗,陪笑道,“这个,就算是京城郊外,没那么大的空地皮啊!”

    胡公子手指往地图上某处一圈:“这里,我看这块地方就够用。”

    官伢看了又看,笑道:“那地方有人住。”

    “不是标着空地么?”

    “本来是空地。但前几年外地闹灾,人都往京城跑。城里没地方住,就在郊外搭了棚子住了下来。后来好些人没回去,就留在了这儿。”

    “这有何难!”胡公子笑道,“一共有多少人,你帮我算清楚了。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肯搬走,一家三百两银子!”

    官伢嘴角抽搐,恨不得自家在那地也有个旧木棚!三百两啊,他一辈子也不一定能赚到这么些钱哪!

    他心思一动,笑问:“您真的打算在这儿造房子?有什么用啊?”

    “怎么没用?”胡公子双眼放光,豪气万丈的道,“你想想,京城那么点儿地方,房子都不够人住!那些个商人啊,外放的官儿啊,到了京城除了住客栈还能住哪儿?”

    官伢摇头:“这只能住客栈啊。”

    “还有京城里那么多贵公子,他们的祖宅不够住了,怎么办?”

    官伢深有体会:那些个大氏族,子孙后代越来越多,买房子总买不到称心的。

    “等我这里的院子盖好,路修好,再安排各大商铺入驻,这里一大片全成了高档住宅区,你说这房子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官伢听得手心渗出冷汗:那可是坐等收钱的美事啊!造房子,卖房子,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他浑浑噩噩的回到顺天府,埋头走路时不当心就撞上了人。

    杨知事揉着肩膀怒道:“眼睛长哪儿了?是你?你不是陪那胡公子看地皮了么?看中没有?”

    官伢摸了摸怀里的银票:“看,看中了。三百两一户。”

    “什么?!”杨知事一头雾水。

    官伢这才将事情原委与杨知事说了。杨知事一拍大腿:“这可是赚钱的大好时机啊!”但这笔银子不能他们独赚,一定要跟上头的人商量商量才行!

    于是,他便找到了跟他颇为交好的,顺天府的尹通判。

    尹通判一听,心思转得飞快:这笔土地交易里的油水丰足啊!三百两?太便宜那群流民了,一百两,不,五十两就足够!

    等等,最赚的不是这份银子,而是这块地皮造起房子以后的利润啊!尹通判眼睛瞪得圆圆的:琅王殿下不正缺银子么?如果他能将这笔生意截下来,给殿下解了燃眉之急,将来这顺天府尹的位置,非他莫属!

    “此事我自有安排。”尹通判对杨知事道,“这件事你做得好。但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泄露半分。等事成之后,不止是银子,咱们的官位都可以——”他手指往上一升。杨知事自是会间,笑道:“今后还要尹兄多加照顾提拔!”

    几日后,杨知事亲自出面,将银票交还给胡公子。不住口的抱歉道:“公子,您的事儿咱们尽力了。这块地上面有令,不能卖。要不,您换块地皮吧!”

    胡子公急道:“为什么不卖?是嫌银子不够么?我多出点儿就是啊!”

    “非也非也。”杨知事无奈笑道,“这地啊,皇上打算封给皇子哪!所以暂时动不得。您还是看下其他的地皮吧!”

    胡公子一介商人,怎么敢跟皇子抢地皮?他只能换了方向,谁知左挑右选,各种古怪的理由,一块地也没看中。最后他只能含恨离京。

    杨知事打发走了胡公子,立即通知了尹通判。几日后,京城郊区轰轰烈烈的拆违行动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