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剖蚌得珠
    这一排的铺子与其他商铺不同,店里店外就放了几十个大木盆,盆里堆满了各种蚌类,店铺外竖着个牌子:五文一枚,现场剖蚌取珠。明珠暗想:这还真是个无本买卖。谁知道这几千上万只蚌里,能取到几颗珍珠?

    明珠笑问店家:“取得的珍珠归客人么?”

    店家是个中年男人,身材瘦小却结实。见有客人到,立即笑道:“当然归客人所有啦!小姐,要不要试试手气啊!我这家铺子,可是有不少人剖到珍珠的哦!”

    明珠看向父亲:“爹,不如让女儿试试吧!”

    月向宁毫不迟疑的取出一吊钱,明岚看得眼都直了,忍不住急道:“姐姐!现在家里银钱紧张,你还——”

    明珠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过钱,想了想,道:“我就买五个。”

    月向宁微笑:“这些小钱还是有的。”

    明岚叹口气:好吧,爹都不急,她急什么。反而也颇有兴趣的和明珠一起挑起蚌来。????“明岚也挑几个吧。”月向宁微笑。

    明岚立即点头。可是,面对着眼前又黑又丑的贝壳,实在是下不了手去。

    明珠眼神轻淡却认真的扫过每一个珠蚌:这里最多的,还是后世人们统称之为“合浦珍珠贝”马氏珠母贝。别看这种珠蚌外观难看:斜四方形,背缘略平直,腹缘弧形,边缘鳞片致密,通身黑不溜秋,却是后世养殖海珠最好的贝类。

    月明珠是个珠宝设计师,尤其偏爱珍珠。对珍珠可谓了若指掌。她曾为了寻找一对满意的绿珍珠在大溪地呆了近一年。为了培育合适的珍珠,她甚至买下了一个珍珠养殖场,对于各种珠蚌、养殖方法了解极深。前世,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天生对珍珠有异于常人的灵犀!

    比如此时——她几乎翻看了每一个贝壳,观察它的大小,纹路,光泽。最终锁定一枚手掌大小的珠蚌,手指轻轻摸上珠蚌斑驳的表面,闭上眼睛,一股温热的触感直击指尖。眼前慢慢浮现蚌内的景象:洁白的蚌肉,圆形的事物——

    睁开眼,明珠微笑:就它了!

    又认真的选了四只贝壳,一同交给店家。

    明岚见她挑得认真,忙问:“姐姐,挑这个有没有决窍?”

    明珠想了想,道:“大的。”

    于是明岚还真将铺子里最大的几个蚌给挑了出来。明珠见了莞尔一笑。这个妹妹,还有几分天真可爱。

    店家接过明珠的母贝,一柄用得铮亮的小刀喀的声撬开贝壳,手势极为熟练,也不知开过多少只蚌了。一连三个,都是空的。开到第四个时,店家咦了一声,笑道:“小姐,我说得不错吧。”

    真有一颗小小的珍珠,只有米粒般大小,白白圆圆的躺在蚌肉里,很是可爱。

    明岚呀了声,小脸满是兴奋:“姐姐运气真好!”

    连月向宁也点点头,笑道:“还真有珍珠。”

    明珠却不语,只盯着最后一枚大蚌。店家心想这小妞运气不错。虽然是颗小米珠,但将来嵌在首饰里也不差。这样想着,手已经剖开了第五只母蚌,忽然间,他被一道晶莹粉润光泽闪了闪眼睛:珍珠!竟然还是颗粉色的珍珠!他惊怔之下,心思狂动:这么个宝贝怎么可以便宜了这丫头?他以前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情,千年难得的遇上客人开到枚略好些的珍珠时,他手中的刀还没离开蚌壳,极快的用刀尖那么轻轻一剜,珍珠便被挑走。他今日正要故伎重施时,却听对面小姐暗哑的声音道:“是颗粉珠!”补充了一句,“姆指大小。”

    她竟然看到啦?!怎么可能?!店家就这么一怔之间,失去了偷珠的良机,刀尖对着珍珠,手指僵硬的盯着眼前娇美无比的姑娘——“珍、珍珠——”

    明珠看似微笑,眼中却有厉光一闪而逝。

    店家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明岚已经惊喜的叫出声来:“真的有啊!好大一颗粉色的珍珠!漂亮极了!”

    她这么一叫,四周街坊铺子的人都涌了上来:“什么?真的开到珍珠啦?”

    “还是粉珠?!”

    “真的假的?老快这下子亏大了!”

    月向宁心底的惊讶一闪而过,看着店家明显反悔的脸,伸出手,笑道:“店家能让我看看么?”

    老快的姓名已经没人记得了,但他因刀快手快,所以被人称为老快。他此时紧紧握着珠子,紧张的看着客人。

    “怎么?老快你想反悔?”有人叫了起来。“生意可不是这样做的!”

    “关你们屁事!”老快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客人,这个,这个——”

    “爹,这镇上的商铺由谁管的?”明岚也看出几分店家的不对劲,忍不住开口。

    老快转身就要跑:这一枚珍珠抵千金!这点子家档算什么?却听明珠冷冷的道:“有命逃,没命花。”

    老快身子一僵:别说他是否逃得掉,这么大颗粉珠落在他手里,要是被人知道了怕真是连命都难留。

    所有的朝代,珍珠都是官府统一采捕,若有采到珍珠的人私藏不交,重罚。只有成色不怎么好的,官府看不上的,才会由采珠人拿回,换些衣食。但是象他这种类似赌石的铺子,官府为了经济民生,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可那也是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些都是唬人的玩意,哪会真能取出啥珍贵品种?

    若是官府出面,这几个客人倒不会有什么事,顶多官府征收珠子后还会给些补偿,可他却是什么都拿不到,还得受罚!

    当下,他僵笑着、万般不舍的将珍珠交给了月向宁。

    月向宁望着这枚滚圆粉润的珍珠,递给明珠道:“你找到的,是你的。”

    明珠也不客气,将粉珠和之前那枚小珠一同放进腰间的香囊里。

    明岚想起来了:“快,还有我的蚌没开呢!”姐姐开到珍珠,令她兴奋不已。

    老快苦着脸,手起刀落,然而五只珠蚌,全是空的。

    莫名的,他心情好了许多。

    明岚自然是失望的。明珠边走边问父亲:“那颗珠子值多少钱?”

    月向宁在宫里的制作局呆了十几年,经手无数珠宝玉石,岂是不识货之人?“这颗珍珠颜色粉嫩,圆润无瑕,大小适宜,可值八千两白银。”

    八千两么?月明珠摇头:不够啊。

    到了合浦,她才不会和老宅的人住一块儿,听父兄所讲,只怕他们的房子都被他们霸占了。免不了买地买房买人。若要再做些生意,哈,这八千两,本金都不够。

    于是,她拉着父亲走向下一家铺子。

    她极有耐心,一家家的慢慢地翻看母贝,每到一家铺子,都让店家又兴奋又紧张。一连走了七八家,每家都只买五只母贝,却始终没有再找到珍珠。这让原本兴致勃勃随着他们父女一路观望的人群一下子散了好多。无不在说:“果然还是运气啊!”

    “是啊。不过,再好的运气,也就那一回了。”

    明珠逛到最后一家店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家店铺的店主,是个三十左右的妇女。身材姣好,容貌也不差。就是皮肤黑了些,称得上是黑里俏。她自称鲛妇,只因年轻时在海里采珠如鲛人般灵活敏捷。见三人逛到自家店里来了,鲛妇眼中满是复杂——她扫了眼自家的母贝,不会真和老快一样也有啥沧海遗珠吧。

    明珠细细看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竟然挑了八只珠蚌。连她自己也颇为吃惊,抬头问店主:“这批货哪儿来的?”

    鲛妇楞了楞,货,哪儿来的?她好笑的道:“我家男人在海里找的呗。”

    明珠拧紧眉:这批母贝的质量极好!这可不是运气能解释得了的。她很想问:你家男人去的哪个海域?但她深知言多必失。于是,她缄口不言,继续挑蚌。蓦然间,她的动作顿了顿,她看见了什么?一只表面光滑,银色到银黑色自然过渡的硕大的黑蝶贝!

    这怎么可能?黑蝶贝主要生长于法属波利尼西亚环珊瑚礁海域,库克群岛,巴拿马岛以及墨西哥海湾等地,中国南海也曾发现少量,此时此刻,她竟然在合浦的一家小铺子里看到了黑蝶贝!惊喜,绝对的惊喜!

    明珠将这只大蚌与其他几只蚌混在一起,指着八枚珠蚌道:“我要这些。但是不打算在你这里剖取。行么?”

    月向宁皱眉看了眼女儿。

    鲛妇却毫不迟疑的摇头,道:“不好意思,官府的规矩,这生意必须现买现剖。”

    月向宁向女儿解释:“以免混水摸鱼。”

    明珠秒懂:是怕人偷采了珍珠后不上交,到这里买些蚌回去,说是剖来的。

    于是,她颇为苦恼的抿了抿唇,迟疑片刻,竟然将千挑万选的母贝毫不犹豫的放回了桶里,最后只留了黑蝶贝,又凑了其他四只珠蚌,心痛得快要死了,她有气没力的道:“那就剖吧。”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