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审案(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日后,钟县令开庭审案。

    听审人之多,出乎钟县令意料。当地珠宝行的人士来了大半!三族的人掩在人群中,各有关切。谢晓轩亲自到场,引来不少惊噫。

    文老板的儿子文进贤在开庭时赶到了合浦,在堂前放声大哭。文进贤靠着父亲的生意,读书考功名,年近四十了还是个秀才。也没寻个教书育人的活计养活自己,全靠父亲店铺的生意赚来的钱,四处交友游历,花钱如流水。

    明珠与明华还没进堂,便远远听见他的哭声。连钟县令也忍不住拍了惊堂木喝道:“哭够了没有?还想不想为你爹伸冤了?”

    文进贤这才抽抽噎噎的止了哭声道:“大人请恕罪。家母去得早,家父将我从小拉扯大,供我读书考了功名。乍听噩耗,学生实是伤心不已,痛不欲生啊!”

    钟县令正色道:“公堂不许喧哗,你身为秀才,岂能不知理法。”

    文进贤忙道:“学生知错。”

    “我先问你,令尊在雷州的铺子开得好好的。为何突然要到合浦寻铺子开店?”

    文进贤是秀才,可不跪县令。

    “大人。家父的小食店生意一向很好,名扬雷州。尤其是簸箕炊,人人称道。常有广西的客人慕名而来。家父于是动了心思,加上家父多年辛苦,手中颇有积蓄,便决定到广西开家铺子。没想到,这一走,竟然天人永隔!”

    钟县令皱眉道:“传月向宁。”

    向宁上堂,文进贤一见他,泪流满面的道:“家父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害他?”

    向宁苦笑,当众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说到文老板自尽而亡时,文进贤愤怒的叫了起来:“家父好好的,子孝孙贤,生意又兴隆,为何要自尽?月向宁,你这谎言编得也太离谱了!”

    明华冷笑道:“子孝孙贤,生意又兴隆?”

    他奉上一叠满是字迹的淡黄信纸,大声道:“大人,文秀才为掩盖自己的罪责,信口雌黄,胡乱攀咬。他的父亲文进贤,正是被文秀才给逼死的!”

    旁观的人群出发出一片意外的惊啧声。

    钟县令接了那叠纸一看,面色微变,兴奋的拍了惊堂木道:“大胆文进贤,竟敢撒谎欺瞒本官!”

    文秀才喊冤道:“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在雷州欠了一屁股的赌债,你爹为了你连雷州的铺子都抵了出去!他哪来的银子到合浦开铺子?!”

    百姓顿时哗然:这个文秀才,看着斯文,竟然是个赌徒。赌徒的话,打死都不能相信啊!

    文秀才瞪着县令手中的纸张,竟然是自己的借条,一下子脚软得差点立不住,失声道:“不可能——”他们明明答应他,不会透露这件事给任何人知道的!他可是秀才啊,虽然进举无望,但赌博欠债的事传出去,他连秀才的功名都保不住!

    谢晓轩眼中隐隐透出兴奋:月明华果然将这件事给查了出来!正是要查出来才好呢!

    文秀才面色颓败之下,立时跪倒在地道:“学生鬼迷心窍!是学生害了父亲!大人,此事的确另有隐情,请大人给学生一个辩解的机会!”

    “辩解?”钟大人冷笑,“好,我便听你说说。”

    文秀才抹了把冷汗,道:“大人!之前我家的铺子里来了个广西的客人。给家父看了张画像。问家父认不认得画中人。父亲说他见过。于是客人非常高兴。后来他出了笔银子,替学生还了一部分的赌债。然后又请家父到合浦替他办事。”

    围观百姓议论纷纷,这是什么事儿啊,太不靠谱了吧。

    明珠与明华暗道:来了。这才是重点。

    钟县令奇道:“画中人是谁?那客人请令尊办什么事?”

    文秀才盯着向宁道:“画中人长相俊雅,正是月向宁。”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人都道:月先生果然是被陷害的!月先生得罪了谁啊?这也太过分了,竟然用一条人命陷害月先生。

    向宁却强忍着战栗,垂头不语。

    文秀才又道:“至于客人请家父办的事情,学生也不太清楚。只是父亲那几日长吁短叹,说他活了一辈子,临老了却要为了学生做违心之事。家父还说,还说——”

    钟县令皱眉问:“令尊说什么了?”

    文秀才似乎是横了心,道:“家父嘀咕了一句,说你们这边不许结契兄弟,这回,他恐怕要害死月向宁和他的契兄了。”

    向宁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

    全场俱静。

    钟县令目瞪口呆,脑子中不由想起之前坊间的传言,猛地回过神怒道:“文秀才,你怎敢当堂胡言乱语!”

    文秀才即慌恐又不以为然的嘀咕道:“学生没有胡说啊。这个,本来就不算什么大事嘛。”

    “你们那边的陋习不要带来我们广西。”人群中有人喊,“月先生才不是这种人呢。”

    文秀才讪讪的道:“我只是转述家父的话。万一对案情有用呢?”

    钟县令很会捉重点,不顾衙役和旁听百姓间汹涌而起的八卦之心与嘘声,追问,“你说的这个广西的客人,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你可能认出他来?”

    “这个学生确实不知。都是父亲与他接洽,这人很神秘,我只见过一次,帽子遮着脸。估摸着,总归是月先生的对头。”他嚷嚷的问,“月先生,你十多年前常与你的契兄到家父的铺子里吃饭。今年的端午龙舟赛时又来过一回。所以家父很清楚的记得你们。那个客人,正是想利用家父指证你和你的契兄!但是不巧让你先遇到了家父,你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又不想泄露契兄的身份,所以才杀了家父。对不对?”

    钟县令愕然的瞪着月向宁,身上冒出一层冷汗。月向宁若真有契兄,难道——呸呸呸!苦哇,这个案子还怎么审?

    “原来是这样。”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月向宁害怕旧情暴露,身败名裂,所以才杀了文老板。”

    向宁挺直背梁道:“我没有杀人。”

    明华大笑了两声道:“文秀才,你之前连篇谎话欺骗大人。这番的故事又编得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你所说的那名客人,暂且当是有这个人存在吧。他说是为了指证贵人才派你父亲到合浦。可是这般重要隐密的计划,他怎么会事先告诉你们详情?”明华向听审的百姓大声问,“除非他说的这番话根本就是假的!只为骗你们父子上当。”

    旁听的谢晓轩得意的笑容一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