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拎包入住
    “不行。”虞氏突然开口。“娘。老爷。莫忘记二房还有五个姑娘。要是大房的姑娘名声坏了,必然会连累我二房的姑娘!”眼见婆婆就要发火,又道:“更何况相公的名声也要受损。娘,向海的仕途可容不下一点污渍啊。”

    月母立刻安静下来。虞氏说得不错,月明珠那事儿要是传出去,没分家的情况下,定会影响到二房的声誉。这下真是棘手了。

    月向海一想到大哥搬回来当他的家作他的主,管着银子管着府里的进项,他就忍不住心烦郁燥,他现在可是县丞老爷了,怎么还当不了自家的主?

    “娘!”他下了决心,“还是分家吧!”

    月母瞪大眼睛,随即冷笑:“你要犯傻,我也不劝你。你自己想想,没有老大的银子,你这五房妻妾养得活么?”

    月向海咬牙道:“家里不是还有几间铺子嘛!我再想办法多弄些进项。不然还能怎样?再说老大现在伤了手——”他压低声音,“没法再干活了。今后说不定还要我养活他们一家子呢!”

    月母大吃一惊:“那么严重?”她见到儿子的手上有伤,但没往坏处想。

    月向海点头:“断了手筋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月母一下子心软了些:“早说呢!算了,咱也不指望他那些钱了。就让他自个养活自个儿吧。”

    “还是娘亲大度英明。”月向海松了口气。心思转得飞快:他是县丞,大哥一家只要开铺子做生意,必定要到衙门报备。若真赚了钱,他有的是办法占为己有!这样一想,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脸上也多了些笑容。

    到了来日午时,迎袖楼的宴席上,月向海脸上的笑显得真挚开怀了许多。族长和各位族老你迎我往,喝了三坛店家珍藏的竹叶青,个个吃得眉开眼笑,最后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月向海奇怪了:怎么大哥没请族老到家里去呢?

    两房的女眷们在隔壁房间另开了一桌,吃完后就早早的告退了。月向宁扶着最后一位族老下楼后,也立即没了人影。留下月向海一人,等到小二前来结账,他才恍然大悟。可他堂堂县丞不好赖账啊。只好付了银子,气咻咻的回家了。

    月母听了经过,直骂:老大坏成狐狸了!可也知道,这银子是不能去讨的。不然可就得罪了族长他们了。

    “算了。你叫老大回来,分家吧!”

    月向海立即乐呵呵的找月向宁去了。谁知客栈老板告之:“大人的兄长?已经搬走了呀。”

    月向海懵了:“搬了?搬哪儿去啦?”

    老板奇怪的看着他:“不是搬回老宅么?”

    月向海皱眉,挥挥手便走了。

    老板摸着下巴眼珠子一转:这下好玩了,县丞大人的兄长竟然没有搬回老宅住。难道是分家了?可是刚回来就分家,啧啧,这事儿有趣。

    月向宁租了套两进的宅子。宅子所在的莲花道极为幽静,院子里绿阴如盖郁郁葱葱,桔色的凌霄花挂了满墙。令明珠惊喜的是,院内有一口甜井。井水沁凉甘甜。更不说屋里家具摆设一应俱全,只需稍作布置就可住人。明珠看过这宅子后脱口而出:“拎包入住嘛!”

    月向宁楞了下才明白女儿的意思,不由一笑。既然女儿欢喜,他没二话的就定了下来。

    “已经和原房子的主人商量好了。若是他们有卖房的打算。咱们优先。”月明华也喜欢这宅子的静谧雅致。

    家里的管家仆佣都住在一进的耳房里,月向宁夫妇自是住了主院。后院的一排房子归明珠明岚所有,明华住东院。西院便留着做客房。

    大伙儿忙了半日就将屋子布置一新。多亏房东原本就将屋子收拾得干净清爽,一点灰尘半丝蛛网也没有。明珠瞧得暗暗称赞:房东是个很细致的人哪。空着这么大的屋子还着人这般小心的打扫。

    红玉和白芷忙着将自家小姐一路买来的家俬各就其位。入夜,明珠已经闻着淡淡的安息香,躺在丝滑的软床上安然入睡。

    清早,红玉扶起明珠替她打水梳洗,一双巧手在小姐缎子般的黑发中穿梭,明珠在铜镜中,见红玉将她发丝分成两层,上部分的发丝又分两股,结鬟于顶,也不用什么托拄,使两股发鬟自然低垂,余下的头发用发带轻绑后垂于肩上,这种发型亦称燕尾,简单不失娇俏,很衬她的年纪。明珠素来喜欢自个儿搭配首饰,是以取了几枚镶珠金环扣在鬟底。

    “小姐不用朵珠花么?”红玉问:好看是好看,总觉得过于素雅了些。

    “不用。”又不出门,满头珠翠的给谁看?何况她还有好些事情要做。

    白芷已经在厨房忙了一早。京城里的厨娘并未跟着回京,一路上若是小姐且想吃些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是白芷亲自动手。这几天刚搬回来,白芷也是能者多劳,接管了厨娘的活。此时她笑容满面的过道道:“小姐,早饭弄好了。这儿近海,鱼虾甚多。陈管家一早就买了新鲜的虾回来。我剥了壳做了虾饺,又烧了锅鱼片粥。小姐尝尝我的手艺可有进步。”

    两个丫鬟笑嘻嘻的陪着明珠到了正堂,明华正和父亲商讨租铺子的事儿,明岚和林氏粘在一块说悄悄话。

    “姐姐来了!”明岚见着明珠的装扮,眼前一亮。真是怪透了。以前在京城,这位大姐就喜欢珠玉满身,容貌再美耐不住她一身的土气。现在倒是会打扮得多了。忍不住道:“大姐越来越漂亮了。”林氏轻轻捏了记她的手腕,笑道:“明珠本来就是个美人。明珠啊,晚上有没有择床?可还睡得舒服?起晚些没关系,今日再到镇上去买些上好的蚕丝给你做几床被子。”

    红玉已经笑嘻嘻的道:“小姐哪会起晚啊。只是白芷在厨房忙活。我这边一个人伺候小姐,手脚慢了些。请老爷夫人少爷小姐见谅。”

    林氏被红玉说得面色微变。忍不住瞧向月向宁。月向宁也不看她,只笑着对明珠道:“饿了没?白芷这丫头倒被你□□出一手好厨艺。”说毕亲手盛了碗粥送到明珠面前。明珠笑容满满的对着他喊了声:“谢谢爹!”喝了一口,咸淡适中,鱼香肉嫩,毫无腥味,顿时颇为满意。

    明华也先喝了口粥,啧啧嘴,赞道:“鱼肉又滑又嫩。这粥真好吃!”

    明岚先吃了个白白胖胖的蒸饺,一入口就被满嘴的鲜香震住了,随即不住口的称赞:“好好吃!”

    月向宁看了眼小女儿可爱的样子,不禁笑道:“到了这儿,其他不敢说,鱼虾够你们吃的。”

    明珠一边吃蒸饺一边道:“以后买些澄面,可做水晶虾饺。”

    月向宁以前在宫里见过精致的蒸点。想是女儿在京城见多识广,故也不曾在意的笑道:“你倒是会吃。”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早饭,唯有林氏面色不好。月向宁昨夜睡了书房。今早见面,依旧冷冷淡淡对她视若无睹。这样子,让她的心都纠在一起,难过欲死。离京之前,月向宁明明白白的对她说得清楚:依他原本的心意,必然是要休妻的。可岳父大人对他有相救之恩。因而愿与林氏合离。她若要随他回乡也无不可。但从今往后休想再执掌中馈教导孩子。林氏衡量了一番:自己年纪已然不小,合离回家后再寻良配亦是痴心妄想,何况明岚是她的命根子,无论如何也抛不下她。月向宁虽然现在恨她,但好在明珠劫后逢春,她再小意讨好一阵子,月向宁定会回心转意。可现在看来,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平静无波的过了几日后,明珠案前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叠首饰图纸。月向宁坐在她身边,一张张的翻看。

    明珠难免紧张,现代的首饰固然花式繁多,但本国古代的首饰也是巧夺天工。花鸟鱼虫、亭台楼阁皆可成饰。花丝镶嵌,点翠錾刻,无一不是古人智慧与工艺完美结合的产物。尤其是在当代金匠大师的月向宁面前,明珠竟生出几分胆怯,生怕自己的图纸被他否定了。

    月向宁虽然神色严谨,但心底已是惊涛骇浪!从未想到,女儿竟然有如此天赋!每一张图纸每一样首饰都给他带来一次强烈的冲击与巨大的欢喜。

    原来戒指还可以做成开口的。一端是枚洁白的珍珠,一端是枚红色的小碧玺,鲜艳可爱。依此类推,可以做出几十种不同款式的开口戒指。还有双层戒指,一层纯金錾刻卷草纹,一层则用细小的宝石镶嵌。稍微变动一下,又是十几种款式!

    一副耳环图纸令他注目良久,耳钉处呈c型,垂下三缕流苏。每根流苏顶端各缀有一颗圆型金炸的珠子、中间一枚小小的镶着彩宝的方型配饰,垂在底部的是两颗白色的珍珠和一枚绿珍珠。整个造型流畅,别致高贵。绿珍珠难求,可用其他珠宝替代。工艺也不难,贵在新颖。年轻的姑娘怕是会对它一见钟情再难放手。

    又一副铃兰状的耳环,铃兰花边挂了一圈细小的米珠,从中垂下一根金链,链子上坠着一粒水滴状的珠子,很是娇俏可爱。想来会很得小孩子的喜爱。铃兰可掐丝,可铸模,珍珠亦可用其他并不昂贵的宝石替代。月下宁暗暗点头。

    一枚圆形的刻着花纹的青金石用金边包裹,外层用九朵五瓣金花围绕,金花内也各嵌有一颗圆润的青金石,底端又连上一朵镶珠金花,细细的金链底端是一枚水滴状的白色珍珠。这枚胸针端庄大器,极适合年纪大些的人。

    看到最后几张图纸时,月向宁终于忍不住咦了声。看向女儿:“这一些——”

    明珠微笑:“父亲就说可行不可行。”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