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查案(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父亲。”明珠心吊在喉咙口,“那位文老板是你杀的么?”

    向宁摇头:“不是。”

    “那就好。”明珠松了口气。“事情的经过能和我们说说么?”

    向宁低垂眼敛:“前几日,我在街上偶遇文老板。他说,他准备在合浦开家小吃铺子。”

    “合浦的铺子不便宜。”明华道,“老人家看来赚了不少钱。”

    明珠却极敏感的问:“他的铺子选在何处?”

    向宁吁了口气:“他说,在白龙城有个铺子,位置极好。”

    “白龙城?”明华失声道,“那是北海王的海军驻扎之处!”

    “北海王经常巡视海军。”明珠闭了闭眼,“他如果在那儿开店,不用多久,就会认出北海王!”

    “就算他认出北海王,老人家阅历丰富,不敢也不会胡言乱语。”明珠皱眉,“只会吓得赶紧收拾行礼回广东,生怕被北海王杀人灭口。”

    “这只是你自己的揣测。”明华道,“更多人会相信,是父亲为了避免旧事泄露杀人灭口。”

    “陷井。”明珠低声恨道,“这次又是谁布的局?”

    明华续问:“父亲,后来呢?文老板怎么会受伤而死?”

    “他请我帮他看看店铺是否合适。”向宁侧了脸,“我也有私心。不想他在白龙城遇上韶之,所以就答应今天陪他同去。原本想劝说他换个地方,谁知在铺子内,检查厨房时,他随手递了把长刀给我,问我这把刀如何?我还没回过神,他就自己撞在刀刃上,随后逃出铺子,倒在了街上,不治身亡。”

    “所以,您就成了凶手?”明华苦笑。

    “最麻烦的是,”向宁手指握紧,“他死的时候,手中捏着一块玉佩。”

    明珠心底冰凉:“难道是——他的东西?”

    向宁无语默认。

    这群人一心想暴露父亲与北海王的关系。在广西找不到缺口,聪明的找到了广东。还真让他们寻到了认识父亲的人。又用这种法子嫁祸,这番用心良苦,所求不小啊!

    “这个案子,比御木本幸子更危险。”明珠迅速的想着对策!

    明华沉声道:“明珠,能请穆九去广东查一查,文老板家中的近况么?若没有人逼着他,他也不会以死陷害父亲。”

    “好。”明珠安慰父亲,“有我们在。您尽管安心。”

    向宁神色十分平静:“我知道。”

    明珠离开牢房时,隐隐觉得父亲有些异样。从头到尾,他太过冷静。不禁回头看了眼向宁,却见他眼中无限眷念的望着自己和明华,泪盈于眶。

    明珠惊叫一声,扑回牢房,攥着向宁手的咬牙切齿的低声问:“你心里除了他,还有没有我与明华明岚?一个畏罪自尽的父亲对明华的仕途、对明岚的亲事,有多严重的影响你有没有想过?!”

    向宁大震,嘴唇轻颤:“我……”

    “父亲!”明珠流泪笑道,“我们等你回家过年。”

    向宁深吸口气,哽咽道:“——好。”

    明珠兄妹表面不显,心中却明白,这幢案子,横竖都是个死结。

    官府越查,越能发现向宁与北海王的旧情。

    就算查出有人陷害向宁,但这件事,恐怕再也瞒不住了。难怪向宁想求死解脱。明珠忍着无尽的愤怒:当我月明珠好欺负?

    “有怀疑的对象么?”明华问。“这事儿,肯定是当地人办得。对我们还比较熟悉。”

    “有。”明珠想到今天被迫中断的拍卖会上谢晓轩可恶的嘴脸和意有所指的话,“十有**是谢家捣的鬼。”

    “谢家?”明华不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早说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明珠咬牙切齿,“原本看在谢老爷子的情份上,我不想和谢晓轩计较。没想到他竟然变本加厉的害我月家。即然如此,谢家就等着从三大氏族中除名吧!”

    她的翡翠、她的珍珠养殖,谢家休想从中捞到半点好处。一个不能与时俱进的大家族,原地踏步的结果,只有没落!

    当夜,明珠就与穆九坐船同去广东。

    夜色中,明珠立在甲板上,望着幽蓝的海水、时而跃起的大鱼,面无表情沉郁得如同一尊雕像。

    穆九怜惜的揽起她的碎发,握着她的手道:“实在没有办法避免,那就勇敢面对吧。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结局呢?”

    “——别安慰我了。”明珠声音幽淡,“这幢案子了结后,父亲可能不会再留在广西了。”

    “未来岳父想不想去英格兰逛一圈?”穆九笑问,“法兰西也可以。领略一下异国风情,就当散心了。”

    明珠听着听着,忍不住噗嗤一笑,穆九这口吻,像足了前世的有钱人,一遇到什么伤心事,就要离开故土,出国远游。

    “那就交给你了。”明珠靠在他的肩膀上,“有你在,我就安心。”

    穆九搂住她的腰,心道:有你在,我也安心。

    船舱内,郑涸无比羡慕的看着她们:什么时候,木夫人和他也能象他们这样亲密无间?

    郑涸是广西人,又有何氏船业的人脉及老郑家的关系在,一听穆九要去广西查案,为讨好木夫人和未来侄子,立即自告奋勇,愿作开路先锋。

    有他在,明珠与穆九算是见识到了地头蛇的力量:郑涸往各个场子上那么一站,斯斯文文一句“在下郑涸,‘涸辙之鲋’的涸”,就震得场子里的老板毕恭毕敬。

    “郑老板想查文记的家事?小事一幢!”

    “文百田只有一个儿子,叫文进贤,是个屡试不第的秀才。”

    “我要文家父子最近两个月的行踪与主要交往的人物关系。另外,铺子里有没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来过特别的人?”

    “您这么一说,前阵子倒的确有件挺奇怪的事。”

    “什么怪事?”

    “有批人,偷偷摸摸的拿着个美男子的画象在各个铺子里询问有无见过此人。”

    明珠霍然色变!竟然是用这个法子找上了文老板!

    “郑老板,兄弟们查到一些东西您看有用么?”

    虽然最后稍有曲折,明珠还是拿到了想要的资料,顺利返航。

    合浦,向宁在狱中的第一夜,睡得极不安稳。他蓦地从噩梦中惊醒,却发现靠床的墙壁上借着月光投射下一个熟悉的身影。

    向宁怔怔的看着那道影子片刻,闭上眼睛,蜷紧了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道影子终于消失。是个梦吧,向宁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