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引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敏的马车停在了公主府外。欧阳惠避嫌不与她同来,她也立即改变了策略。她并不进府,只是在夜宴将尽时,以担心祖父父亲喝醉为由,前来接人。

    朱祎睿今日被花枝招展的小姐们眩花了眼,于涛在边上没少笑话他。好容易熬到入席,才得了些许清静。

    琳琅出嫁,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即高兴又担忧:别人家的兄长担心的是妹夫对妹子不好。他却在担心妹子侍宠而娇,欺负元飞白!

    朱祎睿十分克制,酒劲上了两分,便起身告辞。于涛自是送他出门。两人踏出公主府,抬头见一名少女跳下马车,拎着裙子轻快的跑到府门前道:“这位大哥,能否通报一声?就说欧阳家的姑娘来接祖父了!”

    门前迎送客人的家仆笑道:“原来是欧阳小姐。小姐是担心老爷子喝醉了吧?您稍等。”立即有人进府通报。

    朱祎睿没想到在公主府又遇见此女,立即想起采雀楼砗磲珠一事。嘴角轻轻一沟。没打算搭理她,大步就走。不料欧阳敏侧头见到了他,惊声道:“怎么又是你们?”

    于涛嗤的声轻笑,这话应该他们来说才对:怎么又是你?

    世子止步瞧了她一眼:“欧阳小姐的珠子,以后要找牢固些的棉线才好。”说毕,大步离去。

    于涛上下溜了欧阳敏一眼,轻轻的笑了声。

    欧阳敏俏脸惨白。心中即觉羞愧又觉惊慌:那根棉线竟然让世子捡到了?就算世子捡到了,他又怎知其中的奥妙?月明华——一定是他搞的鬼!她猛地收住心神,毅然转身追上他们。

    “世子,等一等!”

    朱祎睿皱眉望她。她还想怎么样?

    欧阳敏扬起小脸:“采雀楼我的确是算计了世子。那又如何?”

    朱祎睿微怔:什么情况?

    欧阳敏继续问:“我想要世子注意到我,又有什么错?”

    这下连于涛都为之另眼相看了:小姑娘挺有胆色啊。

    “我仰慕世子,希望能得世子青睐,做些无伤大雅吸引世子注意的事,就万恶不赦了么?”

    朱祎睿愕然盯着她,心中竟起微澜!

    “我是欧阳家的姑娘,我也有我的自尊。”欧阳敏眼中闪着倔强坚毅的光芒,“我不会用下三滥的手段设计您。但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幸福不是别人给的,是要自己争抢来的。我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所以世子殿下,您觉得我哪里做错了?”

    世子从不擅于女孩打交道,今日是第一回被妹妹以外的年轻姑娘逼问了这么段话,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禁失笑:“你倒是伶牙俐齿。”

    欧阳敏微微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赌对了。

    于涛却不愿今后与明华有这么个心计深沉的主母,更不想世子的后院起火,冷不防道:“听说欧阳小姐刚退婚?退婚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但我若没记错,三族的规矩是,女子不得为妾?”

    欧阳敏大为羞恼:为什么在所有人眼里,她就只能做世子的侍妾?

    朱祎睿心中一凛,再度打量欧阳敏:聪明是有几分,胆色也不差,但是若要做他的世子妃、未来的王妃,却少了大器多了几分算计。他不动声色的道:“族规不可违。”跳上了马背。

    欧阳敏如何不知世子这句话的意思?她如遭雷轰,眼中含泪欲滴。

    于涛瞧着她,一边嘀咕一边走回公主府:“又不是萧清瑶谢曼柔那般一等一的人才,啧!”

    欧阳敏简直羞愤欲死!她这辈子,就注定要被萧谢两女压得喘不过气来么?

    世子快马远去,她换魂落魄的转回马车上,却见一名瘦长俊秀的男子笑着唤她:“欧阳小姐么?欧阳老爷子的确有些醉了,你快进来看看他吧!”

    欧阳敏木然点头:“好。多谢。”跟着这名男子入了公主府。几转之后,那男子将她带到了一间屋子前,笑道:“老爷子正在里面躺着哪。”他推门而入,欧阳敏还未从之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等进了屋里,却见床榻空空如也,并无爷爷的身影,这才惊醒过来,喝问:“我爷爷呢?”

    那男子早将门关上。笑道:“欧阳小姐,元慕青失礼了。”

    欧阳敏怔了怔,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他一番:“你是,元阁老长子幼孙元慕青?你为何骗我来此处?”

    元慕青摇头叹道:“方才那一幕,我都见到了。”

    欧阳敏顿时羞惭无比!面容一时血红。

    元慕青怜悯的道:“世子心冷如石,枉费你一片情意。若是我能得欧阳小姐这般情意,此生何憾?”

    欧阳敏心一跳,即惊讶又警觉的退了一步:“你跟我说这些作什么?”

    元慕青叹道:“我是见你方才失魂落魄的样子,怕你回去的路上有个意外。才唤你进来歇息。你莫担心,我元家人,怎会做趁人之危的事情?”

    欧阳敏心中微动:他真的那般好心?

    心底迅速的思量起来:世子无情令她期望落空。元慕青的家世相貌才华皆是上品。若能嫁给他,倒也不差。只是素来听闻他母亲是个极难缠的角色,又是京城出来的贵女,哪会看得上她?

    元慕青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又接近她一步:“三族女子中,谢曼柔咄咄逼人,萧清瑶太过冷傲。虽才华出众,却不得我喜爱。唯欧阳小姐娇俏率直,慕青倾慕良久。”

    欧阳敏才被世子冷伤的心在元慕青的蜜语之下神奇的迅速愈合。她即惊且羞又暗暗窃喜,瞧着俊俏的男子不由自主的脱口而道:“我不信——”

    “现在不信没关系。”元慕青温柔笑道,“你很快就会相信。”

    “什么、什么意思?”

    “只要欧阳小姐愿意,”元慕青道,“我明日便请家母上门提亲!”

    欧阳敏只觉脑子一片混乱,惊雷阵阵。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元慕青眼神微黯:“难道敏敏真的对我毫无情意?”

    “你说得太过突然!我、我一时无法相信——”欧阳敏神情慌恐,心中狂喜: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元慕青的青睐?!

    慕青已离得她十分近:“当初听说你与王晟定婚,我心中苦闷许久。深恨不曾先一步前来求婚。好在老天有眼,他与你退亲了。”慕青说得激动,竟轻轻握住了欧阳敏的双手。欧阳敏心情激荡之下,心中即羞涩又喜悦,竟没用力挣开他,男子身上清爽的味道几乎令她醉倒。她昏昏沉沉中还有一丝清明:“你若说得是真的,我便等你来提亲……我,我该回去了。”

    “好。”慕青的声音似有魔力,“敏敏,只是在送你回去之前,先让我一解多年的相思之苦可好?”

    欧阳敏毕竟只是个未经情事的小姑娘,虽然心机多了些,但怎敌过元慕青手段纯熟的引诱?她心中惊慌得有只兔子在跳般:“什么?”

    “这样就好——”元慕青轻轻托着她的下巴,吻上了她淡粉的樱唇。

    欧阳敏刹时全身酸软,被早有准备的元慕青伸手托住了腰,顺势搂住她:“敏敏,好甜。”

    欧阳敏羞得睁不开眼推着男子道:“我、我真的要回去了。”

    “好,再让我亲一下就走。”元慕青岂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时机?母亲好高骛远,一心想给他求个京城的贵女,竟然看中了柔福公主。但几番刻意的接触,公主对他没半点意思。他自己也不想娶个公主回来伺候,连纳妾都不自由。

    左思右想下,他自己看中的是萧家长女萧清瑶。谁知萧大小姐冷若冰霜,根本不给他半分机会。恰巧琳琅让他想办法勾引欧阳敏,今日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三族的嫡长女,做他元慕青的正室不算差,但是欧阳敏的才貌不及萧谢,而且又被退过一次婚,在他看来,做个贵妾正合适!当务之急,是要让她死心踏地的跟着自己!

    欧阳敏在元慕青的撩动下,全身泛起股异样的热气,心慌情却动。

    元慕青不定想再进一步时,外边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这屋子里好象有人?”

    元慕青一惊,立即放开了欧阳敏。

    欧阳敏这才回过神,拉紧了零乱的衣物,心中羞愧不已。外边那声音,好象是月明珠和穆九?

    “大概是客人累了在里面歇息。我们别打搅他们。”穆九握着明珠的手,目冷如霜。

    他们俩趁着宾客酒酣之际,溜出来相会以解多日不见的相思之苦。不料却见到元慕青领着神情异样的欧阳敏到了这边无人之处。

    欧阳敏小时候毕竟唤过他几声子秋哥哥,穆九不忍她误于歧途,在关健时刻还是出手帮了她一把。

    欧阳敏一旦恢复清明,后怕不已!再不容元慕青近身。急急的逃离了公主府。

    元慕青暗恨:谁坏了他的好事!

    明珠望着欧阳敏狼狈逃离的身影,暗想:若不是看在穆九的份上,才不会救她!只盼她脑子糊涂些,与元慕青配作一对!她等着看好戏!

    穆九捏了捏她的手:“她小时候对我很好。我在谢家住的那些日子,她常来寻我玩。刚开始时,大概只是好奇我的身世和经历。后来,也就玩出几分感情来。”

    明珠不吃醋,尤其这种陈年旧醋,吃起来太酸。要吃就吃新鲜的:“琳琅大婚,柔福公主应该回京了吧?”

    穆九大笑:“明珠,你真可爱!”

    然而柔福并未回京,似乎她在北海王宫住上瘾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