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淳王妃的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东山寺。

    琳琅坐在许久不来的,悠静闲雅的禅室内,手中把玩一枚寺内和尚奉上的珍珠佛像。神情阴晴难定。

    “话说这个吕家还真是神奇!”宝娟盯着那佛象啧啧赞叹,“竟然能让河蚌长出佛像来!”

    琳琅两手捏住佛像,突然用力一辦,佛像应力断成两截!

    宝娟惊呼道:“郡主?”

    琳琅查看佛像的断层,低声道:“原来是贝壳。”

    吕立行听了明珠的话,用蚌壳做核植入河蚌内,又用明珠消炎治伤的方法,果然降低了河蚌的死亡率。

    “那传得神乎其神的养殖珍珠,是不是也用蚌壳作芯,养在河蚌里?”琳琅自言自语。

    宝娟即惊且惧:郡主怎么对佛像没一点敬畏之心?勉强笑道:“郡主真聪明!说不定……还真是这样。”

    琳琅又摇头:“不。肯定不是!珍珠一定另有玄机。”

    “郡主,苦智大师有请!”

    琳琅对定娟道:“收拾干净了。”便移步大师的禅房。

    苦智大师的年纪,谁也说不准。也没人记得他是何时来到的东山寺,百姓口口相传,仿佛苦智与东山寺同生共存,已融于一体。

    苦智的样貌枯瘦干瘪,眼皮子总是没力气般的耷拉着眼睛,但他睁开眼时,一双眼睛依然明亮透澈,慈悲无限。

    “老纳恭喜施主大婚。”

    琳琅微笑道:“多谢大师!”

    苦智的神色闪过一丝疑惑:“施主还有何心事?为何身上这般大的怨气?”

    琳琅知道在苦智面前,藏不住什么,便坦承道:“心中确有不平之事。所以才想请大师点化。”

    苦智缓缓摇头道:“该说的,我早已说过,该劝的,也都劝过。你执迷不悟,坏了自己的命格,还要连累他人。何苦来哉。”

    琳琅心中一惊:“我的命格?”

    “施主的命格,富贵无极。但……已隐隐有颓败之势。”苦智长叹一声,看着琳琅的眼中满是怜悯,“施主请回吧!我点化不得你。”

    琳琅面色微变,失声道:“大师助我——”

    苦智趋身,轻轻嗅了几嗅:“你的身上,怎有闵南之地的味道?”他稀落的眉毛拧在一起,“施主之前见过来自闵南密林深处之客?”

    琳琅心惊,面不改色的笑道:“并无此事。大概我家中有用闵地的楠木所做的家具,日积月累,沾上了它们的味道。”

    苦智哦了声,闭上眼睛:“是这样啊!”

    琳琅见他又要入定的样子,只好起身道辞,出门前,却听苦智大师低吟了一句:“施主,回头是岸!莫辜负你大好的前程!”

    琳琅掩上禅门。

    回头?事到如今,她还如何回头?

    琳琅深吸口气:成事在人,谋事在天。现在朝中形势大好,解决了琅王后,黎王什么事都不需做,只要等着皇帝驾崩,这天下必然是他的!到那时,她位临两广之主,处置个月明珠易如反掌!

    她尚不知,京城又起波澜。

    黎王安心称病在家,一边吃着苦涩的汤药调理身体,一边等着父皇驭龙归天时,炸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淳王妃卫氏又怀孕了。

    黎王手中的药碗险些没捧住,黑色汤汁溅在他保养得皮光肉嫩的手背上,分外触目惊心。

    “又怀上了?!”他茫然的看着汤药。“当初怎么就没让他断子绝孙呢!”

    段先生闻迅急着求见,开口便是:“殿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这恐怕又是陛下的陷井!”

    “就算他生出皇长孙,又能如何?”黎王发狠,“我是嫡子,朝臣绝不会支持他!”

    但是一想到段先生请来的大夫所说的话,他又气馁又羞恼。他这个毛病,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才能治得好!万一此间父皇以他不能诞育后代为由改立淳王,那朝臣们也是无法反驳啊!

    “殿下。”段先生沉稳的道,“咱们先观察一阵子。若是真的又怀上了,这次也绝不能动手!”

    “本王明白。”黎王恨极,父皇等着捉他的罪证呢!他岂会自投罗网?

    皇帝一听自己总算能抱孙子了,欣喜如狂啊!立即给了淳王妃无数赏赐不说,又命宫里的几名太医常驻淳王府,直接接管了她的肚子。还让皇后挑几个经验老道的嬷嬷去淳王府照看卫氏。

    皇后几乎气得吐血!

    皇帝不乐的道:“福王和黎王生不出来,难道还不许淳王给朕抱孙子?就算是孙女,也好啊!”至少证明淳王是个能生的!

    皇后又恼火又无奈,心痛如锥:福王黎王,怎么就半点动静都没有呢?福王在甘肃若是能弄个娃娃出来,她就有十足的把握召他回京!那可是嫡长孙啊!

    可恨又让淳王抢了先!

    待皇帝走后,皇后立即挑选了五个宫中年轻漂亮,看着又好生养的宫女送到了黎王的府上。

    黎王苦不堪言:他这病,一方面是过早接触女人,失了节制。虽然平时补药不断,但不知为何,还是伤了根本。现在要做的,除了药补,便是禁欲!

    等几日过去,皇后派人来问这些宫女如何了,宫女们个个羞惭不已:殿下碰都不曾碰过她们呢!气得皇后在宫中大骂她们无用!

    眼看着淳王妃的肚子一天天吹气般的大了起来,太医还说,有可能是双胎,皇帝乐得边都找不到了!皇后却气血两亏,坤宁宫中又弥漫起了一股药香味。

    然,倾皇帝全部的力量护着的淳王妃,还是出了意外。

    太医竟发现淳王妃的身子不知不觉中由强转弱,惊惶之下,却查不到任何的原因。所有的吃食、衣物、香料、用具、花草树植一一验过,都没查出异样!

    淳王抱着王妃大哭:“早知如此,我就不该让你怀孕!”

    淳王妃虚弱的笑道:“我总不能让你无后吧?放心,太医会查出原因的!”

    太医实在查不出外部原因,只好归咎于卫氏之前那一胎伤了根本,这胎又是双生子,王妃的身子撑不住,才日渐衰亡。若想保住淳王妃的性命,及早引掉孩子是上策!

    王妃却不肯,她肚子里有两个孩子,她宁愿撑到最后,与老天赌上一赌。

    淳王苦劝无果,忧急如焚。

    皇帝知道后,老泪横流。他的淳儿怎么这般命苦!他能做的,只有召集天下名医,为淳王妃诊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