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族的野望(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件事,实在事关重大。”拄着拐杖,为首的老人人称吕九公。“事关吕氏一族今后百年的族运!处理得好。我们吕氏声望跃过三族指日可待!”

    “但若处理得不好,得罪了人家。我们谁也讨不到好处。”吕琼扶着老人。“这件事,你们太心急了。”

    “郡主又怎样?不过是个女人罢了。”另一名族老冷声道,“趁她还未嫁人,没把这手本事带到婆家,咱吕家要跟她分辩个清楚!”

    “对。不能让穆子秋得了这份天大的好处去!”吕立平激动的跳了起来,“咱们这就去找月明珠!”

    吕琼喝道:“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去月家?凭你偷了人家的珠蚌?先问你个偷盗之罪,你就得上堂挨板子!”

    吕立平顿时救助的望向族老。

    “他不能去,我们几个老家伙总去得吧?”吕九公剁着拐仗。“吕琼,你身为族长,这事你不能置之不理,走,带路!”

    吕琼无奈,道:“那我安排车马。”

    “不用了。都准备好了。”吕九公瞧了他一眼,“你上点心吧!”

    吕琼表面不显,心中却道:你们硬是要自己去撞这堵南墙,我阻拦不了。反正多年来我这个族长,当得尽职尽责!该说得都说了。若是你们被月明珠怼回来,我也不管这烂摊子了!

    吕立平还是跟在族老后边,一起到了真珠苑。

    月家的管家一见吕会长,笑容满面的行礼道:“吕会长,今日怎么有空大架光临?”

    吕琼还未答话,吕九公已经不客气的道:“自然是来拜访月明珠的。她人可在?让她出来与我们说话!”

    吕琼好气又好笑,索性向管家摇头致歉,道:“吕家几位族老有要事要与郡主商议。”

    管家听那老头儿这般不客气的态度,心中恼火:他家大小姐,谁不敬称一声郡主?就算不称郡主,也都唤一声月大小姐。偏他倚老卖老,直呼小姐闺名。但人家年纪大啊,又是吕会长的长辈,没法子,只好先请进来,立即派人通知小姐。

    明珠与贝娘正在园中检查河蚌,闻言相视一笑:“总算找上门来了!”

    贝娘道:“我去唤吕立行来。”

    “好。我便去会会吕家的族老。”

    月向宁听闻吕会长到访,已在厅内接待诸人。明珠珊珊来迟,一脸冰冷犹带怒容的步入厅中,先向三位老人家行了礼,又与吕琼招呼了,才与父亲同坐主位,还没开口,吕九公已经气呼呼的道:“郡主娘娘好大架子,让我们这些老骨头在厅里等了那么久!”

    明珠面容稍缓,道:“各位老先生大驾光临,真珠苑蓬荜生辉。只是方才我与贝娘清点家中养的河蚌,算来点去竟然少了三只。怕是家中出了贼人,正在排查。故来晚了。还请见谅!”

    一见面,就是个下马威,打得吕家三位族老及一干后辈,尤其是做贼心虚的吕立平,尴尬不已。

    吕九公咳嗽了两声,心下暗道:好厉害的女子。怕是已经知道珠蚌是立行偷的了。但这事却不能承认。她又有何证据证明河蚌被偷?但毕竟不自觉的收敛了一脸的倨傲,道:“三只河蚌,想来也无关紧要。”

    “怎么无关紧要?”明珠极快的接口。“今日偷我池中蚌,说不定明日就要偷我柜里的银两。这般放纵下去,如何了得?幸好池子边的泥地上留下了足印!老先生不知,我那兄长师从大理寺卿刘国轩刘大人。正在帮我拓鞋印呢。到时候捉了这个贼,送去官府好好问罪!”

    吕立平身子轻颤:九公,你们千万别把我供出来啊!

    吕九公却顺势道:“月大小姐这般在意这些珠蚌,莫非其中有什么关窍?”

    “自然是有关窍的。”明珠微笑道,“也不瞒诸位,这些蚌多是吕立行帮我寻来,经我千挑万选,将内有珍珠的河蚌养在池中,想多养个几年能得大珠子。不料竟被人盗走了!”

    吕九公没想明珠竟然用这套说辞应付他!吕立平差点忍不住骂她说谎了!

    吕九公立时陷入左右为难之境:若不承认盗蚌,便无法指证她养珠之事,若是承认了,吕家盗蚌在先,反倒落了下乘!

    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早成了人精。他立即转移话题:“我今日来此,是想问一声,我那立行孩儿到底与你合作了什么生意?”

    明珠笑应道:“自然是合情合法的生意。”

    吕九公噎了下,此女油盐不进哪!他不再绕圈子,直言道:“月大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利用我立行孙儿的珍珠佛像之技研究珍珠养殖,已经成功是也不是?”

    明珠唇角微扬,摇头道:“不是。”

    吕九公面色一变,厉声道:“你敢撒谎!”

    明珠指天发誓:“我若利用吕立行珍珠佛像之技能养殖珍珠,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向宁看向吕家人的眼神微变:这群人觊觎珍珠养殖的本领,还逼得她女儿立此毒誓,欺人太甚!

    吕九公听明珠竟发了毒誓,一时惊震莫名:难道,真如月明珠自己所说,是她挑选有珠的河蚌养在了家里?立平误会她啦?他不禁犹疑不定的看向吕立平。

    明珠早注意到吕立平,他长得与他弟弟颇像。但眼中精明太甚,远不及其弟自然纯朴。

    吕立平忍不住道:“你胡说!郡主,你敢不敢取你池里的河沣与我们验证?”

    明珠勾了唇角不屑的问:“我为何要与你们验证?”

    吕立平底气十足:“因为立行是我弟弟,是吕家的人!他的心血就是我们吕族人的心血,他的成就就是我们吕族人的成就!你贵为郡主,怎能夺我吕族的成就欺世盗名?”

    吕九公用力的敲拐杖:“说得好!”

    明珠未曾驳斥,吕立行的声音在厅外清楚的响了起来:“谁tmd说郡主欺世盗名?!”

    吕立行飞般的跑进厅内,向族老们噗通一跪,磕头道:“给族老、大伯请安。”

    吕九公见他来了,又惊又喜,忙问:“立行,你说说。月明珠是不是拿你的珍珠小像的法子养珍珠了?”

    吕立行羞恼万分的道:“谁在造谣!”

    吕九公一怔:“你敢骗我?立行,你可别犯傻。这可是天大的事啊,你别叫人给卖咯!”

    吕立行盯着兄长道:“我没骗人。我说得是真的。我倒想问句大哥,当初我费时三年,几乎耗尽家财研究珍珠佛像。你骂我是败家子,异想天开。怎么,现在我的心血变成你的了?三位族老!当时族内人人都骂我是疯子,背后嘲笑我欺负我妻儿的时候您们都忘记了?族内没出一分力一枚铜钱帮我,结果他一句话我的心血全成族人共有的?天下有这种事?大哥,那你开铺子赚的银子也都该归族人分享?”

    吕立平胀红脸:“九公,立行实在太不懂事了!您别生气。”

    吕九公面色铁青:“吕立行。除非你不是吕家的人,否则这珍珠养殖的本事,还就是我们全族的!”

    “九公。”吕立行急得跺脚,“我说的话你们怎么就不信哪?那真不是我的本事。都是郡主教我们的!”

    “立行!”九公几乎是吼了出来,“这可是事关全族前程的事,你给我脑子放清爽点!”

    “我——”

    “各位争了半天。视我月明珠为无物是何道理?”明珠声音清冷。“珍珠佛像的确是吕先生的心血。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与他合作。但是珍珠养殖之事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们若不信。”明珠冷笑,“这也不难证明。吕先生你将作佛像的技术教给他们,看他们能否用此养出珍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