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比试
    明珠和明岚虽然刻意低调,但一个娇美无铸一个俏丽清新,使得她们姐妹四人立时成为瞩目的焦点。

    园内的姑娘如雪多数都认得。此时带着姐妹们一一介绍。方家的三小姐、刘家的五姑娘、许家的大小姐……一番认识下来,明珠明岚笑得脸都僵了。

    这些富商的女儿个个是眼尖识货的主。听闻明珠姐妹是月向宁的女儿,又见如雪今日的装扮,方三小姐首先按奈不住,笑问:“如雪今天的首饰真真令人耳目一新!莫非是月先生的大作?”

    如雪掩嘴笑道:“是月先生女儿的大作!”她指着明珠姐妹,“她们两个,一个绘图,一个擅制。配合无间。怎么样,可还入得了各位姐姐的眼?”

    刘五姑娘诚心称赞道:“样式新颖,工艺精美。”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可还有售?”

    其他姑娘立时期盼的望着明珠。

    明珠笑道:“怎能辜负各位姐姐的厚爱?家父的小店正在筹备中。开张时定然要请各位捧个场的!”

    许大小姐笑容满面:“最好不过!”????园子里的欢语声忽然静了下来,明珠抬眼一瞧,却见一个穿着绿色官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年轻俊美的少年和一行人款步而来。

    “见过钟大人!”

    一众女子弯腰行礼,明珠心中不爽,却也只能入乡随俗。待起身时,却觉得有道视线盯着自己不放。她随意的望去,意外的见到一张并不陌生的俊朗脸孔,顿时止不住的嘴角一抽!

    竟然是越州城内买下她绿珍珠的沈公子。

    等等。他姓沈——明珠登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那么巧吧?

    沈安和对她微微一笑,一时花园里的姑娘们芳心乱颤:沈家公子笑起来更显俊美呢!

    明珠不动声色的别过脸,装作不认识他。引得沈安和长眉一挑:他可是费了番心思,才混进今日的采选呢。未过门的妻子却对他这么冷淡,心底很是不爽。

    耳边听得小姐们议论纷纷:“钟大人的两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

    “瞧你,孤陋寡闻了吧。左边一个是钟大人的二公子钟玉林,右边一个,却是通判史沈大人的长子沈安和。”

    明珠闭了闭眼睛吐了口浊气,心底暗骂:好个沈安和!竟然隐瞒身份戏弄她!

    明岚和如雪同时低呼,瞧向明珠的脸便有些意味不明:“今日倒是巧了!”

    明珠强笑道:“管他呢!”随即正色道,“沈安和是官家儿郎,我们更要注意分寸。千万不能落人口舌。”

    诸人急点头。眼底还是挥不去那点促狭之色。明珠气结。

    此时,一名年轻的衙役放开喉咙道:“报上名的小姐,请上前!”

    如雪这才神色微变,有些局促不安的搓起了手绢。

    明珠握着她手道:“莫紧张。我看这些姑娘,并没几个比得上你。”

    如雪失笑道:“别哄我了。瞧见那个穿娥黄色衣衫的姑娘么?那个是萧家的大小姐。这一辈姑娘们中的楚翘。我呀,只不过陪太子读书,凑个热闹而已。”

    衙役叫道:“萧家长女萧清瑶。”

    萧清瑶袅袅前行,神情姿态优雅难言。

    明珠早已注意到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众星捧月般的姑娘。也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一双潋滟明眸,一身飘逸的留仙裙,配华美的飞天髻,如凌波仙子水玉观音,仙姿佚貌。妈祖最常见的便是美貌端庄,仙气飘飘的形象,萧家姑娘最贴合。

    “谢家二房次女谢曼柔。”

    谢家的姑娘?明珠眼前一亮:一名身姿修长,相貌美艳中透着几许英气的女子越众而出。谢曼柔名字中带着柔字,但相貌却是女子中难得英气之美,长眉星目,顾盼间不带丝毫闺阁女子的扭捏,大器端方。传说妈祖娘娘骑铁马英姿飒爽救百姓与海难之中,如此想来,谢姑娘也很合适!

    “欧阳家长房三女欧阳敏。”

    欧阳家的姑娘——三大氏族都到齐了。

    明珠缓缓舒了口气,欧阳敏天生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一双狡黠灵动的眼,明明已经过十五的年纪,看上去还是一团孩子气。这位小姐,并不适合扮演妈祖呢。

    衙役紧接着叫到如雪的名字,如雪吸口气,缓缓起身,款款而行。至钟大人面前行了礼,便退至一边。

    钟明庆打量了番如雪,频频点头,转身对沈安和笑道:“这一届采选,人才备出。”一共十位佳人,容貌身段虽有高低,但一眼望去,皆是雪肤花貌皓齿明眸,满园丽色关不住。

    沈安和笑道:“正是。”眼神却几番飘向家属位的明珠。钟明庆顺着他眼神看去,见到了装扮清淡容貌却艳若玫瑰的明珠,不禁多看了几眼。衙役上前报道:“大人,人到齐了。”

    钟明庆嗯了声,面色温和的对诸位姑娘道:“今日复选,十中取三。诸位小姐才貌出众,品行端正。望在今日的评选中尽显才干,脱颖而出。方不负家中长辈及本官所望。”

    十位佳人轻张檀口,俱是姿态优美的行了礼道了声是。

    钟知县的儿子钟玉林上前一步道:“请各位小姐入座。”

    此时,府中家仆已在花园内交错着摆放了十张桌椅,桌椅上各备一套文房四宝。

    钟二公子朗声道:“今日试题之一,请各位小姐画一幅妈祖娘娘的画像。”

    传说妈祖娘娘出身渔家,姓林名默。她至善纯美,一生救助船家无数。升仙之后是为海神,庇佑以海为生的百姓。正如观音大士有三十三法相,始祖娘娘也有诸多变化。就看姑娘们如何选择了。

    如雪大约是没想到真要作画,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眼明珠。明珠微微一笑,如雪立时会意,含笑低头。

    明珠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关注。钟知县在小姐们绘图之时,转头低声问儿子:“家属边那位小姐,是谁家的姑娘?”

    钟二顺着父亲的指引看到了明珠,轻轻一笑:“那儿是梅家的位置。”

    “梅家?”钟知县有些不太高兴,“梅家既然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何不送来参选?”

    钟二忙向沈安和挤了挤眼睛道:“我只记得梅家有两位姑娘,一位梅如雪已经在场。另一个姑娘还未满十二?”

    钟知县皱眉道:“那她是谁?”

    沈安和沉声道:“她是梅家的外孙女。月向宁的女儿月明珠。”

    钟知县楞了楞。他并不是本地人,是近几年外放的官员,因此月向宁这名字耳生得很。但通判史长子特意将此人的名姓拎出来,难道不是常人?

    “月向宁原本是宫里的金匠,近日才返乡。故而没能来得及让女儿参选吧?”钟二忙为好友备书。“何况,这位小姐,已经定亲了呢。”

    “已经定亲了?”钟知县面色顿缓。合浦的风俗虽然开放,但女孩家定亲后,许多人家多少还是有些避忌的。“我瞧这女子相貌不凡,气质脱俗。若是参选……”他瞧了眼在府的姑娘们,花落谁家还真不知道呢。看了眼儿子,一时好奇心起,“她定了谁家公子?”

    钟二抿嘴轻笑,眼睛朝沈安和身上一瞥而过。钟知县大为意外:“安和——”

    沈安和微露羞色:“父母从小定下的娃娃亲。”

    钟知县拈着胡须直笑:“难怪你今日肯陪同本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心下不禁生了些许惋惜之情。他一眼见到明珠,便觉得这姑娘应该很合自家儿子的口胃。谁知,竟然许了沈安和了。可惜啊可惜。不过转念一想,沈家现在已算是高门大户,一介金匠之女,还能如约嫁入豪门么?

    约摸一柱香的功夫后,欧阳家的小姐率先交卷。

    钟知县一看她的画作,便忍不住笑道:“是个机灵的丫头!”

    欧阳敏画得是一幅如鲛人般在海中疾游的少女,少女的前方,是一艘沉船。与其说画中人是妈祖,不如说是未成妈祖前的林默。

    明珠见了画作,也暗暗点头:“欧阳家的姑娘很聪明。可惜了。”这次采选的毕竟是接受万人参拜的妈祖娘娘。她画了林默救船的一幕,宣扬妈祖娘娘的功德,剑走偏锋,但终究不合上官的心意啊。

    谢家的姑娘也画好了。大海波涛之上,妈祖娘娘骑在铁马之背,仙裙飘逸,满面坚毅。

    明珠点头,不出她所料。钟知县也极为欢喜:“此画有风骨!”

    萧清瑶画得最为中规中矩:头戴垂珠冕冠,身穿织锦长裙。面目详合,姿容华贵。稳妥得挑不出一丝错。钟知县点头评道:“可刊印成册也。”

    明眼人都看得出,萧清瑶是最有希望胜出的人选。她自己也知道,所以此时此刻,她求的,不过是一个稳字而已。

    余下诸人,也有一两个出挑的。其余的,不是不擅笔墨,便是画不达意。

    最后一幅画正是如雪所作,钟知县瞧见画后,面色微顿,沉吟良久,方才展示了画作,道:“各位所见如何?”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