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萧六的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敏的脸刹时惨白!

    欧阳惠楞了楞,勃然大怒:“萧六,你竟敢坏我家敏敏的声誉——”

    “我怎么坏她声誉了?”萧六盯着欧阳敏,“欧阳敏你说说看,我是在败坏你的声誉么?真以为抹了脖子上吊就能骗过所有人?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

    “萧六!”欧阳敏怒道,“我们同为三族中人,我与你无怨无仇——”

    “无怨无仇?”萧六哈的声轻笑,“敏姐姐的记性真是太差了!你还知道我们同为三族中人啊?”算计她的时候,怎么就没念及三族间百年的情份?

    欧阳惠隐隐听出什么,她疑惑的望着欧阳敏:“敏敏?”

    欧阳敏稳住神,抑住快要狂跳的心,委屈的道:“恬恬。我有时说话办事不知轻重。若不当心得罪了你。我向你道歉还不行么?你就别生我的气了!”

    萧六夸张的摸着手腕肌肤:“敏姐姐,瞧你说得,把我一身鸡皮都逼出来了。唉呀,咱们三族间的姐妹怎会计较些无心之过?我是绝对绝对没那么小器的!”

    欧阳惠极快的读懂了萧六的话中之意:无心之过她不会介意,但若有心为之,萧六不会轻易原谅!那,敏敏真的招惹了萧六?为什么?跟王晟退亲的事儿有关?

    欧阳敏面对诸人疑惑的眼神,心中快要急疯了:萧六不敢违背誓言,但她这番话,却给人留下了太多遐想的空间!她的脸青白交接,泪珠滚落,倔强的道:“恬恬,你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就哭了?”萧五不乐的道,“恬恬又没说你什么。她只说不会计较姐妹间的无心之过。你为何这么激动?”

    欧阳敏噎得胸闷至极!

    萧六不顾面色难看至极的欧阳敏,上下打量了一番她今日尤其漂亮满头珠玉的装扮,“惠姐姐,你们可是准备陪着她参加公主府的喜宴?”

    欧阳惠楞道:“难道你不去么?”

    三族的地位与普通商户不同。三位老家主与现任家主是有资格在公主府内喝一杯喜酒的。

    萧六拍手笑道:“好啊。听说北海王妃要在今夜给世子殿下挑选世子妃及侍妾。我就在此恭祝敏小姐顺心遂意了。”

    欧阳惠面色微变。选妃的事她听说过,但是今日喜宴会成为北海王妃相看未来媳妇的之事不知晓。正妃之位不可能轮得到她们,三族之女又有不能为妾的规矩,她立时道:“那我就不去了。”

    谁知欧阳敏面色自如的道:“我们去喝杯喜酒在恬恬眼里就成了想攀高枝?”

    “敏敏怎么又误会我了?”萧六不屑的笑道,“我是看你今日这般漂亮,万一被王妃看中,选做世子的妾侍。那可怎么办?”

    欧阳敏俏脸铁青:“正如恬恬所说,王妃怎会看得上我们这些商户之女。我与堂姐没那个福气!不过是想见识见识皇家的婚礼而已。”

    欧阳惠皱眉:敏敏怎么还执意要去婚礼呢?

    “原来如此。”萧六轻笑,“是我误会敏敏了。敏敏莫生气。”说完,她瞧了眼已经走远的嫁妆长队,与萧五起身离开。特意经过欧阳敏,在她耳边轻声道:“这天底下哪有设计害了别人还让人打不还嘴骂不还手的?你当我萧六、萧家是泥捏的?!”

    欧阳敏全身冰凉。

    萧六竟是特意前来羞辱她的!她几乎恨得要晕倒,手指掐着掌心:萧六,不过是利用了你一回,你又没任何损失。何致于这样记恨在心?

    还有那个王晟,竟然弄出个新型的切割工艺,天哪!难道她真的又做错了?亲手逼走了一个良质美材?

    欧阳惠想了又想,道:“敏敏,婚宴我不去了。”

    欧阳敏特意拉了人陪她同去婚礼打掩护,没想堂姐竟然临阵脱逃。

    欧阳惠蹙眉道:“既然明知王妃要借机挑选世子妃与侍妾。我们身份尴尬,还是不要惹人误会的好。”

    “姐姐——”欧阳敏急道,“我们何必在意萧六的鬼话?她家中长辈不让她赴宴,妒忌我们才这么说的。”

    欧阳蕙摇头:“不。我不去。敏敏,你也别去了。”

    欧阳敏岂能同意?这是最好的接近世子的机会,她一定要去!

    欧阳蕙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想起萧六的话:难道,王晟退婚真有内情?

    这件事,欧阳惠回家告诉了她的母亲朱氏。朱氏自然与丈夫说道了,几日后,欧阳德就得到了消息。

    他前后推测了一番,立即猜到个中关窃。登时胸口起伏,差点逼出一口老血。

    难怪王晟不顾一切只求退婚!

    他也懒得再和欧阳敏废话。这个孙女,留不得了。再留下去,迟早要变成欧阳家的祸害!原本还想替她挑个家世好些的举子。现今看来,就算将她远嫁了也不一定能熄灭萧家老太太的怒火!

    可惜,当欧阳老爷子做出决定时,已晚了一步。

    热闹喜庆的公主府。

    元飞白一身红色的新郎袍子,虽无多余的饰物,但合体的剪裁与明亮照人的珍珠头冠衬得他原本俊美无俦的脸庞更显轶丽。连明珠见了都忍不住唉哟一声!打趣他:“今日新郎倌我看可要比新娘子还漂亮了!”

    给元飞白作伴郎的穆九听见了,轻轻的哼了一声。明珠吐了吐舌头:“他再好看也不是我的菜。我就喜欢咱们阿九。”

    穆九登时觉得全身舒坦,低声道:“小白进洞房后,我再来找你。”

    明珠没好意思直接答应他,只道:“少喝些酒。我讨厌身上有酒味的男人。”

    元飞白笑容可掬的道:“你们俩急什么。等你和穆九成亲了,天天腻在一块儿都行!”

    明珠面颊微赦:“莫说我不记得你。今日的贺礼是我从国外带来的珍品翡翠。若喜欢,欢迎再来真珠苑内选购。”

    元飞白的性子,听说有人寻到了新品种的宝石,岂有不上门探宝的道理?但偏偏这次寻到宝石的是明珠。琳琅本就与明珠有心结,加上成亲在即,他才硬是忍着没去找明珠。但他已见识过穆九的绿翡发簪,喜欢得心痒难耐。可惜无论他出多少高价,穆九也不卖。借他玩几天都不肯。好在明珠总算还知趣,在婚礼上给他送了份大礼。

    他迫不及带的命人打开盒子,一尊一尺来高,整体淡紫色质地通透如冰的观音雕像,奇妙的是,杨柳枝上自然天成的一抹翠绿。

    “美!”元飞白爱不释手,眼中满是惊喜。“多谢多谢!”

    明珠笑道:“客气什么。祝你与琳琅恩爱白首,子孙满堂。”

    公主府内,宾客们再高兴也有分寸,并无人逼着元飞白喝酒。敬过一轮酒后,元飞白便在宾客善意调侃的哄笑声中,迫不及待的溜进了洞房。

    明珠心中实在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好好一株玉树被猪给拱了!

    元飞白娶到琳琅,只觉人生圆满,再无他求。新房内,他搂着娇若无骨的琳琅神魂颠倒。

    “琳琅,琳琅?”元飞白一声声的叫着。听得琳琅浑身酥软,玉臂勾着他的脖子,神情迷离。

    “表哥。你以后要听我的话。不许惹我生气。”

    “嗯。”元飞白应道,“我何时惹过你生气?过去不会,以后更不会。”

    琳琅满意的嗯了声,似乎是无意间将手探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立即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被翻红浪,一时春光无限,欲念横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