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珍珠联盟(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珍珠拍卖会定在珠宝行会的会所内举办。

    吕家的人毕竟不死心,在族老的首肯下,研究了珍珠佛像的技法,还真试着将磨圆的小贝壳粘在蚌壳上。但这样养出的珍珠就算成功,也只有半圆。

    明珠得知后冷哂道:“珍珠小像是附壳生长,与珍珠插核完全不同,也罢,算是让他们认清现实!”

    前世。有核淡水珍珠的培育直到九十年代的中国才横空出世,但是河蚌的外套膜薄嫩,不如马氏贝此类海贝的体内有优越的植核位置,插核容易损伤河蚌的内脏导致其死亡。简而言之,技术要求过高,所以明珠不浪费那个精力,只作简单的内膜移植。

    倒是琳琅,想到了直接在海蚌中做珍珠插核的试验。她特地命人在海边收了许多珠母贝,又请教了斗珠坊蓄养海蚌的法子,想试着直接养殖海珠。但是毫无经验的琳琅与其下属,同样遭遇了滑铁卢:如何切开蚌肉?在什么位置植入珠核?就算他们瞎猫碰上死老鼠偶尔成功了,但是伤口没有处理,母贝很快死亡。琳琅一筹莫展。

    元飞白也不劝她,他太了解琳琅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反而帮着她忙前忙后。最后终于绝望的琳琅,气急败坏的冲到了父王的宫里。

    “月明珠既然有养殖珍珠的本事,就该上献给朝庭!”

    北海王打量了番女儿狠厉的神情,淡声道:“是啊。”

    琳琅大喜:“父王出面,她不敢不交出秘方。”

    “何须本王出面?”北海王轻描淡写的道,“养殖厂都已经筹备完毕。就等开工了。”

    琳琅面容惨白:“——什么?”

    “别以为你是嫁出去的女儿。本王就管不得你。”北海王神情阴冷,心中对琳琅失望已极。“原以为你嫁了元飞白能收起浮燥的性子变得安稳些!没想竟变本加厉!珍珠养殖事关重大,你若敢坏我好事,我照样叫你生不如死!”

    琳琅身子轻颤,心痛的唤道:“父王,我是您的女儿啊——”

    北海王冷声道:“还记得本王是你父亲?你和黎王暗通曲款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本王是你父亲,元飞白是你的夫君?!”

    琳琅顿时觉得双腿如灌了醋般,又酸又软。慌恐漫布全身:“您,您说什么——”

    “吃里扒外的女儿,本王不稀罕。”北海王目光冰冷如剑。“看在你母妃的面子上我才留着你。你若想寻死,尽管试试!”

    事到如今,琳琅反恢复了冷静,她忍不住嘴含讥哨的道:“原来父王智珠在握,运筹千里。我与黎王不过是跳梁小丑,让您看尽好戏!”

    北海王冷哂:“知道就好。”

    琳琅试探着问了一句:“您想怎么惩治我?”

    “你是元家的人。”北海王淡声道,“你再执迷不悟,自有元家处治你。”

    琳琅顿时挺直腰杆:“父王责骂得对。女儿必然洗心革面,让您刮目相看。”

    北海王瞧了眼琳琅远去的背影,对身边的陈公公道:“本王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和月明珠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

    陈公公陪笑:“您也不能和月大小姐比啊。”心中直呼见鬼:琳琅想当女王想疯了!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琳琅并未出宫,她身影几转,转到了父王的书房。

    柔福躲在宫墙的阴影下,瞧着琳琅大大方方的踏入书房掩上门,心道:母妃所料不差。琳琅果然与黎王有勾结。哼,害过我淳哥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琳琅在书房内呆了一小会,离开时,一脸的漠然。

    月家的珍珠拍卖会如期举办。

    会场布置得非常简单,一张长圆桌而已。

    三族中的老家主、现任家主与嫡长孙皆出席到场。罗广庭得到消息,连夜赶到广东,他肩负着广东同行的期望,兴奋中又觉压力山大。

    长圆桌上,放着三碟花瓣形的琉璃盏。每个琉璃盏内都盛有莹润带粉的珍珠。

    在座的哪个不是眼光毒辣的主儿?

    第一盏内珍珠大小不一,圆度不够,还带有螺纹是为下品,三十颗左右。第二盏的珍珠六七分大,圆润可爱,是为中品。最后一盏内的珍珠都在半寸左右,光滑无皱,晶莹饱满,是为上品,约摸四十颗不到。

    罗广庭首先按奈不住:“这些是养殖的珍珠?我怎么看着和普通珍珠没两样?”

    “似乎比普通的珍珠成色更好些?”萧振林奇道,“淡水珠这般圆润的也不多。”

    谢逸云取了枚下品的珠子,用小刀轻轻刮开珠层,一直刮到中间,不见半点异物。

    “这怎么可能——”谢逸云面色青白。珍珠小像至少还有芯子,但这些珍珠连个芯子都没有,难道真是靠月明珠点蚌生珠?

    明珠微笑道:“在下受封郡主,常感惶恐。仅以此珍珠养殖之技以报君恩,诸位现在看到的,只是河蚌珠。明年开春,北海王已准令养殖海珠。到那时,还请各位家主长辈多加支援。”

    “海珠?”众人震惊得快要呆滞了。海珠本就难求,若真能养殖成功——合浦一飞冲天啊!可惜啊,这个养珠的行当让北海王给接管了!

    明珠又道:“今日这个拍卖会,有三件事想与各位家主交待。一是让各位鉴定首批养殖淡水珠的品质。二是,海王今后只管海珠养殖,淡水珠子这一块,我思量再三,决定放给民间。”

    谢晓轩冷笑道:“月大小姐也太没诚意了。淡水珠的价值,怎能与海水珠相提并论?”此话一出,众人看他的面色一时都有些古怪。他莫名的瞪着罗广庭惊讶的脸,问:“我说错什么了?”

    罗广挺撇撇嘴,嘿了声:“谢兄的胆子可真大!”

    谢晓轩皱眉间,听明珠笑道:“话虽如此。可谢先生莫忘记,南珠是朝庭监管。就算是养殖出来的珍珠,也是南珠啊!”

    谢晓轩面色大变,他怎么忘了这一茬!老脸顿时一红。

    谢逸云也道失算,养殖珠也是南珠!这银子,他们赚不得。

    罗广庭大声道:“罗家愿随月大小姐养殖淡水珠!”

    欧阳博与萧振林也不甘落后:淡水珠的利润也不低,怎能放弃?

    谢晓轩面色阴冷,毕竟没出声:等淡水珠养起来,他有的是法子搞到秘笈!

    明珠笑道:“多谢各位捧场。这第三件事,事关将来淡水珍珠的前程。”

    萧振林反应极敏锐:“月大小姐,是否以后的珍珠,都用拍卖的方法出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