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考场(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园内小憩一日,向宁与明珠简单的问了明华第一场考试的情况,明华含蓄的道:“不算难。”

    向宁微笑问:“你与于涛对过题了么?他觉得你答得如何?”

    明华笑道:“我和他各有所长。”

    向宁遂放了心。

    明珠未料于涛竟是来打秋风的,搜刮了她为明华做的各种考场吃食不说还舔着脸连第三场考试的食物都定了!这无赖样哪象是大隐士的儿子?明珠腹诽归腹诽,还是为他备足了干粮。

    十二那日,明华再度挑着扁担进入考场。但这回没有学子再嘲笑他,反而,扁担一时还多了起来,忙坏了监考的官差。正排队等着搜身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在他们后边响起。

    “于兄。这般巧,原来你今年也参加乡试了。”

    于涛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明华回头一看,认得说话的人,元家的小么孙,元慕青。

    他想起世子曾经说过,于涛从小就和元慕青不和。两人相看两厌。但他却是元阁老的弟子,与元慕青又同在云深书院共读,忙道:“元师兄安好。”

    元慕青目光复杂的打量了明华一眼:当初他未放在眼中的少年,如今已经与他一同站在了会试的考场上了!

    想到琳琅的交待,他神情越发亲和,笑道:“这不是明华嘛!我爷爷常念叨着你呢。”

    “多蒙老师指点,明华感激不尽。”

    瞧了眼明华身边两大篮子的东西,元慕青又是惊奇又是好笑:“准备得这般充裕,想来明华胸有成竹,高枕无忧了?”

    “不敢。”明华急忙摇头,“有元师兄和于师兄在,明华怎敢说高枕无忧?”

    “明华不必客气。”元慕青道,“爷爷说你从小在京城读的书,基础扎实。又随刘国轩大人在外游历半载,所遇不凡。师兄就在此等你的好消息了。”又对于涛道,“于兄师出名门,更不必多说了。”

    于涛淡淡的嗯了声:“你也一样。”

    元慕青笑道:“于兄还是老样子。”他顿了顿,靠近于涛,低声问,“于兄,还记得你以前那个丫鬟阿辛么?”

    于涛面色微变:“什么——你——”

    “嘘。”元慕青蹙眉,“我前几日偶然见到一个姑娘,跟她长得极象,你可知她现在如何?”

    于涛不禁颤声问:“她、她现在如、如何?”

    元慕青看看四周的人:“这儿人多口杂,不方便说。”

    于涛见前面还排着十来个学子,一把扯住慕青的手腕将他拉出人群。在无人的角落处问:“你真的看到她了?她在哪儿?!”

    元慕青嘴角露出一丝极淡的,得意的笑容。

    明华远远的瞧着于涛阴沉的面色,心中生出股不安来。

    因为搜捡的速度过慢,后边的学子等不及,轻轻的唤了起来:“怎么这般慢?”

    “大家都挑了两篮子的东西,能不慢么?”

    有的学子便忍不住挤到前面张望:“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卡的声脆响。不知是谁踩到了明华放在地上的扁担。

    “啊呀,对不住!没踩坏吧!”一名长得又高又胖,完全不是本地人的体形的学子不好意思的搔了下脑袋,极快的弯身捡起扁担又拍又摸得上下捡查了一遍,“幸好,没坏。”说完将扁担往他手中一塞,就要挤出人群。

    明华目光微闪,大声道:“等一下。”

    那男人回头看他:不悦的道:“一个扁担而已。坏了也不至于让我赔偿吧?”

    明华笑着摇头:“不。”他将扁担扔回他的手里。“我不要了。送你吧。”

    男人眼底掠过股惊讶,还没答话,于涛挤了回来,问:“怎么了?”

    “没事。”明华道,“轮到我们了,帮我拎个篮子。”

    “干吗将扁担送人?”

    “不干净的东西,还能要么?”

    于涛目光冰冷的回头看了眼灰溜溜挤出人群的胖子,他拿着扁担,飞快的消逝在街角。

    “你得罪过谁?”

    明华看向元慕青:他家得罪过的大人物,估计只有琳琅郡主了。

    元慕青淡然自若的与他一笑,心底冷若寒霜:月明华太过狡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藏不住一点点的算计!这次,又要便宜他了!

    明华却问他:“元慕青和你说了些什么?我看你刚才神情很不好。”

    于涛冷哼一声:“似是而非,乱我心神而已。”话虽这么说,他耳边还是回想着元慕青的话:“她早已嫁了人。但她的夫家对她极不好,我看到她时,险些没有认出那枯瘦憔悴的女子竟然就是当年水灵灵的阿辛。”

    “她嫁了何人?”

    “算是个乡绅的儿子吧。原本颇有家产,但她丈夫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还怪阿辛姑娘是丧门星,唉!可怜阿辛和她的两个孩子!”

    明华瞧着于涛的神色不对劲,忙道:“他的话,真假还不知道,你别自乱阵脚。”

    于涛拔下香囊狠狠吸了口清凉的薄荷味,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他了吧!”

    明华点头,元慕青是少有的,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的人之一。

    两人有了第一场考试的经验,后两场考试就十分的顺畅。但考场内的意外却也随着煤炉数量的激增而多了起来。

    明华的煤炉是明珠特制的,煤炭藏在炉肚内,上面一层铁丝架子稳稳的托着锅盆,十分稳妥。其他学子一时哪找得到这般精巧的煤炉,只好将家里的大煤炉带进考场,到了午时,自然是浓烟滚滚,呛人落泪。

    有些学子平时家中五指不沾阳春水,生个火也生不来,弄得一屋子的浓烟差点以为着火了,引发了一场混乱。更不提手忙脚乱不当心烫伤自己的,汤汁弄脏卷面的,总之,一团混乱。气得官差直叫唤:下一场不许带煤炉!

    果然,到了第三场,大煤炉一概不许带。明华的小煤炉倒是放了进去。有学子不服,叫了起来。官差喝道:“这只小炉子即安全又不起烟,自然不禁。你这大炉子若是烧了火,责任你担得起?”

    学子们无言,只好眼含妒忌的看着明华带着小炉子进考场。认得他的人嘀咕道:“元阁老和刘大人的弟子,就是不一样!”

    于涛耳尖,回头瞪着说话的人道:“有本事你也弄这么个炉子,没人拦你带进号房。”

    那人低下头,不敢和于涛对上。

    最后一天,交卷前,天空下起了漂泼大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