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盗蚌
    “公子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月明珠留意到这位帅哥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价。既然不出价,不想买珠子,来此何意?

    男子神情淡漠:“在下成婚在即。想为未过门的妻子寻颗世上罕见的聘礼!”

    月明珠的神情刹时柔和了许多。

    “不知公子想要什么样的珠宝呢?”

    男子望定她:“黑珍珠。”

    月明珠心底吃惊,神色却未动分毫。

    “阁下好眼力。”当时并未发现有什么人藏在暗处。谁料竟然还是被人暗暗叮哨了。便是月向宁,也露出几许惊讶和慌恐:这个男子虽然年轻,但显然颇有身价。若是意图不轨——月向宁不禁双眉紧皱,握紧了拳头。

    男子见明珠这般镇定自若,心下也有诧异。只见月明珠极爽快的取出一枚珠子,托在手心,送到他面前。????“公子可满意?”

    明珠的手,娇嫩洁白得仿若清晨初开的桅子花,一枚颜色幽绿的珠子静静躺在她淡粉娇柔的手心,男子一时看得呆住,立即反应过来,耳朵根却不禁有点红了。

    珠光迎面,霓彩流转。整颗珠子圆润无瑕,堪称完美。

    男子深深吸了口气,赞道:“珍品!”

    明珠想到不得不放弃的那些珠蚌,心痛更甚。好在她极有职业道德,从不干宰客的事,开价道:“五万两,不二价。”

    男子点头。这个价格很合理。他深深看了眼明珠,命下人付了银票,问:“不给我一张图纸么?”

    明珠正颜道:“我的图纸很贵。”真当她的设计不要钱么?前世私下请她设计定制珠宝的单价都是五位数起!

    男子失笑,竟然觉得她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颇为可爱。

    交易即成,他正欲起身告辞,突然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雅室的门砰的声被推开,一群官兵气势汹汹的冲进屋来,为首一人喝道:“是谁在街上剖到珍珠的?给我出来!”

    月向宁大吃一惊。月明珠却暗暗叹息:还是来了。

    男子回头怒道:“何事这般凶恶!”

    “啊!是沈公子!”为首的兵头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沈公子见谅,小的办差呢!”

    沈公子冷冷的盯着他:“若我没记错,铺子上剖得的珍珠,无论轻贵都归客人所有,官府不得干涉!”

    “是!公子没记错。这不是出大事了么?小的不得不谨慎行事啊!”兵头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沈公子听得面色一变。

    “当真?”

    “自是真的。通报都下来了。我这不是急嘛!多少年了都没剖到过几颗好珠子,怎么偏生他们这般运气?!”

    月向宁忍不住问:“沈公子、这位官爷,不知出了何事?”

    沈公子面色沉郁,也不瞒他:“合浦郡玲珑池的珠蚌昨夜被盗。”

    月向宁啊的声,算是明白他们父女不幸撞在枪口上了。

    合浦郡靠海,自古以来便盛产海珠,是为南珠。业界曾有云:西珠不如东珠,东珠不如南珠。可见南珠品质之好。前朝曾因过度开采珍珠而令近海内无珠可采。本朝便采用轮休的方式,将近海大大小小的分为几十个采珠区。玲珑池已经休养停采了二十年,近来正准备开采,谁知竟被盗了!

    “官爷是怀疑我们和商铺勾联?”月向宁笑了笑,取出全家的户藉凭证及通行令。“在下家小两月前从京城出发,一路风尘至此。请官爷明查。”

    那差官看了凭证,还给他,挥手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半路勾结的?还是和我到衙门走一趟吧。”

    “大人英明。”明珠意外的开口。

    官差一听之下,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称赞自己,忍不住道:“跟爷拍马屁没用。”

    明珠忍着嗓痛,慢慢道:“明珠真心称赞,绝无拍马之意。”

    沈公子奇道:“你有何见解?”

    那官差颇给沈公子面子,也就笑嘻嘻的听她说话。反正是个小美人,多看两眼也好的。他之前已经捉了老快,许多听到风声的人都到老快的铺子里试手气,可惜没一个成事的。因此明知这几个客人犯案的可能性不大,但他却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之处。

    此时,沈公子却突然想起月明珠采得黑珍珠的那家铺子。当时月明珠的动作颇为蹊跷。明明已经选了十几只珠蚌,可是后来却又放了回去,重新选了一些……

    明珠又道:“我有些想法,想向官爷请教。”

    官差一扬眉:“哟,你倒是说说!”

    “盗贼必是深夜入海盗蚌。若是一路逃至越州城,当是卯时。”

    官差粗算了下路程脚力,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行此大逆不道之事,必然刻意隐瞒踪迹。而且盗走珠蚌数量想来不少,他们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进城来的呢?”

    官差听得认真,暗想:老子也觉得奇怪呢!咱这镇上没瞅到啥可疑的人,也没发现来路不明的珠蚌啊。

    明珠见他还没开窍,继续提点他:“官爷再想想,这越州城里,什么人起早摸黑又带着珠蚌而不会被怀疑呢?”

    沈公子刹时反应过来:“是他们——”

    官差这时也跳了起来:“还真是老快他们——”

    沈公子摇头道:“老快是否参与尚不能确定。但那些铺子里的老板和店员要全部捉拿审问。尤其是最后那家店铺的男人。”说完,他看了眼明珠。明珠此时也望向他,两人心照不宣,各自别过头去。

    “老子刚才已经捉了老快——”

    明珠叹息:“打草惊蛇。”

    那官差急得跺脚,一边挥手一边往外冲:“走,捉人去!”

    官差走得一干二净,月向宁和沈公子都盯着月明珠,似要将她看出朵花来。

    “这么简单的事,你们都没想到?”明珠不以为然的抛下一句话,在门口等候的两个丫鬟的陪扶下,径自回房。

    留下沈公子与月向宁面面相觑,各自尴尬。

    次日清早,月向宁父子在前堂吃早饭时,听到了最新的消息。

    官差连夜捉了街上珠蚌铺子的所有店家,夜审之下果然发现线索。鲛妇的男人招供,他昨日一早在海边进货回家时,遇上两个同行,行路时不当心,从车上散落一地珠蚌。鲛妇的男人帮他们一起收拾时,起了贪小便宜的心思,趁人不注意偷藏了十几个大蚌。现在想来,那两个同行是有些心虚不安的样子。

    官差继续追问他们的模样,画了图像全城揖捕。

    到中午的时候,有人认出图象上的人是隔壁林家镇上的一对兄弟,于是官差极快的上门,人赃俱获。

    这对兄弟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被下了黑手,偷走珠蚌留下了线索。

    至于鲛妇男人的铺子,下午便有官差坐镇,近千只母贝现场剖珠,不时传来惊呼声:“天哪,有珍珠啊!”

    “好大的珠子!”

    “又一颗,又一颗!”

    最后,一共取出八枚大小不一的珍珠,其中一颗龙眼大的粉紫珍珠最为珍贵。

    “不愧是玲珑池的母贝啊!”官员们无不赞叹。据鲛妇男人所说,只得了十几个珠蚌,竟取出八枚珍珠,其中还有一枚珍贵非常的紫珠,可见玲珑池今年必然大丰收!

    至于之前已经有个客人剖走了一颗黑珍珠的事儿,鲛妇绝口不提。

    月家离镇出发前,月向宁买了些小礼品送到这些珠蚌铺子里,表示歉意:若不是他们剖到珠子,也不会让各位店家受惊。各店家老板自是表示:不关月先生的事儿,都是偷蚌的人不好。

    送到鲛妇铺子的时候,月向宁笑道:“听说你丈夫这次吃了不少苦,这些东西聊表心意。替他压压惊。”

    鲛妇高兴的收了。回家后拆开一看,果然藏着厚厚一打银票,三张一千两的,两张五百两的,五张一百两的,其余都是五十两一张。

    一共五千两!鲛妇兴奋的快要晕过去了。她藏好银票,担心丈夫喝醉酒说漏嘴引来大祸,也没告诉他。只寻个恰当机会再做安排。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