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外祖梅家
    几日后,月向宁带着明华与明珠同去外祖家拜见长辈。月向宁道林氏和明岚与梅家并无关系,还是不要上门为好。明岚深觉有理,若是父亲让她去她还觉身份尴尬,到时候进退失当得不偿失。林氏也笑容满面的答应了,心底却气苦万分:在丈夫心中,她还是比不上原配梅氏!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月家做的是贩珠的生意,梅家做的是海货的买卖。梅家这行入得早,做得一手好干货,无论是口碑还是做人的本事都不差。这几年来,梅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甚至和京城都拉上了关系。因而对月明珠的事也有所耳闻。现下听到月向宁带着外孙外孙女来访,梅老夫人又是喜欢,又是生气。她脸一板,大儿媳妇郑氏和小儿媳妇陈氏便有几分忐忑。

    “如雪、如瑛她们呢?都叫来见见表兄妹。如鸿兄弟几个放学了没?”梅老夫人脸色虽不好看,但几句吩咐一下来,媳妇们便心里有了数。郑氏忙笑嘻嘻的道:“妹夫来得也是巧。这时候如雪她们正该睡醒。男孩们下堂了,换了衣服就都要过来请安呢。”

    陈氏忙道:“容媳妇们准备准备。”

    梅老夫人点头,是该准备一番。

    郑氏便和陈氏退到后院,各自咐咐了自家的管事几句就回到老夫人处。管事自去取了钗环首饰和笔墨研台,封好送来。

    梅老夫人虽不喜明珠办下的蠢事,但对外孙月明华却十分的欢喜。见他长相俊俏,肖似其母,心立时就软了。待见到明珠鲜妍如夏日玫瑰的脸,喊着“见过外祖母”时,满心的不喜略略放到一边。开口就道:“这便是明珠?”

    月向宁笑道:“岳母多年未见明珠,是该认不出的。上次带明珠回家时她还是个四岁的小娃娃呢。”????梅老夫人心中一恸:上次回来?上次回乡,还是月向宁拖着一儿一女,送妻子灵枢回乡安葬之时!顿时泪意浮上眼眶,满心满眼都是对两个幼年丧母的孩子的心痛怜爱,一手拉着明珠一手拉着明华道:“我可怜的孩子!”

    月向宁这才将这些年家中的事缓缓与梅老夫人说了。林氏的事也毫无隐瞒。只听得梅老夫人气得脸色发白:“好狠的妇人!竟这般糟蹋我的明珠!”

    明珠忙安抚她道:“外祖母莫生气。明珠现在好好的。”

    明华也道:“外祖母,妹妹也算是因祸得福。坏运气前几年都走光了。现在她可是好运连连!”

    明华又将明珠在越州城剖得粉珠的事说给老人家听,直听得梅老夫人又惊又喜:“这真是难得的好运了!”

    正说话间,梅家的几位表姐妹和表兄妹一齐到了。少不了各自见了礼,相认一番。

    梅家虽然是商家,但家规森严。梅家祖宗曾立下族规,梅家男子三十岁之前不得纳妾。若三十岁后无子,经正妻同意才可纳妾。但生下的孩子无论男女只能归主母抚养。梅老夫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梅辰雪嫁了月向宁。长子梅傲风娶妻郑氏,生了两个儿子如鸿和如琛。次子梅傲雷生了一子如志两女如雪、如瑛。家无妾侍、妯里俩在梅老夫人的□□下也相安无事,所以梅家的后宅,甚是清静。

    郑氏和陈氏忙趁这空档将备好的礼物交予明华兄妹俩。明华收到的是一块羊脂白玉的玉佩、一套碧玉镶嵌的文房四宝。明珠则收到了两套贵重的头面首饰,这令她颇为汗颜。没想两位舅妈这样大方。倒让她的礼物拿不出手了。

    几位表兄弟,她备下的是两把父亲亲手制作的折扇。取的紫竹,亦是父亲画的扇面,一张是袅袅江面,小舟撒网。一张是高山峻岭,踏雪无踪。明珠又用一颗珍珠和几串碧玉珠子做了扇坠。又画了图,请林氏缝了两只扇袋。扇袋颇华贵,两份都是荷叶滚珠的绣图,只是那滚珠是用不同大小,精挑细选后的透明圆水晶点缀,深浅递进浅绿浓墨的荷叶背景下,水晶珠子仿若滴水灵动至极。一见之下,如鸿、如志都欢喜非常。拿在手中受不释手的反复翻看把玩。如琛年纪尚小,不过一岁半,送的是套掐丝镶嵌紫碧玺的黄金锁,刻了长命百岁的字样。

    送给两位姐妹的,便是明珠设计的开口戒指,款式各不相同。一款戒指的一端是用贝壳镶嵌而成的蝴蝶,蝶翅莹光闪烁,很是别致,朝着另一头用碎小红宝石镶成的半开梅花。取意蝶恋花。另一款戒指一头的梅花由一块红石榴石直接打磨而成,同样镶了金边,轻轻巧巧的挂在戒指一头,竟是灵活可动的。另一端是包金边珍珠。红白相映,极是眩目。另有两副流苏耳环,细节各有不同,底下用的坠珠或是宝石或是珍珠,但皆打磨得异常透亮。最后几副胸针都以形状不规则的异形大珍珠为主,配以鲜红的珊瑚再用金丝缠绕而成。

    如雪和如瑛一见之下,各自低声惊呼:“好漂亮!”

    “好别致!”

    郑氏和陈氏也不由互看一眼:“倒是以前从没见过的款式!”不过想到月向宁是皇宫里有品级的宫匠大师,也就立刻将惊异压了下去。只是拿着那几件首饰爱不释手。郑氏没有女儿,瞧着俩侄女竟起了艳羡之意。

    梅老夫人笑着点头对月向宁道:“向宁的本事越发好了。”

    月向宁笑道:“岳母大人见笑了。这些首饰虽出自我手,却都是明珠画的图纸。”

    梅老夫人啊了声,惊喜的望向明珠:“明珠?”

    明珠浅笑道:“此次父亲劫后余生,回乡想着重操旧业,明珠别无他长,幸亏还能画几张图纸。这几件首饰因时间紧促买不来上好的宝石,还请外祖母、舅妈、姐妹们见谅。”说着又取出一枚青金石坠滴水珠的胸针,递给梅老夫人。“这是送给外婆的。”

    老夫人又惊又喜:“老婆子我也有?”待看清了胸针的样式,不禁啧啧赞叹:“全县也找不出第二件了!”郑氏忙替她换戴在领子下。暗想:还真是漂亮呢!亏得明珠有这般心思。

    梅老夫人知晓女婿家财力有限,可还这般尽心尽力,叹了声:“为难你们了。”

    郑氏与陈氏都是识货的,这几副首饰虽然用料普通,但胜在造型新颖,放眼整个合浦,怕是再找不到相似的。何况又是月向宁的手艺!陈氏当下道:“明珠客气了。这么漂亮别致的物件,如雪如瑛都要欢喜得晚上睡不着了呢。”

    如瑛年幼,十二岁。早将戒指戴在了手上,左看右看欢喜不已。

    如雪十六岁,已经定了亲。她笑道:“可巧了,妹妹这是给我送嫁妆来了!”

    顿时一片笑声,梅老夫人指着她道:“死丫头,不知羞!”笑够了,对向宁道,“如雪定亲了。男方你大概也记得。是钟家的孙子。”

    “钟家?”向宁想了想,“可是出了两个秀才,一个进士的钟家?”

    梅老夫人点头。

    “这可算是书香门弟了。”向宁大喜。“不知是钟家哪个孩子?”

    梅老夫人却惋惜的道:“也不是我们求的他家。是他家的老爷子,替他家庶孙来求的如雪。”

    向宁笑容一敛:“庶出?”

    陈氏忙笑道:“虽然是庶出,但今年也已经中了秀才。他才十七呢!”

    向宁这才转忧为喜:“不错。可见是个年少有才的。只是——”他不由望了眼明珠。正巧明珠此时也望向他。父女俩心照不宣。

    明珠接口道:“庶出的男儿若要出头,犹为不易。姐姐在家中也是娇养的,嫁进钟家,怕会平白无故要受许多窝囊气。”

    “这点你们放心。”陈氏笑道,“钟家老爷子在求亲时便说过。钟遥是钟家最小的孙子。小夫妻俩成亲后,他们便分家过。”

    “这样最好。”明珠微笑。颇有财力的岳家帮把手,如雪日子就不会难过了。

    这时候,梅老夫人拉着明珠的手,已是越瞧越喜欢。

    京城里的事儿,肯定是人混说的!她家乖外孙女这么伶俐的人,怎么会做得出那些事?即便真有这出戏,肯定也是别有隐情。

    孰不知怀着老夫人同样心思的,还有一个沈安和。在他看来,聪明如斯的月明珠怎么可能为了个黎王就要死要活自甘为妾?其中肯定另有缘故。只是一时不曾想明白。沈安和为人执着,他既然对明珠动了心,便决定要将旧事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可不愿娶个心里有他人的女子为妻。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