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表白
    如雪的画中并不见妈祖娘娘,只是一座海边小城的家常景象。渔家满载而归,渔妇笑容满面的聚在一块儿织网,孩子们穿梭往来,一派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升平的景象。只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间开着窗户的小屋内,供奉了一尊小小的妈祖像。不细看,根本看不出。

    萧清瑶面色微变。谢曼柔挑眉一笑。欧阳敏叹息:竟然还有比她更剑走偏锋的,甘拜下风!

    钟知县笑问:“梅小姐。可说说你此画何意?”

    梅如雪想到的,则是来之前明珠一路上向她打听过往出现过的试题后,与她娓娓道来些许奇人趣事。

    “诗画是常见的试题。想要出彩。却也不易。我记得宋徽宗皇帝擅画。曾出题考较士子‘踏花归去马蹄香’。诸位士子作画时皆突出‘踏花’和‘马蹄’。唯有一人独具匠心,他画了夏日近黄昏的时刻,一个游玩了一天的官人骑着马回归乡里,马儿疾驰,马蹄高举,几只蝴蝶追逐着马蹄蹁跹飞舞。”

    如雪当时听得入神,叹道:“这便像是形似和神似的区别。有了意境,自然不同。”

    万没想到,转眼间,如雪便用上了明珠的故事。

    她动作优美的向知府行了礼,浅笑道:“如雪只是觉得,一幅妈祖娘娘的画象,并不能体现如雪对娘娘的敬意。娘娘体恤众生垂怜万民,才能使我百姓踏平海波,安全归家。故,画此图以示如雪对娘娘的敬意。”????钟二赞道:“梅小姐心思灵巧,口才也好。”

    钟知县笑道:“虽说是你对娘娘的敬意,但这你所画又何尝不是娘娘所愿?好好好!”

    钟知县连声赞好,如雪此画,自是排了第一。排第二的是谢曼柔,萧清瑶第三,欧阳敏第四,另有位刘家的小姐画的妈祖升仙图因画面极美,排了第五。

    如雪心中欢喜,回头对明珠一笑。明珠偷偷伸了伸大姆指:表姐聪慧过人。这次采选就算选不上,凭着这张画拿过头筹也不会丢人了。

    休息了片刻,钟二起身宣布第二道题目。

    “若由诸位小姐评选,今日的几位小姐中,谁与妈祖娘娘最为贴切?”

    这个题目,明珠听了哑然一笑。这算是考较姑娘们的心性和口才么?

    欧阳敏笑嘻嘻的率先开口:“我可不是妄自菲薄。若是选个观音大士座下的龙女,小女子当仁不让。只可惜不论是脾气还是相貌,小女与妈祖娘娘背道而驰确实不太相衬。在小女看来,往年那些端庄美貌的娘娘看多了,更喜欢谢姐姐的样貌呢。她和妈祖娘娘一样,都有股侠气。”

    侠义之风么?明珠听得微笑。

    被点名的谢曼柔爽快的道:“总不能让我一路骑着马到妈祖庙吧?还是萧姑娘最适合。”

    萧清瑶面露一点苦笑:“若只是花车游街,小女自觉可以胜任。不过,梅小姐也不比我差。”

    梅家是新晋富商。论底蕴论富贵自是不能与三大氏族相比。因此,如雪从未想过自己拔得头筹,光耀家楣。此次能过了复赛进得前十,她已心满意足。何况父兄都曾劝过她见好就收,莫要得罪了人而不自知。因此被萧清瑶点名,她忙笑着摇头道:“若论仙姿。舍萧姑娘取谁?”心中忽的一跳,笑道,“依如雪看,谢小姐与萧小姐都是很极合适的人选。不如今年就选两个妈祖?一位花车游街,一位骑马游街?一定热闹得很!”

    钟知县被她这话都说得心中一动。往年都是花车游街,的确过于单调了些。若是今年来个新鲜些的——他不由看了眼儿子。

    钟二不置可否的笑道:“请诸位小姐歇息片刻。”

    如雪几步回到明珠身边,拉着她手道:“幸亏有你!

    明珠笑道:“是姐姐聪明。”她看向谢曼柔笔挺的身姿,忍不住叹道,“还真想看看妈祖娘娘骑马驰骋的英姿呢!”

    一名身着浅色罗衣的侍女上前给明珠姐妹几个行了礼,笑容满面的道:“奴婢打扰各位小姐了。请小姐们见谅!知府大人请见月大小姐。”

    钟知县要见月明珠?

    姐妹几个对望了几眼,还是如雪想到什么,会意笑道:“明珠快去吧,莫让大人久等。”

    明珠瞧着这丫头的确是刚才在钟大人身边伺候的。但,为何找她?莫非有什么阴谋算计?满腹疑惑的她见到如雪似笑非笑的神情时,忽地灵犀一闪。不由红了面孔。心里暗骂:定是沈安和做的好事。

    果然,她随着丫鬟转过几道回廊后,见到了等在回廊一侧的沈安和。

    明珠知道此地民风开放,未婚夫妻别说见个面,相约出游也是常事。所以也没多少惊慌,一派淡定的行至他三米开外处,施礼道:“沈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沈安和瞧着明珠低头间露出的雪白娇嫩的脖颈,耳根微热。

    “月小姐。”他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希望能从她眼底看到些许羞涩和情意,可惜,明珠一脸平静无波。心下不禁有点儿失望:“冒昧请你过来,是想与你说几句话。”

    明珠浅浅的弯了弯嘴角算是回应。

    沈安和吸了口气:“前几日小妹安苹与两位梅姑娘起了些冲态。父亲已经重罚于她。”

    明珠哦了声:“多谢公子告之。”

    沈安和捏了拳头。明珠何等聪明之人?出了此事后,父母未曾派人递过一句话,个中含义不言而谕。难怪她对自己这般冷淡,微微皱了眉,他声音温和的道:“你放心。”

    明珠心中一动。放心?她放什么心?抬眼看向沈安和,一双清透如琉璃的眼盛满诧异。

    沈安和耳朵全红了。他自小便讨女孩喜欢,却从未在女孩面前这般耳红心跳过:“总之,你放心!”

    明珠听他反复这句话,心中一暖竟漫上几分感动来。随即微微苦笑。她认真的盯着沈安和片刻,摇头道:“沈公子,婚姻结两姓之好。若不然,徒增怨侣。”

    沈安和心下突的一跳,言语中竟带上了几分委屈:“你信不过我?”

    并非信不过他,而是信不过他的父母啊!退婚之事虽然不曾言明,但已是板上钉钉无可转圜之事。虽不知沈安和不愿悔婚是因为年少守信,还是对她生了几分情意?只看在他不嫌弃自己过去的荒唐的份上,明珠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即如此。”她咬了咬唇,“三个月后若无消息,家父必将登门退亲。”说毕,她自己也觉不好意思,转身就走。

    沈安和心中一松,面上便露出几分笑意。随即回过神,笑容僵在脸上:看来不仅是他母亲想退亲。月家也早有退婚之意!

    明珠此刻满心倜怅啊!该死的,见不得美男伤心的老毛病又犯了!前世,gay男友在未暴露性取向时,对她百般追求,她原本并没动心,偏偏有一回见面迟到时,让她撞见男友伤心委屈的小模样,一下子便沦陷了!这一世早早的便告诫过自己:天下好看的男人没几个好东西,不是花心就是gay。怎么今天还是没能逃过一劫啊!

    回到姐妹身边时,她的表情便不太好看。如雪几个原本还想着如何套她的话,见她沉郁的样子,一个也没敢开口。

    不多时,钟二再度出场,宣布入选决赛的三人名单。不出所料,萧清瑶与谢曼柔一同入选。最后一个人选,竟然是梅如雪。

    梅如雪楞住了:自己竟然进了最终的采选?!

    “恭喜表姐!”明珠笑颜轻展。

    “姐姐你好厉害!”如瑛手拍得都红了。

    如雪一时兴奋,之后也便淡然了:“能入前三已是意外之喜。”顿了顿,“决赛我是决计赢不了的。”

    明珠侧了头,不解的问:“为何?”

    如雪轻笑:“据闻,每届妈祖娘娘最后的采选,都是同一道题目。”

    明岚听了奇道:“什么题目?”

    “斗珠。”

    明珠媚眼微眯,心头巨跳:“斗珠?”

    如雪望着明珠叹息道:“明珠能在越州城剖得一颗粉珠。若是你的话,说不定有希望胜出。”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