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卖珠
    鲛妇兴奋的应了声,手起刀落,连声喀嚓,开到第三只时,忽然眼神凝固,神情竟是说不出的震惊:“怎么可能——”

    洁白的蚌肉里,静静的躺着一枚成人姆指大小,孔雀绿的黑珍珠!

    珍珠表面霓虹般的光彩直刺得鲛妇的眼睛酸涩无比:tmd,这下她可是亏得比老快还大了!粉珠虽然名贵,但比起极度稀少的黑珍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前阵子合浦的明月湾里剖出了一颗绿珠,比这颗小了一半,颜色也不如它好,卖出了一万两银子的价格!

    忽然又想到刚才女孩奇怪的问题:这批货哪儿来的?又想到她扔回去的母贝,心头一时火热,一时冰凉。

    “不要叫。”月向宁反应极快,低声道,“我们给你一成利。”

    鲛妇心下大喜,迅速的收敛了表情,动作极快的将珠子放在母贝底下一起递给月向宁:“您看,里面没珠子哟!”

    月向宁收了珍珠,将母贝扔了,意味深长的道:“多谢。”

    月明珠恋恋不舍的瞧了眼她方才放回盆里的母贝,悠悠叹了口气。若不是担心这批货来历不明,她怎会放弃大好的赚钱机会?????随父亲回客栈。一路上,月向宁神色严肃,月明岚倒是欢喜极了。她岂是不识货的人?黑珍珠啊,宫庭里也不常见,这下子家里的财政危机总算解决了。

    父女三人才到客栈门口,客栈老板已经迎了上来:“月先生月小姐,您们总算是回来了!”

    月向宁道:“何事?”

    “听说您的千金在街上剖了颗珍珠?”老板眉开眼笑,“小姐真是好运气啊。这不,附近的几位大老爷都派人来找您买珠子呢!”

    花了二十五文钱当街剖得一枚价值千金的粉珠,这么戏剧性的事儿怕是如一夜春风早就吹遍越州城了。那些想要珠子的人,还不赶着过来先下手为强?

    月向宁拧眉,对客栈老板道:“请客人稍候。待我女儿喝口茶歇一会儿。”

    老板急忙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三人回到客房,月向宁将珍珠的事跟儿子及林氏一一说了。月明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还能有这种运气?”

    明华和明珠是龙凤胎,脸型眉眼极其相似。都是十五岁的年纪,明华刚刚开始发育,原本偏柔的长相渐渐多了几分的阳刚的味道,明珠的容貌自然更加娇美些。他们的母亲梅氏还曾经将明华扮成女孩样,逗爱哭的明珠玩,明珠每每见到哥哥穿着小裙子的样子,便大笑不止。

    林氏又是激动又是忌妒,怎么她女儿就没找到一颗珠子?!

    “老爷,家中境况不好。不如卖了珠子——”林氏刚开口,月向宁便冷冷瞪了她一眼:“珠子是明珠得的。”言下之意,明珠的东西,由她自个儿处置。

    明珠淡淡的道:“换钱。”

    月明华更是讶异:万没想到从前那个自私蛮横的妹妹竟然这般通情达理。面容也不禁舒缓许多。离京前,变卖了本已不多的家财,一路上他处处精打细算,银钱方面实在是紧张得很了。

    但是,怎么卖?

    当月向宁带着月明珠来到客栈的雅室时,大吃一惊。

    不大的屋里,竟挤着十来个绸缎衣衫的人,年纪各异,相貌也是……各有千秋。唯一名年纪略轻,衣饰清雅的男子相貌十分的俊朗。他静坐窗前,月白的袍子暗绣兰草,碧色的腰带上缀着一排半圆的珍珠,持杯的手指白净颀长,随着他喝茶的动作,月明珠注意到他的侧脸:唇形完好,坚毅的下巴与挺拔的鼻梁——此时他回过头来,正与明珠审视的目光相遇,微微挑眉,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对着他相貌发花痴的女子,他见得多了。

    明珠见到他眼底暗藏的不屑,不由微微挑了挑唇角。这男人虽然长得异常好看,可惜是个骚包男。毫不犹豫的转开视线,随着父亲和众人寒喧后入座,一时竟寂静无声。

    有个微胖界的人士率先开口:“听口音,月先生也是合浦人氏吧?”

    月向宁微笑点头:“月某不才。十五年前赴京在宫中制作局任职。可惜近来年长,力有不足,办坏了贵人的差事,只好回乡讨生活。”

    众人见他毫不掩瞒的坦承相告身世,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家伙算是半个同行啊!宫里制作局出来的,经手过多少宝贝?对珍珠的价值定然了若指掌。他们想要混水摸鱼是不成了。喜的是,毕竟是个失势的宫匠,没啥背景,忽悠几下,还是可以讨些便宜的。

    “此次回乡,也是为了小女的亲事。”谁料月向宁续道,“小女明珠,已与合浦郡通判史长子订婚。”

    众人心里嗷呜一声:你把话一次说完行么?竟然和本地的官府有姻亲关系,那他们如何下黑手?

    明珠暗暗为老爹点个赞:很会扯大旗借威风嘛!不由看着父亲露出一点笑来。她这笑意虽浅,却也让不少人看呆去:这位运气超好的姑娘,长得还真美!就连那锦衣男子也多看了她一眼:这样鲜活调皮的笑容,原来不是他想象的花痴女孩呢。

    “诸位都是为珍珠而来。只是僧多粥少……”月向宁面露为难之色。

    对方即是个行家,又背靠大山,诸人自然也不敢再做手脚。看来只能价高者得了。

    明珠接了父亲的眼色,从香囊里取出一枚粉珠放在面前的茶碟上。

    只听当的声轻响,洁白的碟子中滴溜溜一颗滚盘珠,晶莹粉润,可爱极了。

    就听刚才那微胖男喊道:“七千两!”

    明珠眉稍也不动,施施然喝了口茶。

    当即有人嘲笑他:“丁二胖,你也太小器了。”

    “是啊!七千两不是坑人么?我出七千五百两!”

    “七千八!”

    “七千九!”

    “八千!”

    “八千二!”

    开价到这儿,屋内突然没了声音。明珠心知,价格再高上去,这些商人就没得赚了。她看了眼开价的男子,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衣饰精良,相貌温和。虽不如何俊美,但也端正。

    “李老板——”有人委屈的喊,“您还要和我们抢啊!”

    李老板向诸位举了举手,洋洋得意的道:“实在抱歉了!李某的爱妻刚为李某生了个大胖闺女。这不,李某就想买件东西讨妻子欢心。她生平最爱粉珠,是以,还见各位见谅啊见谅。”

    众人听他语气里满满的显摆和得意,不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暗骂:这里谁家没儿没女啊?至于这么得瑟么?

    明珠听了,也不觉面露浅笑。她想到了前世父母,又想到了今世的父亲,倍觉温馨。想了想,她在父亲耳边说了几句话。月向宁讶异地看了她一眼,便让小二笔墨伺候。

    好在雅室备有纸墨,小二极快的研开墨水,展开画纸,明珠欣然持笔,在纸上画了一张图。

    现代,碎钻是各种珠宝镶嵌最常用的宝石,但是这个年代,钻石即便被发现也没有现代高超的打磨工艺,展现不了它的璀灿晶亮。可这儿的工匠应该不缺黄金掐丝的本事吧?明珠想了想粉珠的大小与成色,便画出了一款戒指的设计图纸,五片姿意舒展的牡丹花瓣为底托,花瓣镂空,内里经络分明,一枚大珠正在中央,当真是芳心一吐天下倾。

    现场一片诡异的安静。

    这样的画、这样的设计,开天劈地,前所未有。

    那靠窗的男子听下人禀报:少爷,那小姐的画真古怪,那戒指,感觉跟真的一样。他起身去往桌边一看,眼睛微微眯起,不由上下打量起明珠。

    “月某是手艺人。”月向宁按下心底的震惊及时解释,“小女女承父业,从小便爱自己做些首饰。让各位见笑了。”

    众人这才吐出口浊气,面色难定的道:“小姐大才!”

    忽听一人叫道:“这张图纸,我花一百两买了!”

    “丁二胖,又是你!”有人没好气的叫道,“我出两百两!”

    “三百两!”

    眼见又是一轮竞价,明珠道:“不卖。”

    众人怔住。不卖?不卖你画来何用?

    “送给李老板。”明珠一开口,李老板笑傻了,瞪大眼直问:“真的?真的是送给我的么?”

    明珠点头,瞧了眼其他人失望的脸孔,暗想,图纸已经给他们看过了,他们要盗用也是没办法的事,便道:“你们都可以用。”

    众人欢喜极了。

    “三个月以后。”想来三个月的时候,足够李老板做好戒指送给他夫人了吧?

    李老板更是感动:“多谢小姐!”急忙掏出银票,送到月向宁的手中。

    有人又向月向宁道:“月先生到家后,可臻宝楼找我——”话未说完,立即被打断,“月先生,宝凤馆在合浦就有,您报上我的名号即可——”

    “月先生——”

    月向宁看了眼风平浪静的女儿,苦笑:“多谢各位厚爱。在下回乡安定后,必会上门叨扰。”

    好不容易将人打发了,抬眼间,月向宁却看到女儿和一个长得极好的年轻男子坐在一块,喝着茶,说着话。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