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选定妈祖
    明珠房内的白芷已经撑不住了。

    “小姐你们总算回了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幸亏老爷今天被人请去做客,不然非穿帮不可!”

    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的伺候明珠洗脸换衣。

    明珠庆幸之余难免好奇:“谁请爹爹做客?”

    “听说是谢家的什么长辈。”

    明珠目光一闪,和红玉对望一眼。

    “谢家的长辈?”

    “谢家是县里有名的珠宝商家,好像以前就和老爷有些交情。老爷很可高兴啦。”????谢老爷子动作也太快了!

    明珠暗想:不知萧六到家后,迎来了怎样的一场风雨!

    月向宁深夜方归家,一夜无语。次日早晨家人吃过早膳,明珠带着银票去了向宁的书房。

    九十五万两的银子,饶是月向宁也震惊不已:“你是从哪儿来的?”

    明珠也不隐瞒,将昨日的事情细细说了。月向宁听得神色莫名,有震怒、有惊诧、有欣喜。明珠还将这些日子画的宝石的切割图取了两张给他看:“其实这些切割图我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研究了。之前总觉得宝石形状太过单调,光芒也不强盛。偶尔一个夏日,我在家中吃冰饮时,盘子里一块敲碎的冰块在阳光的照射下特别剔透明亮。我当时就想,如果宝石和冰块相似的形状,会不会光彩更甚?所以才画了这些图纸。只是因为当时懒,心性不定,一时心血来潮后也就没再深入验证。现在回了老家,想起来或许可以一试。但是,父亲也知道,珠宝切割的需要耗费大量宝石,也需要合适的工具。想来想去,只能让洋人为女儿的这些图纸买单了。”

    明珠拿出的图纸,是当初西方宝石切割中最早出现的桌式切割:主体锥型或梯型,每个宝石都有四个狭窄的细长方形切面。正中间的台面呈方形。另一张,就是卖给洋人的玫瑰琢型。

    月向宁仔细看着图纸,虽然长久沉默不语,但眼睛越来越亮。半晌,他才长长叹口气,露出欢喜和欣慰的笑容:“难怪谢老爷子昨晚突然请我叙旧,特意提到你,说我后继有人。”

    明珠松了口气,知道父亲这一关,暂时算是过了。露出开心的笑容:“谁让我是月向宁的女儿?”

    月向宁摇头一笑,揉着眉头:“你啊!话虽如此,但你一个姑娘家逛黑市,总不是什么好事。”

    明珠顿时一脸委屈。

    月向宁心一软:“你若早些和我说,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明珠眼珠子一转,那还有啥乐趣?更何况父亲那么大的名气,万一被人认出来,可就不妙了。

    “父亲,女儿的意思是,这事情还是要低调。”明珠看着那打厚厚的银票。“我们初来乍到,不好锋芒太露。”她顿了顿,“谢老爷子也不知道这事呢。那个拍卖现场,可是有很多本地的商人。”

    月向宁立即明白了女儿的意思,点头道:“你想得周到。”顿了顿,“以后可以让明华陪你去。”

    明珠别过头,心里嘀咕:大哥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一块出场还不是容易让人猜透身份?也明白这是月向宁的底线,只好先答应了。不爽的皱眉又问:“我猜到谢先生是谢家的长辈。只是他为何在黑市摆摊?”

    月向宁也摇头道:“谢老爷子年轻时放荡不羁,做事随心所欲惯了。也不知他为什么总喜欢呆在黑市。”

    明珠想了想,又问:“父亲,二十年前,这里可曾出过什么大案子?”

    月向宁一怔,疑惑的道:“为何这么问?”

    明珠眉尖蹙了几蹙:“在越州城遇到了盗取玲珑湾珠蚌的事,这算不算大案子?”

    月向宁点头:“其实盗蚌之事屡禁不绝。二十年前——”他语音一顿,望了眼女儿,“二十年前确实也出过类似的案子。只是那次没这回好运。那批珠蚌失踪后再没被找回来。”

    明珠想起昨天带回家中,现今放在案前的那尊妈祖像,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既然有了银子,月家打算开铺子的事情就好办得多。

    原先因为资金不够处处受限的月向宁,这一下如龙入海,大展身手。

    明珠之前就曾说过,她要开一家不一样的金店。但是开店之前,明珠觉得,还是将自己和沈家的亲事做个了结得好。老宅那边的二叔在府衙里说不准还在打父亲的主意,要是再因为亲事得罪了沈家,只怕合浦难再有他们的立足之处。她并不指望沈安和能在三个月内改变父母的决定。只不过一时心软没能当机立断的拒绝他而已。

    月向宁难掩忧伤和自责的叹息道:“为父无用,连你的亲事都保不住。”

    月明珠不以为然:“就算勉强嫁入沈家,女儿也不见会幸福。”顿了顿,又补充道,“何况我们回乡那么久,也不见沈家来问过一声。前几日出了他家女儿的事也竟然没一句招呼。既然他这么嫌弃我们,我们何必还死皮赖脸的扒着他们不放?”沈安和是个不错的男人.不嫌弃她之前的荒唐,对她亦算有心。可是就算他能抵得过家中父母的压力,自己以后的日子也绝不好过。她有病么给自己下辈子挖这么个深坑?

    又过几日,梅家传来消息。如雪斗珠果然输了。谢曼柔拔了头筹,成为此次玲珑湾请珠大会的妈祖娘娘。

    最后的采选官府弄得颇严密,不许家人在旁观赛。明珠特意找了如雪了解情况,方知萧清瑶这次竟是栽了大跟头,她所选的珠蚌竟然没能剖出珍珠。便是如雪,瞎蒙乱选,竟也剖出一只小小的白珠出来。谢曼柔取出了一枚指头大的银色珍珠,圆润光泽。当之无愧的大胜而出。

    明珠不由拧眉:萧清瑶不该这么没用啊!

    谁知没几日,竟传来消息,说是合浦郡太守许瑜亮要为长子许伯知求娶谢曼柔!

    明珠更是诧异:“怎么合浦流行官商结合么?”通常官家,是不屑与商人结亲的呀。

    月明华在外奔走,消息灵通,皱着脸道:“听说那位太守的儿子,是个痴肥的大胖子!从小身体不好,根本娶不到官家小姐。”

    明珠皱眉道:“那不是可惜了谢家姑娘?”

    “谢家现任家主,可是立刻就答应了这门婚事呢!”明华不屑的哼了声。卖女求荣么这是!

    “谢老爷子知道么?”

    “不清楚。”

    明珠想到那么明艳爽利的女孩竟然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心底不免为她惋惜。

    “那个男人,人品如何?”

    “听说是个浑不吝的主儿。贪花好色,家里已有多个通房了。”明华也叹息。这世道,鲜花都插在牛粪上。“婚期都定好了。明年春天。”

    只余半年的时间。

    明珠除了叹气惋惜,也别无他法。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