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月长石易手
    送走元飞白,明珠立刻唤了红玉换妆更衣。扮作兄长明华的样子叫了马车再访黑市。

    穆九没料到她来,扬眉问:“出了何事?”

    明珠压低声音笑道:“遇上一只大羊牯。”

    穆九失笑,知道她又要发笔横财,便问:“需要我效劳?”

    明珠点头:“上次请老比尔回国给我带台新的手摇式切割机,怕是来不及了。我记得有个叫john的人也是个金匠,他有没有切割机留在这里?”

    穆九点头:“有。寄放在我这里。”

    明珠松口气:“太好了!先借我一用行么。”

    穆九温和一笑:“这有何难?”????明珠见他笑容朗朗如明月俊逸非凡,心中一动。随即又道:“我还想寻些贝壳。”

    穆九眉头也没皱:“什么样的贝壳?”

    “要颜色漂亮的,最好是紫色和蓝色的贝壳。”

    穆九沉吟了片刻:“紫贝壳极其珍贵。蓝贝壳也不多见。”

    “我不需要完整的。破碎的哪怕一小片也足矣。”

    穆九哦了声,并不多问:“可以。三天后来取货。”顿了顿,“送到你府上也可以。”

    明珠笑道:“行。大概什么价?”

    穆九摇摇头:“碎片不值几钱。等你赚到那羊牯的钱再说。”

    明珠噗嗤一笑:“那家伙啊!”停了下,“他手中有块极品月长石!本……少爷赚定了!”

    穆九眉头一扬,极品月长石?面色顿时有几分古怪。明珠也没在意,让穆九的人帮她拉了切割机到马车上,快活无比的回家去了。

    穆九摸了摸下巴:是不是要醒提醒那家伙?

    两个月后。

    元飞白一大早便迫不及待的出现在月家门前。惹来不少邻舍的注目。

    通判史府内,英氏面有得色的对吴嬷嬷道:“都准备好了么?”

    “夫人放心。只要元公子闹将出来,我们的人立刻便散出消息。包管让月向宁再没脸呆在合浦!”

    英氏慢悠悠的吹了口茶烟袅袅,心中也在惋惜:儿子孝敬的那颗绿珠是没缘让月向宁出手镶嵌了。

    “月小姐!”元飞白今日换了一套雪白的蜀锦袍子,竟然风骚无比的配了全套深玫红的配饰!从冠上的宝石到腰带的颜色,连扇子打开,绘的都是紫红的牡丹!

    明珠表示眼已瞎,可谁让人家长得美呢?这般妖艳的颜色都被他穿出俊美倜傥风流无限的味道。

    元飞白毫不客气的往椅上一坐,刚要开口,突然表情凝固,眼神发直的盯着放在主人位案几上的一盏小小的烛台。

    那是一盏他从未见过的烛台。浅金色细长的台柱上无数片大小不一颜色微黄的略透的薄片拼接而成五瓣花的形状,每个薄片都用金丝包边再镶在一起,每朵花瓣的交接处各镶有一块磨成水滴状的彩色宝石。精致华美,前所未见。

    元飞白忍不住上前拿起烛台小心的观察,惊呼:“贝壳?!”这些薄片竟然是贝壳。虽然不见贝壳的形状,但色泽纹理与贝壳无异!合浦早有用贝壳镶嵌各种饰物,但从没有人将它们打磨得这般透,也从来没人将它们这般拼成灯具!元飞白不是商人,但一见此灯便觉:若是投产,必将大受欢迎!

    明珠见元飞白的神情,故作不经意的道:“元公子喜欢这只灯?这灯工艺复杂,对贝壳要求也颇高。我只是做来玩玩而已。”这只贝壳灯的灵感源于前世的蒂凡尼染色玻璃灯,她不过换成贝壳而已。说起这些贝壳,也是意外之喜。穆九办事太实在,送货的人除了送来一小片海蓝色的贝壳外,居然还送了一大箱子形色各异的贝壳!明珠当时的表情是懵逼的。不过当她看到几块硕大的浅黄贝壳时,灵犀一闪!不如试试复古的蒂凡尼灯吧!只是她打磨贝壳没有经验,浪费了大半的贝壳才做出一只精美绝伦的小烛台来。

    元飞白哦了声,刹时一呆:这只烛台不是他们约定好的宝贝?对嘛,虽然是前所未见的款式但也算不上天下无双,更不能和自己的月长石相比!就是些破贝壳嘛!

    即便如此,他的心一下也被吊了起来,期待万分!

    白芷捧出一只螺钿方盒,送到元飞白案前。

    明珠笑道:“元公子且看满意否!”

    元飞白早就按奈不住打开盒子,黑色的丝绒垫子里躺着盒一枚金光灿灿的男式发冠!元飞白咦了声,这只发冠造型极其繁丽华贵,黄金掐丝而成一层蝶翅一层羽翅,蝶翅构造华美,翅羽毛发毕现,两根翅羽顶端都镶有大小不一的白珍珠。最令人惊艳的是发冠中间镶了枚光彩流离的水晶珠子,不同于以往打磨光滑的圆形水晶,这枚鸽子蛋大的白水晶表面竟然打磨出了上百个六边形的刻面。元飞白哧了一声,冷笑道:“这发冠虽然罕见,水晶珠子的切割也是头一回见到。但只要小爷我戴出去一天,即刻会有仿品出现。”

    明珠冷笑:你以为这种整体式蜂窝切割很容易?老娘我连算带割用了一个半月好么?!她也不恼火,淡淡的道:“您再仔细看看。”

    元飞白不经意的目光一瞥,突然睁大眼,不敢置信的凑近发冠盯着那颗水晶珠子。刚才一错眼间,竟然看到水晶珠子发出莹蓝的光芒!很快,他发现了这枚水晶的奇特之处!从侧面看,水晶呈透明无色状,可从侧面慢慢往上移,水晶渐渐散发出莹润的带着星光般闪烁的海蓝色光芒!

    竟然是一颗变色水晶!

    元飞白惊喜交集。捧着发冠爱不释手!这真是见所未见的异宝!

    “元公子,”明珠微笑道,“这件宝物,可抵得上您的月长石?”

    元飞白一顿。月长石是他心头爱。就这么换了他肯定肉痛。但是这枚变色水晶也令他爱不释手,怎么办?

    明珠瞧出他的犹豫,摇头道:“既然公子不舍得,那就算了。”

    白芷上前作势要收回发冠,谁料元飞白竟然一把抱着盒子喝道:“谁敢抢我的东西?”

    明珠冷笑两声却不说话。只拿起茶杯喝茶掩饰眼底的得意。

    元飞白迟疑一阵,他也算是个宝石通。世面上的各种宝石都了解颇深。月长石总还有机会再寻。但这种变色的蓝水晶却是闻所示闻!孰珍孰贵一目了然。一狠心,他解下月光石,万分不舍的摩梭了一阵,轻轻放到了桌上:“你若是哪天玩腻了,再卖给我!”

    明珠强抑住激动,接过月长石郑重的道:“放心,我绝不遗弃于它。”

    元飞白强行收回目光。

    两人的形状,一个像痛失恋人,一个像觅得新欢。瞧得白芷嘴角抽搐不已。

    临行前,元飞白的目光又落在那只烛台上。明珠笑道:“这盏灯暂时不卖。还请公子暂为保密。届时再送给公子如何?”

    可元飞白岂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一句我母亲要过寿诞便堵住了明珠的嘴。明珠暗想:西宁公主的寿礼?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只是面上还作出不情愿的样子问:“不知公主殿下的芳诞是何时?”

    元飞白理直气壮的道:“半年后!”

    明珠眨眼,这男人还真敢说。她微笑道:“能给公主做寿礼是我月家的荣幸。只是这一只小小的烛台未免有些拿不出手。不如等小女做出一整套的灯具如何?”

    元飞白侧了侧脸,问:“一整套?”

    明珠笑道:“烛台外,还能做吊灯、壁灯、六角灯、各色宫灯,只是方才说了,这个工艺极难,还要找颜色相近的贝壳——”

    元飞白手一挥:“价钱随你开!”他掏出一打银票看也不看的拍在桌上,“这是定金。”

    都是千两一张的银票。目测这打银票有近几十万两!

    果然和土豪交朋友就是爽!

    元飞白手快,将烛台收在掌中道:“回去给母亲看个样子!”

    明珠叹气:“东西可以拿去,但请公子千万低调。莫要让旁人看了去,坏我生意是小,让公主殿下失望就不好了。”

    飞白皱眉道:“真麻烦。”

    白芷已经识趣的取来一只垫好软绸的小匣子放置好烛台再交给元飞白。

    明珠送他到门口临别时突然问了句,“不知公子是何人介绍来的?我定要亲自上门谢过他才好。”

    元飞白唇角微扬:“令尊的珊瑚胸针做得极其漂亮。”

    明珠不动声色:“原来如此!”

    珊瑚胸针只送给梅家表姐两只。如瑛的那只让沈家的小姐踩坏了。坏了的胸针此时原本该在沈府。梅家是商户人家,表姐尚无机会亲近这位贵公子。又想到他初来时的态度,还有何不明白的?

    明珠的耐心到了极限。

    傍晚,月向宁回家后,明珠对他道:“等不及三个月了!”

    月向宁了解了事情经过,沉默了半晌,也不再坚持。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叹道:“是你们没缘份。”

    他回屋写了张贴子命管家送到沈府。

    沈府内,英氏听得家仆禀报,一只雨过天晴的茶杯滚落在地:“什么?!”

    家仆跪在地上,道:“月大小姐亲自送元公子出门。元公子满面笑意的拿着两只礼盒回府。并未与月家发生冲突。”

    英氏一张脸难看已极。吴嬷嬷道:“夫人知道了,你下去吧。”

    吴嬷嬷又遣去几个丫鬟,屋内无人时,才道:“看来少爷说得没错。月大小姐是个聪慧难干的。”竟能搞定元飞白!“夫人想想,以元飞白的挑剔性子,能够让他满意而归,不仅月大小姐能干,月向宁更加厉害。”没有丰厚的家资,怎能寻到让云大少爷满意的宝贝?

    英氏的脸色舒缓了些。可想到琳琅郡主,眉头又纠紧:月向宁父女再厉害,能厉害得过北海王?月明珠一个商女,再好好得过琳琅郡主?

    她缓缓摇头。此时,门房送来一张贴子,吴嬷嬷接过扫了一眼,心头一跳:“夫人,是月家的贴子。”

    月向宁在贴子中说道三日后拜访沈府。英氏收了贴子,对嬷嬷道:“想个由头,让少爷避开。”

    吴嬷嬷微笑道:“玲珑湾开采在即,少爷忙得很。”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