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珍珠联盟(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这便是最重要的第三件事。”明珠沉声道,“各位家主有没有想过,珍珠养殖成功之后,难免会有人为了追求利益,扩大产量,却忽略珍珠的质量,长此以往,养殖珠便成了劣等珠的代名词,价格必然会随之低落。养珠民得不偿失,恶性循环之下,坏了合浦的养珠大业。所以,我建议所有的养殖户,建立一个珍珠联盟!”

    萧老夫人缓缓点头道:“明珠说得不错。每年的珍珠产量、质量都必须事先规划,若有不服或阴奉阳违者,断其养珠的资格。故联盟必不可少。”

    “对。”欧阳德脑子转得极快,“养出的珍珠按品次统一在联盟的拍卖会上对外出售。绝不能让这个行当乱了!若有私下出售者,也断其资质逐出联盟!”

    罗广庭也道:“要是一连多年珍珠达不到要求,也取消其资质,让给有能者居之。”

    谢晓轩拍手道:“好!只是不知,这个珍珠联盟的盟主,谁来担当?”

    诸人自是看向明珠,明珠也不客气,娇艳的面容带着舍我取谁的自信的道:“我做这个盟主。想来各位不会有疑义吧?”

    罗广庭一拍大腿道:“除了郡主,老罗我谁都不服!”

    萧振林与欧阳博相视起身,向明珠拱手道:“盟主之位,非郡主莫属。”

    谢晓轩笑了笑,淡淡的道:“谢家也无疑议。”

    联盟之事,就此落定。

    吕琼此时才道:“乘着今日的机会,吕某也有件事情想交待。老夫年纪大了。这两年的行会会长之职应付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一直想找个继任者。各位有什么建议么?”

    几家老家主闻言不禁有些伤感:珍珠联盟新生,吕会长却要退休了。

    两广的珠宝业,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他们这些老骨头,还能撑得了几时?

    罗广庭想了想,瞧着明珠道:“若是月先生愿意——”

    “不妥不妥。”谢晓轩悠悠的打断他的话,“郡主即任珍珠联盟的盟主。她父亲再任珠宝行会的会长,月家的担子,太重了。”

    罗广庭皱眉:“重什么?这是两个摊子!”

    萧老太太也笑道:“向宁的性子,做这个会长倒是最合适不过。”月家反正已经起来了。压也压不住,不如顺势推波助澜。

    欧阳德也道:“老夫也觉得向宁不错。”

    谢晓轩冷笑着道:“两广的珠宝行会独立于朝庭,是我们商户自己的行会。难道也要象珍珠联盟那样,让北海王插一杆子么?”

    明珠面色微变,冷冷的盯着他着呢:“谢先生,此话何意?”

    谢晓轩笑了起来:“月大小姐,此事不需我明说吧?”

    众人相顾失色,不明白谢晓轩怎么敢在明珠面前暗指她父亲与北海王有不伦的关系?那个谣言,谁也没当真啊!

    欧阳德率先斥责道:“谢晓轩!不得胡言乱语!”

    “我胡言乱语什么了?月大小姐,”谢晓轩左右张望,“月向宁今日怎么没有到场?”

    “谢先生。”明珠忍气冷声道,“家父不在乎会长之位。”

    “他当然不在乎。”谢晓轩不屑的轻笑中另有他意:有北海王相助,月家什么好处拿不到?

    听懂他话外音的明珠勃然大怒。

    氛围正紧张之际,明岚跌跌撞撞的推门而入,叫道:“姐,快跟我走!”

    明珠见她神色惊惶,迎上前问:“出了何事?”

    明岚捉紧她的手腕颤声道:“父亲、父亲出了人命案子——”

    明珠眼前一暗,立即稳住心神,转身对诸人道:“家中出了意外,我们改日再约。请各位长辈见谅!”

    诸人面面相觑:看样子月家出大事了!

    “哥已经去衙门了。”明岚喘着气。“他让我来找你。”

    明珠撩起裙子飞奔而出。

    谢晓轩对吕琼道:“吕会长,德不配位,月向宁坐不了您的位置。”

    吕琼怒不可遏:“谢晓轩!你怎敢中伤王爷,好大的胆子!”

    谢晓轩茫然道:“我哪有中伤王爷。吕会长,您年纪果然大了,尽说混话。”他起身道,“唉,最近好戏连台,来不及看哪!”

    萧老太太淡声道:“振林。”

    “孙儿明白。”立即跟去打探消息。

    “欧阳德。”萧老太太冷声唤他。“走,我们俩家很长时间没好好谈谈了。”

    欧阳德想起孙女办的好事,不禁老脸一红。

    两位老人家踱到会所宽敞的花园里,萧老太太叹息道:“你们两家近年来太不像话!”

    欧阳德呐呐的道:“惭愧,惭愧。”

    “好在你和你孙子都是明白的。”萧老太太赞了句欧阳博,“谢家却是坏在根子上了。”

    “谢晓轩身为家主,办出的事实在不上台面。”欧阳博叹息,“谢晓轩这一脉系,远不如嫡长系啊!”

    谢晓轩若听到这番话,必然会气得吐血。

    “谢翎让位让得太早!”萧老太太摇头。“谢家再这样下去。我萧家容不得他了。”

    欧阳德心中一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当明珠姐妹赶到衙门时,向宁已经被押入牢内。好在钟县令看在明珠的面子上,对他还算客气。特意叮嘱了狱吏不许为难向宁。狱吏也知道这位是郡主的父亲,本地的名匠,声望素来极好。所以向宁并没受什么委屈。

    明华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此时一一告之了明珠。

    明华沉着脸问:“明珠,还记得在广东龙舟赛时,父亲早上给我们买的吃食簸箕炊么?”

    明珠记忆犹新:“文记簸箕炊。酱汁的味道很独特。”

    “死了的这个老人,就是文记的老板,文百田。”

    明珠不解:“父亲能跟他起什么冲突?”

    “现在就是想不明白动机。”明华对一脸焦虑的明岚道,“明岚,我们要去验下文老板的伤口。你见不得那场面,先到马车里等着。”

    明岚应了声,疑惑的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明珠挑眉:“那就让她一块儿去吧。反正仵作应该将伤口清洗过了。不过一具尸体而已。”

    明岚退了一步:“我不去。”溜回了马车。

    明珠娇美的面孔刹时冷若冰霜:“你猜到原因了吧?”

    明华忧心忡忡的轻轻点头:“广东。父亲以前在广东时,应该经常光顾文记,所以文老板认得父亲。”

    “认得父亲,自然也就认得北海王。”明珠闭上眼睛。

    两人沉默了片刻。

    “文老板为什么来合浦?”

    “尚不清楚,见了父亲再说吧。”

    两人到了狱中,一个是郡主,一个是新鲜出炉的解元,狱差顿觉蓬荜生辉,想笑又不敢笑得太开心,毕竟他们的父亲犯了官司,还在牢里呆着呢。

    “两位请。月先生的牢房很干净,吃食也都交待过了。不会委屈了他。”

    向宁单独关在一角僻静的小屋内。里面的摆设倒还真是干净整洁。

    差役退了出去。向宁见到儿女同来,面上露出一丝苦笑,幽幽的道:“我还是连累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