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玫瑰式琢型
    郑和下西洋始,中国沿海城市的海外贸易浩浩荡荡势不可挡。集结千年智慧又勤劳的中国人,将无数的丝制品、瓷器、茶叶、酒、纸、竹器、药材、甚至是书藉、镜子、梳子之类的细琐的生活用品倾销海外。而外国商人远渡重洋而来与中华做生意最方便携带、又有价值、而且又受中国人欢迎的,无非就是他们的珠宝了。

    第一件拍卖品,便是一套工艺精湛的水晶镶绿松石酒具。

    明珠见了,都眼前一亮。剔透晶莹的水晶酒壶充满了异域风情,形状优美,酒壶从底部开始用金子包裹至半腰,金子上错落有致的镶了形态各异的绿松石,绿松石打磨得圆润可爱颜色鲜亮,每颗绿松石都用细小的亮白珍珠镶边,华美高贵。现场的中国商人顿时热闹起来,激烈的竞价后,以超过底价五百两银子的价格被人拍走。

    接下来几样东西,都是少见的精美珠宝。有一把象牙黄金镶红宝石扇子甚至开出了十万两的高价。不过有几颗钻石受到了冷遇。钻石并不小,明珠目测都在一克拉以上,但是透明无色的宝石,也没什么独特的风格及光彩并不受国人喜爱。最终流拍。

    老比尔对此颇为遗憾。在明珠看来,那几颗钻石也实在质地一般,颜色还泛点黄。她也不喜欢。事实上,拍卖会上所有裸石的质地都相对普通。因为最好的宝石一经发现,立即就被当地的皇室贵族们收去了。流落到中国来的宝石质地,能好到哪里去?

    最后一件珠宝拍卖成交后,老比尔正要宣布拍卖结束时,穆九走上台。

    老比尔吃了一惊: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儿。

    “亲爱的,有什么意外么?”????穆九微笑:“还有一件珠宝要拍*尔,能将拍卖台借我一用么?”

    老比尔啊了两声,突然兴奋起来:“你亲自出手那一定是非常好的东西!”他退到一边,眼睁睁的看着穆九取出一只黑丝绒的小袋子。

    这么小的袋子,里面装的应该也是宝石之类的东西?难道是当地的珍珠?想到合浦的珍珠,老比尔的眼睛就红了:要是能有一颗漂亮的绿珍珠,那该多好!

    “这是我受人所托,拍卖的一颗宝石。”丝绒袋子里滚出一颗翠绿的宝石。此时已近黑夜,屋里灯火通明,宝石一出来,众人的眼睛便闪过几道明亮交错的光芒。

    立即有人惊呼:“这是什么宝石?新品种么?这么亮——”

    靠得近的人盯着宝石惊呼:“这是碧玺?!”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切割过了!这颗宝石切割过!”

    尖叫的人,正是john。他几乎跳起来,满心的欢喜和兴奋令他激动得手脚轻颤,一边嘴里喃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老比尔也讶异的靠近宝石,经过穆九的同意后,戴着手套轻轻拿起碧玺仔细研究。这枚只有一个指甲大小的碧玺形状扁平,本身的质地一般。但却巧妙的在正面切割出五排五列的三角形切面,灯光落在这些切面上,闪动着令人心颤的光芒。

    “太美了!”老比尔轻轻转动着宝石。他商海沉浮多年,立即意识到珍贵的并不是这颗宝石,而是这颗宝石代表的切割工艺!他飞速的看了眼兴奋中的john,暗想:难道是john的作品?不对,如果是他,他不会是现在几乎欢喜到颠狂的模样。那又是谁?

    “穆九,能告诉我,这是谁的作品么?”

    中国商人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宝石的确和他们以前买来的不太一样,多个切面的宝石还是第一次看到,熠熠生辉得在今晚的裸石中脱颖而出。

    华商的精明绝不下于洋人,立刻有人大声问:“这样的宝石还有么?我们全要了!”

    老比尔想骂娘了:这不是在为宝石的主人变相抬价嘛!他心思疾转间看向穆九。

    穆九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宝石的底价,一百万两白银。”

    现场只听声声倒抽的冷气,中国商人面面相觑,这要价也太离谱了吧?没想到洋人比他们还激动,一个个眼睛发红,绷紧了脸,议论得面红耳赤!

    “是谁?到底是谁带来的宝石?为什么事先不和我们商量?”

    “john!是不是你?”

    john大笑:“我也希望是我自己,可惜真不是!”他刹时冷笑,咬牙切齿的道,“如果你们当初肯多给我一点支持,今天也不会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老比尔叹了口气,他原本是john切割理论的支持者,还借过他不少钱做实验,可惜他实在不能容忍眼睁睁看着一块块宝石被切坏,最后只能放弃。却没想到,在中国,竟然有人成功的切割出光彩夺目的宝石!

    穆九适时的给他们加了把火:“在绿宝石上的切割就有这样的效果,如果是钻石呢?”

    洋人们一片寂静,胖哈瑞两块肥肥的面颊抽搐了下,正要竞价,老比尔突然开口问:“九,真的是你们中国人做的么?”

    穆九表情郑重的回答:“是。”

    老比尔深吸口气:“我能先和我的朋友们商量一下么?”

    “当然可以。”

    现场的洋人们集体离场,中国商人这边也带了翻译,这才明白,这块宝石竟然不是洋人带来的!

    “是谁?”现场沸腾了。

    “这块宝石是谁的?”

    如潮的议论声中,明珠的目光定在穆九的身上:她并没有和他讨论过宝石切割的意义,而他,敏锐的查悉并抓住了关键!

    一柱香的功夫后,老比尔带着他的朋友们一脸苦大仇深的回到大厅。

    “九,一百万的价格高了点——”

    “比尔,想想你们将因此得到的利润和声誉。”穆九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洋人们表情微妙。

    “宝石的主人告诉我,这种切割工艺叫作玫瑰式琢型。”

    老比尔跟着念了一遍:玫瑰式琢型?心底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可思议的瞪圆眼睛,“你是说、你是说——”

    “宝石的主人当然不可能只会一种切割方法。”穆九细长的手指拈着那枚绿宝石,“如果你们不珍惜这个机会,我不介意带着它上京城。”

    京城识货的人更多!

    “不!”老比尔厉声打断他的话,“我们同意!一百万就一百万!”

    老比尔吐血的并不是价格。而是宝石的主人料定中国商人因为缺少原材料不会对它下手,而他们这些洋人必定会买下这颗宝石所代表的切割工艺!被人当冤大头的感觉真的是差极了!不过这些不甘在拿到穆九给出的一张玫瑰琢型切割图纸时一扫而光。原来玫瑰式琢型并不是只有一种切割方法。图中列出了三种不同的切割图形,还详细的标注了比例和计算方法!john的眼珠子粘在图纸上移不开,嘴里喃喃:原来是这样?

    老比尔拍拍他的肩膀:“先赶做件首饰出来,回国参加宝石王后的比赛吧!”

    john泪盈于睫:“谢谢你,比尔!”

    老比一声叹息,心里想着一定要和穆九好好谈谈这个神密的托拍人。一瞬间他想到了今天第一次出现的年轻中国人,不过很快就否决了:他仔细看过宝石的切割面,25个三角形切面大小均匀,表面光滑。绝对是个高手所为!那个中国少年太年轻了。

    另一间屋子里,红玉震惊到面瘫的看着小姐一张张清点银票。巨款当前,明珠并没有欣喜如狂。前世她经手的钱财,何止千万!玩珠宝没钱怎么行?她最后按前世拍卖行的规矩,抽了五万两的银票递给穆九。“不知道你这里的提成是多少。不够可以说。”

    穆九收了银票,笑容清浅:“足够。”顿了顿,“老比尔很快就会回国。再来中国,至少要半年以后。”

    明珠想了想:“能否请他们帮忙带一台手摇宝石切割机回来?”

    穆九看着她:“可以。”

    “天已经那么晚了!”明珠戴上帽帷,“有劳您给我们找辆马车行么?”

    穆九自然答应了。换来明珠一句:“穆掌柜真是服务周到。”怎么听都有些调侃的意味,穆九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明珠和红玉回到莲花道的宅子从后墙翻进家溜回自己的房间时,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名长身而立的男子温雅的脸孔微微开裂——穆九:这墙翻得还挺纯熟!

    早就听说当世名匠月向宁离京回乡,就住在莲花道。这少年如果是月家的孩子,那此事也就不足为奇了。多数是少年偷了月向宁的研究拿出来拍卖。想到此处节,他的表情冷淡中带着些许不屑。

    不过,与他何干呢?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