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兄弟相见
    第二日清早,月向宁父子刚出客栈,准备找附近牙行看房子,就遇上了他亲爱的二弟。

    “大哥!”月向海满面笑容。“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月向宁打量了眼多年不见的自家兄弟,身量颀长,相貌英俊,想起他小时候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哥哥的场景,不由心软了几分,微笑道:“你来啦。”

    “二伯父!”月明华恭敬的行了晚辈礼。

    “哟,这是明华吧!长成大小伙了!”月向海拉着哥哥的手,“大哥快跟我回家吧!娘可想你啦。你昨日不告而别,娘可气坏了。”

    月向宁嘴角弯起一道冷笑,轻描淡写的问:“哦,是么?大门修好了?”

    明华差些笑出声来,爹爹对得好!

    月向海一怔,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他都亲自来请他回家了,他还这么不依不饶!难怪娘不喜欢他!????“大哥!娘年纪大了,经不起气。”月向海一眼瞄到大哥腰间戴着枚珊瑚佩饰,一节鲜红欲滴的珊瑚金丝缠绕,缀以明珠。价值不匪。而侄子月明华也是一身绸裳,腰间的饰物是块美玉配绿色松石流苏串。他原本的怒意顿时消散无踪,更加亲切的道,“大哥,娘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昨日之事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娘一时糊涂,我回家知道后,和娘好好说理了一番。这不,今日一早便找了好几家客栈这才找到大哥一家!”原以为他们住普通客栈,没想到竟住进合浦县最贵的栖凤楼。看样子,大哥并不象京城那边传来的消息所说的凄凉悲惨嘛。

    月向宁点点头:“也罢,今晚回府一趟。你现在是县丞了吧,快去衙门莫误了大事。”

    月向海深知这个兄长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当下笑道:“大哥还当我小孩子呢!”

    月向宁失笑,语气更加温软,叹道:“哪有长不大的孩子呢!”

    月向海走后,明华淡淡了说了一句:“昨日沐休。”

    月向宁的笑容瞬间冷了下来。

    当父兄正在奔波寻房子和铺子的时候,明珠在客房里绘制各种首饰的图纸。

    古代没有铅笔,她命人寻了炭来削成一段段缠了布片扎紧暂当铅笔。画好轮廓后,再用彩色的颜料填入颜色。她原本就对各色珠宝的进化史和特性了若指掌。这一路行来,对这个时代的宝石有了更具体生动的了解。红蓝宝石、碧玺、珊瑚、珍珠、琥珀蜜蜡、水晶、石榴石等都已经广泛的应用,钻石也有,现在称之为金钢石。但因为缺少打磨工艺无法展现出它的光华,所以并不太受欢迎。倒是色彩丰富的珍珠、碧玺和水晶,最受贵族夫人小姐们喜爱。因此,明珠在设计图纸时,着重用多色的碧玺和通透的水晶搭配珍珠。

    一连画了二十多张图纸,觉得眼睛酸了,便放下笔。

    红玉急忙取了温水替小姐净手。那些炭就算裹了层布,也会脏手呢。待小姐洗好手,白芷奉了茶,又取了珍珠霜,抹在小姐的手上,轻柔按摩。

    此时的明珠半躺榻上,闭着眼,享受着丫鬟们的伺候惬意极了。莫名有种前世身在高档会所的错觉。

    这间客房在入住初期,便已经在她的示意下焕然一新。床幔软帐、多宝格里的饰物、香炉案几、全都是她在镇上买来换上,就连茶具也换了汝窑的精品。

    “小姐真厉害。何时学会了画图的?我们都不知道。”白芷一边按摩一边嘀咕。

    明珠微微一笑:“以前没画过么?”

    “有倒是有。只是小姐以前静不下来,总是画一两张便不高兴再画了。”

    “懒嘛。”明珠喃语,“现在不勤快,没饭吃。”

    红玉噗赤一声笑了出来,转而一想,却又露出了然的神情:是啊。以前小姐什么都不缺,自是不用费心画什么首饰图纸。现在,全家都要靠小姐的图纸生活呢!

    没多久,明珠渐渐睡着了。待醒时,已近傍晚。

    红玉和白芷知道主子们要去老宅吃晚饭,此时便殷勤的伺候明珠换衣梳头。一袭浅紫色丝制的裙衫,穿在身上滑若无物。外罩一件烟霞色的透绡,用同色的丝线穿着紫色散碎的碧玺绣出一团团的云纹,行走间,莹光暗闪飘逸动人。白芷手巧,替明珠梳了飞仙髻,明珠自行从首饰匣里取出一枚双头缠枝的莲花金华胜插在发髻正中,两朵莲花间各有片舒展的莲叶,中间还有一支小小的莲蓬,莲子是五颗小小的白色珍珠。明珠看中的便是这份精致华美,是以价格虽贵却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她又取了圆珠耳坠、白玉绞丝手镯一一戴好。白芷还想替小姐上妆,只是古代的化妆品明珠实在不敢用太多。只淡淡描了眉,点了唇,已然是顾盼生辉明媚娇艳。

    出门时,隔壁的林氏母女也打扮好了带着两个丫鬟一同走了出来。见了明珠,明岚眼睛都粘在她身上了:“姐姐真好看!”明岚年纪尚小,穿一身淡粉的衣裙,配的首饰也是明珠在镇上买来送给她的珍珠套饰。原本对着镜子自觉俏丽可爱,可与明珠一比,生生少了几分华美之气。不由有些羡慕又有点气馁。

    “明岚很漂亮。”明珠赞了她一句,明岚的表情顿时鲜活了些。

    林氏不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见鬼了!

    好好一个娇蛮娇纵的大小姐哪儿去了?这个气质清雅鲜妍动人的月明珠哪儿来的?

    她可不敢乱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称赞:“大小姐长大了。真是美不胜收!”林氏自己也着意打扮了一番,暗红色的菊纹上衫,百褶如意长裙,配着发间的金饰,也颇有几分美貌。

    月向宁父子见她们一齐下楼,看呆了不少客人,不由迎上前赶紧将她们送进马车里。

    客栈大堂里还有人没回过神,打探:“那是谁家小姐?这般美貌?”

    店小二嘿了一声:“您可别瞎想了。那位爷可是本县县丞的大哥哩!”

    官不与民斗,自古如此。听店小二这么一讲,大多数人都歇了心思。

    “既然是县丞的兄长,怎么住在客栈里?”

    “这我可不太清楚。”店小二啊哟一声,“这不,县丞大人亲自来接了!”

    客栈门前,月向海一身清爽的浅蓝长袍,一枚通透的碧玉簪绾着发髻,笑容可亲迎上前:“大哥、大嫂。”

    明华兄妹三人规规矩矩的行礼唤了声“二伯”。

    “哟!这是两位侄女?!”月向海的看到明珠明岚,不禁讶异。这两个姑娘,大的清艳动人,小的娇俏可爱。再看她们的首饰装扮,心下又惊又喜:大哥果然富贵!这两丫头身上穿的戴的,少说也值千两银子!“大哥好福气,侄女侄子都是人中龙凤啊!”

    月向宁最禁不住别人夸他孩子,当即展颜道:“哪里。明辉侄儿也是青出于兰。听说已经中了秀才?”

    两人谈话间一起上了车,女眷们依旧分了两辆马车,一起驶向老宅。

    这一日,老宅的大门挂上了红灯笼,一片喜庆的模样。

    “娘。”明岚有些惴测。“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林氏冷笑一声:“能安么?这不明摆着黄鼠郎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么。”她家相公,为了这个小叔,这些年总共不知寄回了多少银子。可这家人是怎么对他们的?以为他们回家打秋风来了,便紧关大门,逼着长子嫡孙走侧门。现在一看,哟,原来不是那么穷困缭倒嘛,又凑上来想要好处了。林氏哼了声,“养不熟的白眼狼。”又对明岚道,“放心,你爹是个有数的。这次回乡算是冷了心肠。不会再让他们算计了。”

    明岚点点头:“我们自个儿能过好日子。才不求着他们呢。”

    下了马车,明岚赶紧站到明珠身边,明珠看了她一眼,道:“别怕。”

    明岚有些不好意思:“姐姐在,我就不怕。”

    女眷跟在男人后面,一起进了前堂。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