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穆九
    明珠与萧六离别后,并未返家。她此行的重要目的还未达成。又逛了一阵后,终于让她找到一幢门口挂着铁艺牌子,刻有英文beer的小屋,屋里传来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英文对话。

    “中国的珍珠又圆又亮,比我们的更漂亮。”

    “但是他们的宝石太普通了!”

    “是的!我朋友去过山东,说那边的蓝宝石简直就是黑色的石头!”

    “中国人更喜欢玉。白玉!”

    “我可不觉得玉有什么好看。还是宝石明艳动人。”

    周围响起一片赞同的声音。

    突然间有个低哑的声音用极流利的英语在他们身后说话:“中国有句诗,美人如玉剑如虹。彩色宝石就像你们国家热烈美艳的女子,而玉,更像中国典雅温润的仕女和美好的君子。”????众人回头一看,只有两个俊俏的中国少年站在他们身后。

    “见鬼了,刚才是谁在说话?”

    明珠嘴角微扬,面上浮起一股古怪的笑容,也没解释什么,自己挑了靠窗安静的座位,笑意盈盈的打量这些远道而来的洋人们。

    红玉忐忑不安又满心的惊异:“公子,这里都是洋人啊!”

    明珠笑道:“洋人也是人。别怕。”

    “可是公子,你……什么时候会说洋文的?”若非红玉一直照看着小姐,她几度怀疑眼前的小姐被人掉了包。她甚至在明珠沐浴时检查过小姐的身体,后颈耳畔一点朱砂痣殷红如雪。明明是小姐没有错,可怎么感觉却全然不对了呢?

    “京城每年都有进贡的洋人和传道士,学两句外语有何难的。”明珠的不以为然在红玉看来变了味:原来是小姐天纵奇才!学什么都能学得好!小姐真厉害!

    红玉立刻将心中的疑惑抛到一边。

    满屋子穿着古怪衣服的洋人们高谈阔论,话题基本不离如何赚钱如何玩乐。还有人抱怨中国的茶叶管理得太过严密,到现在为止,他们连茶叶树长啥样都不知道。

    明珠听着暗暗好笑:茶马司可不是吃素的!若不是清朝晚期几个国人贪图钱财偷偷卖出了茶苗。现代哪会有斯里兰卡红茶?!

    一名年轻的中国男子慢步过来,用一口流利的英文问她:“两位先生,需要喝点什么?”

    明珠侧脸一瞧,入眼是一身淡绿色暗绣竹纹的长袍,墨绿色的腰带勾勒出此人纤细的腰身。再顺着袍子往上瞧,是一张俊雅不失温柔的脸庞与恰到好处的微笑,只是他眼底的冰凉令他看起来有些拒人与千里之外。这样一个相貌气质出众不凡的中国男子却混在一屋子穿着古旧袍子的老外中间当一个侍应生,显得格外的违合与怪异。

    明珠早注意到洋人们手中超大的杯子,用英文回应:“啤酒。谢谢。”

    男侍从微微挑眉:“黑啤还是黄啤?”

    明珠突然有种时光交错的迷乱感:仿佛现在还是前世,她坐在新天地的酒吧里,用英文和英俊帅气的侍应一边饮酒一边聊天。眨了眨眼睛,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苦笑,她轻声的说:“两杯黄啤。”

    “稍等。”

    明珠看着男子的背影,眼底满是疑惑:在没有系统的学习英语的条件下,能将英文讲得这般纯熟,这个男人一定非常聪明,而且,绝不简单。

    到吧台的一路上有不少洋人唤他:“穆九。再给我们来扎黑啤。”

    “穆九,冰镇过的黑啤还有么?”

    “穆九——有没有吃的?”

    这个叫穆九的男人总是淡淡的应一声。然后不慌不忙的将客人点的酒准备好,明珠甚至看到他用备好的薄薄的面饼里夹了各种蔬菜和肉片,送到点食物的客人手上。那洋人手法熟练的浇上一层蕃茄汁一层口蘑酱,将饼卷成一圈塞在嘴里,吃得眉飞色舞,还一面赞叹:“穆九的手艺还是那么棒!”

    明珠瞧得目瞪口呆之际,两杯啤酒送到她面前。

    或许是明珠呆萌的表情取悦了穆九,他嘴角有点儿淡淡的笑意:“你们的啤酒。”

    “哦。谢谢。”明珠浅浅喝了一口,滋味还真不错,纯粹浓厚的麦芽香萦绕口腔久久不散。红玉则呲牙冽嘴的道:“不怎么好喝嘛。”

    瞪了红玉一眼,明珠问穆九:“这些啤酒是你自己酿的么?”

    穆九失笑:“不是。是我让比尔他们从海外带来的。”

    明珠眨了下眼,实在忍不住心底的好奇,她突兀的说了句,“你做的手抓饼很受欢迎。”

    穆九扬眉:“手抓饼?”

    他眼中的疑惑货真价实。明珠不由为方才自己一闪而逝的想法汗颜: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和她一样的人呢?她忽然没了兴致,失望而恹恹的道:“我看他们用手这样抓着吃,可不就是手抓饼么?”

    穆九笑了笑,看着明珠问:“你们来这儿,想必也是为了洋人们的拍卖会吧?”

    明珠暗暗惊喜:竟然还有拍卖会!嘴上却道:“那要看他们有什么好东西了!”

    穆九正要说话,一个大胡子男人猛地一拍桌站起身挥舞着手大吼:“切割?什么切割?宝石这么珍贵,每一块宝石的发现都是上帝的恩赐!我说john,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行不行?!”

    john是个白瘦高的年轻人,棕黄色的卷发,一双蓝色的眼睛中即有羞恼又有不甘,他红着脸大声说:“胖哈瑞,你难道没看到过破碎的冰块么?阳光的折射下光芒四射。宝石如果切割得好也能一样光华闪耀!”

    “哈!”胖哈瑞不屑的大笑,“你已经切坏多少宝石了?!你还欠着老比尔两百英磅哪!今年你要是再拿不出能够参加宝石王后评选的作品,你可就再也没钱出海了!”

    john面色惨白,英俊的脸慢慢变得愤怒又绝望,他砰的声放下酒杯,忍了又忍,还是起身几步跑上了楼梯,逃离了人们的嘲讽与同情。

    明珠眼中闪过道奇异的光芒,问穆九:“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

    穆九看了眼渐暗的天色:“快了。您可以先上两楼等候拍卖。”

    明珠摇头,眼睛明亮如星:“我是来卖东西的。”

    穆九怔了怔。

    明珠慢理斯条的从一只宝蓝色的荷包里取出一块翠绿色的碧玺,小心的放在桌上。

    穆九的视线往绿碧玺上轻轻扫过,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我想拍卖这块宝石,你能为我安排一下么?“

    穆九收回目光,不由又向john刚才跑过的楼梯瞧了一眼。凝声道:“当然可以。”

    明珠又坐了一小会,这段时间内,断断续续来了许多中国商人,他们和穆九也很熟悉,打了声招呼后就径直上楼。大约都是冲着拍卖来的。明珠喝完了啤酒起身时才发现,红玉杯中的酒早就见底了。

    “不是说不好喝么?”

    “喝着喝着,就觉得滋味还不错。”红玉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明珠忍不住低笑,横了红玉一眼。虽然抹了一脸的黄粉扮作男人,但依旧掩不住眼波明媚,颜若朝花。穆九无意间瞥到一眼,忍不住想:这个少年长得倒真漂亮。

    到了时间,穆九关上了小店的门。

    这幢小楼原本是个破旧的客栈。穆九接手后,慢慢修整成现在的格局。楼下大堂不变。两楼则打通了六间的客房,改成一个宽畅的大厅。此时,这间大厅里泾渨分明,一侧坐满了本地的商人,一侧则全是洋商。一个黄胡子的外国老头笑容满面的站在最前方正中间搭起的一层平台上,轻轻敲了敲手上的小木捶。

    “欢迎各位尊贵的客人!”他拈了把胡子,“在座的都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哦,不,有两个新朋友!”他目光税利的发现了明珠和红玉。“那我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比尔波特。大家都叫我老比尔。”老皮尔说的是中文,虽然还有些怪腔怪调,但已经非常不错了。明珠忍不住瞧了眼穆九,想来这应该是穆九的杰作。

    明珠微笑道:“您看着一点都不老。相信我,只要您剪了您的胡子,大家一定改叫您小比尔。”

    现场本地的商人比较含蓄,听后只是轻笑。有人颇惊诧于这个年轻小伙子的胆量与口才。立时有人相互询问明珠的身份。

    洋人们则放开得多,听了穆九的翻译后,哄堂大笑。

    “对啊老比尔,我们早叫你剪掉胡子了你总是不肯!”

    老比尔苦恼的直扯胡子:“不行,不行,胡子可是我的宝贝!”

    笑过一阵后,便步入正题。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