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怒怼老宅
    再说明珠一家,有了银子,明珠自然是要花用的。于是,换了最新最漂亮最舒适的大马车,碧纱轻拢,香炉伺候,这还不算,每辆马车又按明珠的要求重新打造了一番。这回没人说嘴,反倒个个喜气洋洋。

    月明华道:“妹妹原来的马车就不要换了。”言下之意,可让他和父亲共坐。

    明珠点头:“放货物吧。”

    明华:==

    来时没多少行礼,可离开的时候,大包小包,林林总总又塞了三辆马车。

    明珠还买了些略有瑕次的淡水珍珠,各种形状颜色都有,两个丫鬟不明白小姐的用意,明珠也笑而不语。

    一行人一扫之前的低迷沉郁,欢欣喜气的赶往合浦老家。

    不过一天的路程,便抵达了合浦郡。????彼时合浦郡管辖合浦、徐闻、荡昌、朱官、朱卢、晋始、新安六县,郡治在合浦县城。因采珠业的繁荣,合浦虽然地处偏远,也颇繁华热闹。

    城门口,月向宁目光扫过来来往往的人流,流露出几许失意:他早已书信家人,近日即将抵达。此时,老宅却无一人前来接他。

    月明华想安慰父亲几句,可对老宅却实在没多少好感,因而也不乐意为他们开脱。怪声怪气道:“二伯公务繁忙,思虑不周也是情有可原。”

    天晓得!他家那位二伯父比之月向宁小了八岁,是月母老来子,自小宠爱有加。月老爷子贩珠起家,月向宁从小喜欢摆弄珠子,走了工匠之路。但颇惹月母不喜:明明挺聪明的长子,不子承父业,却要做手工匠人。就算因手艺出众被招进皇宫,也依旧是个不入流的行当!月向海却自小喜欢读书,一路过官斩将的考到了举人,月母大为欢喜,更是将这个小儿子捧在手心里疼宠。这些年,为了他的仕途也不知花了多少银子,大多花费还都是月向宁供给的,终于让月向海得了个合浦县县丞职位。即便如此,月向宁偶尔回家一两趟,月母依旧没给长子多少好眼色,在她看来:既然长子放弃了科举之路,那出钱供养弟弟读书当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如今月向宁丢了差事,没了银钱收入,还不知要被月母如何嫌弃呢。

    马车驶向老宅,月明华见门庭冷落,大门紧闭,冷笑一声。跳下马车,大声问:“父亲,祖母和二伯父不知道我们要回来么?”

    月向宁面色难看,没有接口。倒是明珠的丫头白芷在小姐的提醒下大声道:“怎么会呢?老爷的书信一路没停过。少爷别是我们走错地方了吧?”

    月明华暗笑,叹道:“难道是搬家了不成?门口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他们声音响得过分,左邻右舍都有听见,立即有人探出门来观望。

    “啊哟,这不是阿宁嘛!”

    “刘婶。”月向宁忙下了马车给故人行礼招呼。

    “阿宁回来了啊,好啊好啊!”刘婶圆圆的脸笑容满面,嘴角却偷偷朝他家门口撇了一下。轻声道,“在家呢。”

    月明华上前敲了门,半晌无人回应。

    月明华冷笑,这个家门,当他愿意进么?月向宁动了真怒,儒雅的脸面色铁青,冷哼一声。

    却听明珠在车里冷冷的道:“走!”

    月明华一挥马鞭,喝道:“走!”

    月向宁心中虽有对老宅的不舍,但此时也深恨家人薄情,竟如此待他。点头道:“走吧!”

    此时,从老宅边上的小道里跑来一个家仆样的人,口里叫道:“大老爷,大老爷!”

    月向宁冷冷瞥他一眼,却不开口。

    那家仆捏了把汗,苦笑:“请大老爷见谅,并非是奴才故意不开门,实在是……大门坏了。请老爷跟我从侧门进吧。”

    月明华怒极反笑。堂堂月家的嫡子嫡孙走侧门?他那位祖母的脑子不是被雷劈了吧?

    月向宁气极,反倒平静下来。他瞧着大门,问:“坏了?”

    家仆忙不迭点头,一脸的真诚。

    “那便遣人来修。何时修好了,我何时再来。”

    爹爹威武!

    明华明珠明岚心底一起呐喊。

    说毕,马车一转车头,毫不留恋地渐行渐远。看得这名家仆满心奇怪。

    不是说大老爷得罪了贵人落魄回乡么?可这样子,哪儿落魄了?那几辆华贵的马车、还有那几车满满的货物。若不是老夫人事先吩咐,他还以为是哪家老爷贵人荣归故里衣锦还乡呢!

    满腹疑惑的回屋里禀明了情况,月母大怒:“混账东西,竟敢这样对我!”

    月向海劝道:“娘,别生气,想来是兄长失了前程,心情不好——”

    “前程?他还能有什么前程?!他什么时候有过前程?他不争气得罪了贵人回老家,他女儿水性杨花自甘为妾!沈家退婚就在眼前!我肯收留他们一家便已是天大的情义了。他还想如何?”月母气得全身颤斗:只因她的威严被侵犯。她想给长子一个下马威,让他以后乖乖听话,没料却被人一巴掌拍了回来。这下可好,怕是街坊都知道她拿捏长子不成反被怒怼的事儿了。

    “娘!”月向海眼珠直转,“您没听陈管家说,大哥载了好几车的东西。用的马车也都是上等的。”

    月母回过神:“你是说他还有钱?”

    “怕是不少呢。”月向海微笑,“想来大哥这些年在宫里,还是得了不少贵人的赏赐吧。”

    月母凝了凝神:“管家呢?把老大给我追回来!”

    月向海忙摇首:“娘。大哥现在负气而去,追是追不回来的。不如我明日亲自去请吧。”

    “我的儿啊,你可是堂堂县丞,怎么好委屈你!”月母已是满脸慈爱。

    “那是我兄长,委屈什么?”月向海微笑。

    “还是你孝顺听话。唉,老大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月向宁一家,入住了县里最舒适的一家客栈。各自梳洗一番,用了午膳,聚在一块儿寻思对策。

    明珠早有打算:她压根就没想过要住回老宅。今日之事更证明她之前的猜测:这个月母并不喜爱她们的父亲,自然更不会喜欢她们这些孙子孙女。她才不愿呆在老宅一天到晚受鸟气。

    明珠轻问:“还剩多少银子?”

    明华看了她一眼,这个妹妹会赚钱,也真心会花钱。昨日出发前,硬是在那小镇上花掉了一万八千两银子!买了各色奢侈物品,从衣饰布料、珊瑚美玉、珍珠螺钿的首饰匣子,到贝壳镶的大屏风、当地特色的闵绣,连珍珠粉都买了几大盒子。这些不算,她竟然还定制了一整套酸梨枝木的家具!可钱是她赚来的,她这般花用,父亲哪有怨言?还称赞她买得都是好东西,眼光好、跟他年轻时一模一样!听得月明华心里直泛酸。吸口气,明华道:“还剩四万两银子。”

    四万多两银子绝非小数目。精打细算的用,足够他们在老家站稳脚跟了。想到此处,明华对明珠又是嫌弃又是欢喜。

    “租房租铺子。”明珠开口,简单明了。

    明华奇道:“为何是租不是买?”

    明珠看白痴似的看他:“没分家。”

    明华脸一红,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老宅还没分家呢!照理说,分家了,老宅该归父亲所有,二伯应该分出去住才对。可就看祖母这偏心的样子,他们压根别想分家拿到祖宅。而且未分家前,两家的产出都归公中。所以明珠只租不买。才不便宜那群白眼狼呢。

    “租铺子?”林氏小心翼翼的开口,“明珠打算做什么买卖?”

    月向宁倒是眼睛一亮,想起女儿一手绘图的好本事,笑问:“明珠打算开首饰铺子?”

    明珠点头。

    林氏看了眼明岚,笑道:“这个好。明岚也能帮点忙。”女儿制作首饰的本事,可是她从小就刻意培养起来的。

    月向宁心情大好:“明珠擅图,明岚擅制。不错,不错。”

    “还需要父亲在旁监制。”明珠微笑。现代的许多设计,古代工艺受限可能无法做到。所以,必须要有工艺大师月向宁监工才行。

    明华皱眉:“那我呢?!”

    明珠侧头:“哥哥不读书了”一路观察下来,这个兄长脑子灵活,口才也好。完全没半点读书人的迂腐,不做销售可惜了。只是读书赚个前程对月家来说,更加有利。

    明华神色微黯。他自小在京城的书院攻读,小有才名。如今返乡,还不知前程如何呢。

    明珠微笑道:“合浦海运通达。繁华不下江南。想来寻一两个名师也非难事。”

    月向宁扬眉道;“不错。听闻元阁老致仕后在合浦开了家书院。延请各地名师。你大可一试。”

    明华神色大震:“好!”

    一家人其乐融融,之前的不快全部抛在脑后。连林氏都觉得,宝贝女儿的前程没那么灰暗不明了。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