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翡翠宝塔
    明珠见到他们脚边一只倾斜的小小的七层翡翠宝塔,忍不住上前细细看了几眼断角之处。当下脸色便十分难看了。难怪父亲说黑市遍布陷井呢。

    她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不过瞄到这男子的店铺里一只水晶盒子,不由眯了眯眼睛。

    古代水晶坑爹的昂贵。尤其是紫水晶。这只盒子通身透白,里面还堆了小半盒的水晶、石榴石、各色碧玺宝石。虽然五颜六色,但成色并不好。她心思一转,走上前道:“两位莫要争执了。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条件。”

    摊主的脸色立时好了许多,道:“对嘛。吵架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一样要赔钱?!”

    那女子和明珠一样戴着帽帷,身形看起来比明珠还娇小些。此时见有人帮她,急忙躲到明珠身后道:“明明是他递给我时,故意松了手才砸坏了东西。”

    摊主刚要着恼,却听身边冷冷一声轻咳。他一激灵,看到不远处老爷子目光如利箭般的射向自己,顿时缩了缩脖子。降低声音道:“坏了就是坏了,你说怎么办吧!”

    明珠拾起宝塔与一只断檐,道:“我来看看——”语音嘎然中断,转向摊主的目光便有些意味深长。虽然她戴着帽帷,摊主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这番做作后的沉默对店主来讲,无疑让他有种被人看透的怀疑。

    正当摊主受不了要开口时,明珠轻笑两声道:“这位老板,这位姑娘。这只翡翠宝塔的翡翠用料普通,我看也就是细豆种。”????摊主眉毛一横,又听明珠道:“不过胜在工艺了得。瞧这层层宝塔檐角上的铃铛,都是灵活可动的呢。”

    摊主的面色又缓了下来,道:“公子说得没错。”

    可怜的姑娘攥紧了手绢。

    “这位店家,你说该赔多少银子才好?”

    摊主笑容微露,上睛打量了姑娘手指上的多宝戒指一眼,道:“起码三千两!”

    女子可怜兮兮的叫道:“你这是讹诈!”

    明珠也摇头:“店家,我们好好谈谈。”她拿着宝塔及其断檐到店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摊主的脸色一时青白交接。

    “行了。见好就收吧。”明珠低声道,“老爷子就在对面看着哪。”她刚才就发现,这个摊主对老爷子颇为畏惧。这话一出口,店主不再坚持:“一千五百两总要吧?”

    明珠皱眉:“你这只小宝塔,若完好无损,也不过这个价。看在你我同行的面子上,这样吧,八百两卖给她,如何?你可是空手套白羊,不亏。”

    摊主看看明珠,又看看对面的老爷子,咬牙道:“八百就八百!”

    明珠笑着拍拍他肩膀:“我帮你促成这笔交易,总给我点好处吧?”

    摊主嘿嘿一声:“你想要多少?”暗想:果然是同行。

    明珠转头在他的摊子上瞄了几眼,摇头道:“你这儿的东西可比老爷子那边的差远了。”

    摊主顿时面露羞愧之色,喃喃的道:“哪能和谢老爷子比?”

    谢老爷子?明珠微微一笑,道:“这样吧,那只水晶匣子里的东西,我随便拿一样,如何?”

    摊主顿时放了心,大方的道:“行!随你挑!”

    明珠取出八百两的银票给了摊主。倒让摊主吃了一惊,随即笑道:“你别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明珠轻轻咳了两声,没理他。弯身从水晶匣子里取出一枚鸽蛋大小,全身通透的无色宝石。冲摊主扬了扬手。摊主数着银票,随意的瞥了眼,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明珠将宝石放进自己的荷包里,手上还拿着那只宝塔,转身对小姑娘道:“走吧。”

    小姑娘啊了声,莫名其妙的问:“不要我赔了么?”

    “赔给我就行了。”明珠笑着将翡翠宝塔放进她的手里。“来,到老先生那边去。”

    老先生和红玉等着心焦。见他们完好无损得过来了,都松了口气。老先生笑得尤其暧昧。

    “从老歪的摊子里顺了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红玉埋怨道:“那人这么凶,小——小公子你胆子也太大了。”

    明珠叹道:“不愧是谢老爷子,目光如炬。”

    谢先生微露诧异,随即哼了几哼:“你的眼光也不差啊。”

    明珠取出那块透明的不规则宝石。谢先生皱起眉头:“这块石头看着象水晶,但并非水晶。”

    明珠嗯了声,也不隐瞒:“应该是金刚钻。”

    老先生微微惊讶:“金刚钻么?那可不值什么钱。”

    明珠无语:中华算是产钻大国,但是多数钻石不够级别,很多钻矿连工业用途都勉强。古人顶多用金刚钻给玉器穿穿孔打打洞,用途并不广泛。是以价格也不怎么昂贵。

    “这是外国的金刚钻。品质好得多了。”明珠没想到会在黑市遇到一颗大钻石!赚翻了!

    谢先生拈着那块钻石看了半天,问:“这玩意没颜色,你买回去能做什么?”

    或许是老爷子颜值太高,明珠耐着性子解释:“别看它现在不怎么起眼,切割打磨后,光华璀灿,远胜夜星。”

    谢先生哦了一声,眯着眼没能想象出明珠所描述的景象,摇摇头道:“我那尊妈祖像可以白送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明珠惊喜不已:“什么条件?”

    “我要看到它切割打磨后远胜夜星的模样!”

    明珠笑容渐收,凝视着钻石半晌,才道:“怕是要三年五载才能办到。”

    难道她还要去翻版西方古代的脚踏、手摇切割机么?

    “工艺受限。”明珠黯然叹息。

    谢先生却笑道:“老夫再活个三年五载不是问题。”

    两人相视一笑,俱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

    那名姑娘此时不安的开口:“这位,公子。那个,这个宝塔——”

    谢先生这才接过她手中的七层翡翠宝塔,端详了一阵后,看向明珠:“花了多少钱?”

    “八百两。”

    “赚大发了。”

    “我也这么觉得。”明珠笑容清浅。

    那姑娘不知所措:“八百两银子,若是完整的宝塔是不贵可是——”这只断了个檐角呢。

    明珠笑道:“你刚才捧着它,没觉得对翡翠而言,它有些偏重了么?”她话音才落,谢先生取了自家摊上一支点翠发簪,轻轻的往第一扇细若贝齿的塔门上用力一挑一推,塔门轻开,一只小小的紫金莲子静坐门内。

    红玉和那姑娘瞧得一呆。还未回过神,谢先生已经挑开了第二层门,门里一颗银色的菩提珠子滴溜溜原地打转。

    掩住嘴,姑娘惊喜交急。

    第三层塔内,是一枚琉璃——并非现代玻璃吹出来的琉璃,是真正的古琉璃,打磨成一只可爱的葫芦样。

    第四层塔内,是一朵鲜红的珊瑚莲花。

    第五层塔内,是只白色的砗渠玉瓶。

    第六层塔内,是块小小的血色琥珀。

    最后一层塔内,是枚紫水晶磨成的如意。

    明珠长长叹息道:“佛家七宝。”

    “这个宝塔,应该是供在佛座前的物件。不错不错。”谢先生笑道,“这个老歪,宝贝放在他面前都守不住。”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