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采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早看出元慕青是轻薄之徒,可没想到竟这般无耻!她眼底一片迷糊,胡乱、机械的穿插着针线。但他却是她现在最后的救命稻草!她必须牢牢的把握住这个男人。就算他再让人恶心,他可以给她想要的生活——现在可是她占了上风呢!元慕青不会知道,她已经对他有了防备之心。今后的日子不过是演戏,看谁演得更逼真,更投入罢了!

    欧阳敏喉咙酸痛:这是她自己选的路,死也要走到底!

    老宅内,明玉急切的迎向明珠:“怎么样?欧阳博怎么说?”

    明珠满面嘲讽:“欧阳敏不会退婚。”

    明玉大为失望:“为什么?”

    “这才是你最大的报复啊。”明珠声音森冷,“欧阳敏认清了元慕青的真面目,但是她的境况不允许她再任性的退婚一次。所以,她会带着满心的防备与恨意嫁入元家。而元慕青却不知道他的虚情假意已经被人看穿,你说,他们这一对婚后的日子会如何?”

    明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想想,都觉得可怕!

    “那,那明玉怎么办?”虞氏忍不住问。

    “明玉嘛。”明珠悠然一笑。“就看明玉今后想要哪种生活了。”

    明玉低垂脸,她已不是清白之身,不再妄想能寻到多好的人家。

    “只求衣食无忧,男方心善包容。”

    明珠颇为欣慰:“好。我帮你留意。”

    这件事,自然也是托给穆九操办。没多久,穆九还真的为她寻到几户人家,其中有个叫秦陆的男子是外地的香料商。在穆九这边进货。此人经历坎坷,先头的妻子骗了他的家财与人私奔,他从头打拼又创了一份家业,却一直没敢再娶妻。

    现在上了些年纪,他开始觉得冷衾难耐,想寻个善良大方能持家的女子共渡余生,相貌不重要,重要的秉性纯良。

    说实话,明玉与他的要求还是有些差距的。但缘份来了挡也挡不住,当他听说有个姑娘被权贵欺骗,跟自己当初一样境遇凄凉走投无路时,心中就起了怜悯之意。后来见到明玉,竟然一眼就相中了她。毕竟明玉相貌也算姣好,又是县丞的女儿,再有穆九和郡主这份靠山,明玉与秦陆的这幢姻缘,就此定了下来。

    为此虞氏感激不尽。向海还不愿女儿嫁个外地商人呢,后来见了秦家丰厚的聘礼,也就没再多话。明玉却知道,这份聘礼内,有不少是明珠帮秦陆加进去的,更是感动。

    明玉定亲,元慕青恼恨不已。本来还以为她是受人指点,想要再抬高身价。没想到她是真的要和他断交!他怎能忍得嘴边的鸭子飞走?竟私下里命人到秦陆那边说明玉的坏话!

    不想秦陆早就得了明珠与穆九的指点,只冷笑问了一句:“要不要将贵公子的好事儿也一块儿抖出来?”

    立即吓得那些人灰溜溜的跑了,再不敢出现。

    元慕青顾及名声,只能忍气吞声。这事若爆出来,就算毁了明玉,他也捞不到半点好处!严厉的父亲就能将他打得半死!

    最后,明玉得以风光大嫁。

    “小姐,你在给穆公子写信么?”

    明珠笑道:“不。我在给王晟写信。欧阳敏寻得‘良人’,王晟总算能喘口气。”她想到萧六,微笑道,“萧六也能放心了。”

    红玉噗嗤一笑:“是啊!她也能放心了!”

    北海的冬天快要来临,明珠与贝娘将池里的大部分的河蚌剖取了珍珠。留了十只河蚌过冬。

    贝娘不解:“为何要留十只河蚌?”

    “过冬的珍珠,皮质更加细腻。但是冬季万一来个寒潮,冻死了河蚌可就得不偿失了。”明珠经验丰富。“这十只河蚌再熬过今年冬天,明年这时候开出的珍珠,价格与这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贝娘将珍珠按大小品质分类,大部分都在六分左右,少数也有长到半寸大的。因为是用河蚌内膜做的核,内膜又是人手工剪割,贝娘尽量往圆里整,所以出来的珍珠还算比较圆润,还有好几颗圆滚圆滚圆的珠子,光润华彩质量之好,远超明珠期望:毕竟是古代,湖水还没有经受污染,养出的珍珠能不好么?

    贝娘不舍的问:“这些珍珠,怎么卖?”

    明珠笑道:“拍卖。”

    贝娘睁大眼睛问:“什么是拍卖?”

    明珠微笑道:“价高者得。”

    现代,当中国的珍珠养殖业无序发展,各自为政,重量不重质,败坏了千年南珠的美名时,小日本的珍珠养殖户早结成联盟。他们重质不重量,珍珠绝不私下交易,而设置了一个国际拍卖平台,每年对珍珠进行统一拍卖。

    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并不仅仅是提高成交价,而是让日本的珍珠联盟实实在在的变成了珍珠业的龙首,垄断了珍珠等级评定与定价的资格!

    至于明珠办的这场拍卖会,自然要请北海王全权负责!

    北海王手中躺着明珠送来的珍珠,赞叹后笑道:“珍珠拍卖会?月明珠的脑袋怎么长的?鬼主意一个接一个!”

    陈公公原想说:月向宁的闺女嘛,结果话到嘴边,变成了:“妈祖点化过的嘛,自是非同凡俗。”

    “通知三族的家主、广东罗家。请吕会长也参加。就这么点东西,还要大费周章!”北海王问世子,“睿儿,养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人手,场地,工具,都已按月明珠的要求布置完毕。明年开春即可动工。”

    “好!”北海王舒心一笑。月明珠识趣的给他送银子,他求之不得!

    收到消息的三族家主,心境之复杂,自是难以言述。

    之前早有珍珠养殖的流言,现今得到证实,萧家尚能坦然接受从今往后,月家凌越为珠宝界行首的现实。欧阳德则肠子悔青,当初真该逼着孙子娶回明珠,但也早料到会有今日的他,只剩长吁短叹。

    欧阳敏木然的绣着嫁衣。月明珠对她而言,早已可望而不可及,她曾拥有的凌云壮志,笑傲三两广珠宝行的梦想,在明珠出现后,支离破碎。她现在只能仰望、妒忌着明珠,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

    倒是原本与明珠最为不和的谢家,这次竟寂寂无声。倒是原本与明珠最为不和的谢家,这次寂寂无声。让人不禁揣测,平静之下,是否有激流暗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