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考场(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敏算计了明珠的学生王晟,害他身败名裂背井离乡。之前又几番构陷明珠,明华对此女的印象极差。不想又来算计世子。虽说世子选妃,只要身世清白的姑娘都可考虑,但明华怎能眼睁睁让此女得势?有他在,她休想嫁进北海王宫!

    欧阳敏坐在雅间内,小心肝一阵阵的乱跳。

    世子的相貌与子秋哥哥完全不同,子秋哥哥俊逸,世子冷峻,但都是极好的男儿。刚才自己的表演天然去雕饰,必然能在世子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不过,月明华竟不知何时与世子搭上了关系,瞧着交情还不错的样子。欧阳敏心中又有些不安与惊惶:这一家子,太会钻营了。明珠搭上了公主府,月明华搭上了世子!

    她却不知,她的心思已经让明华看透,算计才开始,便已全盘落空。

    她回到家时,正遇兄长陪着嫂子在园子内消食散步。她原想上前招呼,却见他们旁若无人,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不禁自觉没趣:哥哥娶了媳妇,就对她日渐冷淡了。又想到嫂子进门后,她这个嫡女彻底靠边站,家中诸多事务全交予嫂嫂处置,家中人人夸她聪明能干!她心中不知有多酸涩。

    欧阳博挽着妻子的手叹息道:“听说王晟去了广东。在那边开班教学,备受推崇。”

    冯玉莲嗔道:“你还提他作什么?别让敏敏知道了,心里更难过。”

    “她——”欧阳搏欲言又止,“她便是太任性了。”

    冯玉莲瞧着丈夫的神色,心中对此事也有疑惑:“也不知王晟是怎么想的。这婚退得莫名其妙。若不是有月明珠撑着他,他如何能这么快就在广东立足?”

    “可惜。”欧阳博摇头。也不是知可惜了他的才干,还是可惜妹妹与他擦肩而过。

    欧阳敏原本对王晟的一点愧疚烟消云散:他不是在广东混得不错嘛!

    她心安理得的回到闺房,却见房里的几个丫鬟战战兢兢的立在屋内,大气不敢出。她笑容微凝:“爷爷,您怎么来了?”

    欧阳德抿了口茶:“你这儿的茶倒是不错。”

    欧阳敏笑道:“爷爷拿我开心哪!我的茶哪比得上您屋里的?”

    “茶叶是好茶。泡的手法也不错,可惜水差了点儿。”

    欧阳敏笑道:“我又不是爷爷这样茶学士。没那么多讲究。”

    欧阳德摇头:“《茶经》有云:山水为上品,江水为中品,井水为下品。茶叶有八分,水若十分,茶水也得十分。茶叶若十分,水只有八分,茶水只得八分。”

    “爷爷是想教导我怎么品茶么?”欧阳敏娇笑,“那我便洗耳恭听。”

    欧阳德吹浮茶面的嫩叶:“其实,男婚女嫁也是一个道理。谢曼柔,家世才干相貌品性。爷爷给她打十分不为过吧?遇上了只得六七分的许柏知。但两人成亲后,你再看看,现在这对小夫妻,能得几分?”

    欧阳敏心中微凉,笑道:“孙女儿不如谢姐姐远矣,只得七分。自然是要找个十分的男子才好啊!”

    欧阳德一噎。他苦口婆心,婉言相劝,孙女却依旧执迷不悔。

    “十分的男子,世上能有几人?”欧阳德按耐住脾性,“就算有,他为何不选十分的女子,却要配个七分之人?”

    欧阳敏面色微变,爷爷这句话,太刺人心。

    “就如世子殿下。”欧阳德冷笑,“京城的淑女都任他选挑,你说他怎会看中我等商家之人?”

    欧阳敏捏紧手心,嘴唇轻颤,说不出话来。

    “萧家不说萧五萧六,就是萧清瑶也明摆着不凑这份热闹。”欧阳德声色渐冷,“商家之女如何能得正妃之位?万一变成妾侍——反而坏了家里的规矩。”

    三族的女儿,不可为妾。

    欧阳敏心头巨跳,忙笑道:“爷爷说得对。规矩不能坏。哪怕是皇帝的妃子,也是妾侍。”

    欧阳德满意的点点头:“你的亲事,我已有了打算。”

    欧阳敏大惊:“什么?”

    欧阳德皱眉道:“乡试将开,我与你父兄想在这届的举人中帮你挑个合适的。你不会连举人也看不上吧?”

    欧阳敏顿时讪讪的道:“怎、怎么会呢!”她揉紧裙摆。举人,举人是不差,可是,如何跟家大业大的穆子秋、将来两广之主的世子相比?

    尚在暑中的八月,县学的学子们纷纷背起行囊赴省会桂林的贡院赶考。

    明珠觉得,这阵仗与现代家有高考的孩子没什么不同啊!明珠有前世的经验加持,出海归来就命人在省会桂林买了幢小园子。

    明华当时直叫奢侈。怎好为他考试就买幢房子?

    明珠笑道:“桂林是省会,买房不会亏。何况,每年乡试,咱这栋小园子稍作整改便可出租。等赚个几年的租费,再寻个下家卖了,不愁没人买。”

    明华那时起,对房产有了新的认识。

    乡试连考三场,各考三天,中间可休息一日。考前一个月,向宁全家都陪着明华住进了小园中。园子清静,虽然不大,明珠却布置得十分舒适。明华用心做了最后的复习后,在初九的早晨,坐着马车到了贡院。

    贡院门前搜身检查的衙役见他的书僮一样样的东西从马车里搬下来,竟装了两大篮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是来考试哪,还是来踏青呢?怎么连炉子也带来了?”

    修远笑眯眯的道:“炉子自然是用来烧饭的嘛。有劳两位官爷!”顺手塞了几块碎银。

    衙役收了银子,也就脸色好看些。检查起来照样一丝不苟。炉子拆开来看了内里有无藏私,一包裹的干粮食物被他们翻了个遍。

    “咦,这是什么?闻着倒挺香。”

    修远忙道:“这是肉松饼。里面塞满了肉松,又香又咸还带着甜。可好吃哪。”他边说,随意挑了一只小饼,一辦为二,露出里面金黄松软的丝絮物。

    那是明珠考虑到炎热的天气,馒头包子不经放,烧饼和肉松却不易坏,所以特意做了些经典的黄桥烧饼。

    “怎么连蔬菜、生云吞也带来了?这是油盐酱醋?”衙役长见识了。别人家都带些干粮应付几日也就罢了,他倒好,几乎带了小半个厨房进考场!

    明华面孔微红,不好意思的对后边排队的人连连作揖。最后,衙役验明证身总算是放他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