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采雀楼的意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幸好快落学了。”于涛不解的望着世子古怪的神色。“怎么了?什么事让你气成这样?”

    朱祎睿气咻咻的问他:“你,有没有心动喜欢的姑娘?”

    于涛噗的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着:“你、你问这个干吗?”

    “少废话!就问你有没有!”

    于涛搔了搔脑袋,笑道:“当然有过。”

    “什么时候?”

    “这个——”于涛想想在兄弟面前,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于是勾了世子的肩膀,凑过脑袋低声道,“我十四岁那年,我娘给我送了个漂亮的丫鬟。我当时一见到她,心就噗噗乱跳。”

    “丫鬟?很漂亮?”

    “漂亮啊!那双眼睛,水水的亮亮的,她看着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都要化了!”

    “那她现在——”

    “我娘送走了呗。”

    “为什么?!”

    “本来是准备给我做通房丫鬟的。我也的确收了她,但是我娘觉得我太宠爱她了。怕我今后宠妾灭妻。所以趁我不在的时候,将她打发走了。”

    世子惊讶的道:“你没找她?”

    “找啊!”于涛望着天,“我找了又找。她的家乡,她的亲人,还有官伢私伢,都找遍了。她却人间蒸发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于涛笑了笑,打起精神,“世子爷突然这么问,怎么,是不是也有心上人了?”

    朱祎睿总不能说自己被父王怀疑了把性取向吧,只好道:“我父亲说,我可以选我喜欢的姑娘做世子妃。”

    “王爷这么好说话?”于涛惊讶,毕竟皇族贵人之间更多的是利益交换的联姻。“那我恭喜世子您啦。”

    世子蹙眉:“但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姑娘。”

    于涛挑眉啊了声,似笑非笑的道:“既然没有特别喜欢的姑娘,那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男子?”

    世子挑了挑眉,也不生气,看着他同样似笑非笑的道:“有啊。”

    于涛登时八卦得瞪大眼:“谁?”

    世子忍住笑:“你啊!”

    于涛惊恐的全身泛起鸡皮之际,身后突然传出一声轻轻的“咳”的声响。他们迅速转身,只见明华红着脸,惊慌尴尬的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摇手道:“我、我只是想和你们打声招呼。”他脚后跟碰到一块石头跙了一记,竟转身飞快的跑了。

    于涛面色铁青:“月明华,你跑什么!”大步追上。

    世子略觉不妙:他们好像吓到明华了!

    于涛追上明华。板着他的肩膀道:“你站住!”

    明华皱着脸:“我什么都没听到!”

    “够了!”于涛气急败坏,“那是世子耍我呢!你也信。要不要这么蠢?”

    明华怔了怔,侧头瞧了瞧前方慢悠悠跟上来的,神情自如,嘴角还留有几分促狭笑容的世子。他不知不觉松了口气。埋怨道:“世子殿下!这种话能当街乱说么?今日幸好是我碰上了。万一被有心人听到——”

    世子与于涛这才神情一凛。

    “我跟于涛从小玩闹惯了。”世子肃然道,“以后注意。”

    明华点点头。表示这还差不多,害他虚惊一场。

    “为了给明华压惊,世子,采雀楼!”于涛借机敲竹杠。

    朱祎睿瞪他:敲他竹杠敲出瘾来了:“走吧!”

    采雀楼上,又有了新的节目。酒楼的老板招了山间纯朴的姑娘,清唱着山里的民谣。姑娘们的嗓子又脆又甜,比之坊间的曲调,另有风味。此时正是饭点,竟然人满为患。于涛正准备晒一晒世子的身份时,一名小二见到了明华,顿时眉开眼笑的道:“这不是月公子嘛!快请雅间坐!”

    于涛惊笑道:“你的面子倒比我们强?”

    明华也觉不解。直到小二给他们送上茶后,才对明华道:“我们老板说了,多谢公子对婉儿姑娘出手相助。”

    三人间一时氛围略有微妙。明华微笑道:“应该的。”

    “婉儿姑娘前阵子送了消息给我们,她已经定亲了。未婚夫夫家家底殷实,人也精神能干。大家都为她高兴呢。”

    明华笑容顿收,失声道:“什么?定亲了?”

    于涛瞅了世子一眼,世子捧着茶,面不改色。

    “是啊。”小二笑容满面,“我们都等着吃喜糖勒。”

    明华收敛微乱的心神,勉强笑道:“这就好,这就好!”

    “今天给您打八折!”小二乐颠颠的下楼取菜。

    明华心不在焉,菜没怎么吃,酒倒喝了不少。

    世子眼看他要喝醉,便不许于涛再灌他。

    “一醉解千愁,你就让他醉一场吧。”于涛同情的安慰明华,“你也别太难过。这是你们没缘份!”

    明华苦笑。他一时犹豫,终究还是错过了她。

    于涛瞧他难过的样子,忍不住道:“反正只是定亲。你若真喜欢,再抢回来就是。”

    “不可能的。”明华摇头,“刘姑娘的性子,认定了,就不会再放手。放弃了,就不会再回头。我没机会了。”

    他最后喝了杯酒,起身告辞。于涛自然陪他一同回县学,世子乖乖的会了账,三人从雅间出来,大堂戏台子上唱山歌的姑娘正在唱着当地最有名的对山歌,歌词热烈奔放,明华听在耳中,全是黯然。

    三人正要下楼时遇上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看服饰便知家世不差。世子便侧了侧身子,让她们先过。

    为首的女子肤色稍暗,但小巧的瓜子脸,俊眉修长,一双明亮的眼睛极有神彩,称得上是俏美可人。她身边的姑娘笑道:“敏敏,你肯跟我们出来戏耍就好。这段时日,我们可担心你啦!”

    “嗯。”少女微笑。“让你们担心是我不对。今日我做东。”她话音刚落,一连串白色的珠子从她的手腕上散落在地,叮叮当当几声轻响就不知滚到了何处,踪影全无。

    “我的手串!”少女低呼。

    引路的小二忙道:“各位客倌帮个忙!帮这位小姐寻一下珠子!”

    恰有几颗珠子落在了世子三人的脚边,世子弯身捡了起来,眉毛轻轻一扬,问:“欧阳家的小姐?”

    少女正是欧阳敏,她警惕的看了眼世子,后退一步,没有答话,眼中又透出几分好奇与猜疑不定:“我怎不认识你?”

    世子不禁微笑,挺可爱的姑娘。

    他拈着珠子:“这是砗磲珠。这么小的珠面雕出了这般繁复的花纹,除欧阳家外不作他想。”

    一位姑娘笑道:“咦,这位公子眼真尖。这串砗磲珠不正是敏敏你雕的嘛!”

    世子惊讶道:“是你雕的?”

    欧阳敏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珠子,道:“与你何关!”飞般的飘进了雅间。

    明华早认出她,眼神微闪,弯身捡起一样事物。

    三人出了酒楼,于涛方问明华:“你刚才捡了什么?”

    明华摊开手掌,掌心中是枚白色的细绳。

    世子不解:“这是什么?”

    “欧阳敏用来串砗磲珠的绳子。”

    于涛拿在手上看了几眼嘿了声:“断口平滑。有古怪啊!指甲掐断的?”

    “我家就是做这活儿的。”明华笑意微凉,“而且以那些砗磲珠的大小和重量来看,这根绳子细得惊人。”

    于涛恍然看向世子,敢情是冲着您来的呀!

    世子脸上笑容顿收。亏他之前还觉得欧阳敏颇为率真可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