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动不如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黎王回到府中。立即唤来段先生,两人在书房内密谋良久。

    “逼宫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一条路。可现在的情况,还不到那个地步啊。”

    “母后的意思很明白。父皇意在淳王。我们就算不逼宫,淳王也不能再留了。”

    “看来陛下一定是对皇后说了些什么。”段先生用茶水在桌上写了个北字。“我倒觉得淳王不足为惧,最大的威胁,还在此处。”

    黎王脊梁泛寒,随即一松,笑道:“您是怕他趁虚而入?这点您放心。我早有安排。”

    “殿下的布置若能生效那便最好不过。”

    “琳琅此女野心惊人。北海王当了皇帝,她顶多是个尊贵的长公主。但若助我登位,她便是两广之地掌实权的女郡王!”黎王想到琳琅与他说出那番话时轻描淡写的模样,心中仍有余惊。

    “长公主有什么意思?”琳琅不屑的道,“不过是地位尊贵些罢了。哪及得上手握实权的一方霸主?”

    “我若能许你一方霸主之位,你当如何谢我?”

    “——我父兄的性命,如何?”

    “——你舍得?”

    “他们若想夺位造反,我便是大义灭亲。”琳琅娇笑,“他们若是聪明,自然会听我的话,支持您的千秋大业。”

    “你有把握?”

    琳琅拈了朵白色的小花,握于掌心,眼中的笑意幽深残忍。

    段先生思量再三皇后所言之事,蓦地拍桌道:“险些上了陛下的当!”

    “什么?”

    “殿下您想想,既然陛下已经有了决断。就算杀了淳王,您也得不到好处。便宜的是琅王啊!”

    黎王瞪大眼睛,跺脚道:“母后、母后——”她哪是在帮他啊,她是在为了皇兄忽悠他玩命呢!

    “再说逼宫。您若成功,琅王也能打着勤王的旗号回京讨伐您。逼宫失败,您是死路一条!但琅王有皇后在,又是嫡长子,这江山最后是谁的?”

    黎王面色惨白:“母后啊母后您就一心向着皇兄么?”

    “那也倒不是。”段先生猜得极准,“皇后怕也是被陛下给算计了。这是皇帝在利用皇后逼您自乱阵脚,好捉住您的错处,再如对琅王般那样对付您啊!”

    黎王闭上眼:“父王太狠心了!”

    “殿下,现在只能稳,不能乱。”段先生沉声道,“当务之急,殿下,您和王妃赶紧想办法诞下子嗣!”

    黎王捂额:他身边女人不少,大夫也说她们身体都不差,怎么就一直没孩子呢?莫不是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

    段先生微笑道:“殿下若信得过,我过几日寻个大夫来为王妃诊诊脉?”

    这只是种婉转的说法,御医都说王妃身子康健,要看大夫的是黎王自己。

    “有劳先生。”黎王拱了拱手,神情颇为气馁。

    察觉到自己处境危险的黎王,乖乖的听从段先生的话,开始休身养气。请了病假在自己的府内,不入宫,不论朝政。渐渐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闲王。

    这倒大出皇帝的意料之外:“看来,黎王的身边,有高人在。”难怪能一路将琅王斗倒。他在处置陈洛军的时候,顺势将两子埋在各部的人员清理了一遍。黎王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更加慌恐小心。

    这叫皇帝颇为胸闷:怎么黎王就没往他安排好的剧本上演呢?须知朝庭的官员们,在立储这个问题上臭硬如烘坑里的石头,毫无变通的可能性。祖宗规矩,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有黎王在,淳王又身有残疾,这皇位怎么也落不到淳王的身上。但黎王若当了皇帝,他的长子,他的淳儿,还能活命?

    淳王聪明仁善,只要不逼急了他,他绝不会向两个兄长下手。

    皇后也着急,怎么不见儿子半分动静,反倒窝在府里称病了?但转念一想,这也未必不是一个法子。之前两个儿子斗得你死我活,不死不休。让皇帝趁机贬走了琅王。现在大家就这么耗着吧,耗到皇帝油尽灯枯的那一日,皇位还不是她儿子的?

    这么一想,皇后也就放下心来,还是煜儿聪明。

    于是,前朝的太子之争,重又陷入胶着的状态。

    北海王收到消息时,也颇觉意外,他原本以为,这一局可以一箭双雕。

    “说明黎王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对难对付。”朱祎睿淡笑,“这种时候,的确动不如静。”

    “只是不知,他能静到几时?”北海王瞧着儿子,忽然笑了起来,“你母妃帮你选的几个姑娘,可还喜欢?”

    朱祎睿神情顿时尴尬:“——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哦。”北海王抽出一封信,“太后和皇帝都帮你挑了一门好亲。”

    “好亲?”

    “太后挑中的是张首辅的小孙女儿张语萱。京城中素有美名的小姑娘。比你大两岁。”

    朱祎睿蹙眉:“比我大倒没什么。但张首辅会同意?陛下会答应?”

    “嗯。”北海王点头,“陛下帮你挑的姑娘家世也不错。是礼部尚书的孙女儿徐静桐。”

    朱祎睻以为自己听错了:“礼部尚书的孙女?!”

    “只是这姑娘名声不太好。”北海王失笑,“是京城中有名的刻薄人儿。不过自从被月明珠教训过一顿后,收敛了许多。只是至今无人问津。徐尚书也为此犯愁呢。听说,还是他亲自舔着老脸向皇帝毛遂自荐。”

    朱祎睿立即摇头:“不。不行!”想想自己的王妃竟连月明珠也怼不过,他娶她何用?!

    何况还有明华在,总不能娶回个和月家不和的王妃吧!

    “嗯。此女配不上你,太后不会同意。”北海王微笑道,“但皇帝也不会让你娶到首辅大人的孙女儿。所以——你有没有心上人?”

    朱祎睿张口结舌:“心,心上人?”

    “你若有心上人,只要身世不是太离谱,我想皇帝也会乐见其成。”

    朱祎睿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心中颇为感动。父亲希望他,能和心爱的女子在一起!

    世子想了又想,曾令他怦然心动过的女子,现在何处?

    他摇了摇头:“我听父王母妃的安排。”

    北海王疑惑的望着他:“你这个年纪,不该没有心上人啊。”他面色微变,上下打量儿子,目光一时复杂难言。

    世子莫名其妙间,突然间读懂了父亲眼神中的深意,羞恼至极的道:“没有!不是!”

    北海王松了口气,不是……就好!

    最后,朱祎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书房,直接出宫到县学里唤出于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